花千骨之难忘的执念 第33章 【暂时的交往】中
作者:可可梦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晨曦告别他们之后,找到一家公司正在招收人,晨曦进去试了试,当公司里的人问晨曦从哪所大学毕业时,晨曦说出了自己毕业于圣彼得堡音乐大学,那所公司里的人就让晨曦去试音室唱两首歌,晨曦跟着他们到了后,晨曦准备好,那边也准备好,音乐响起晨曦跟着唱起

  我好想说我太累了

  决定多喜欢都不爱了

  头低下来了

  眼睛模糊了

  心灰了

  这是对盼望的回答

  想要微笑但是心情复杂

  我觉得支离破碎

  你会心痛吗

  我从来不存在(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

  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

  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

  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你幸福满满的眼神

  我看在眼里绝顶残忍

  却没有资格

  也没有理由

  去憎恨

  也许我爱得太过分

  忘了有些事不可能发生

  我是个彻头彻尾

  不相干的人

  我从来不存在(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

  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

  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

  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我从来不存在(所以你不会爱)

  没余地说伤害(因为我是空白)

  你只能为她绽放喜悦的神态

  祝福你们是我最痛的对白

  我从来不存在(谁在乎我不在)

  没余地说伤害(没勇气再期待)

  自己一路走来最后又孤独离开

  我有灵魂我也需要爱

  有谁会明白

  第一首歌结束,试音室外的人连忙鼓掌,音色很好,音掌握的很好,很有唱歌的天赋,这是一位资深的音乐监制说的。准备下一首,晨曦点了点头,准备好音乐响起,晨曦找到感觉唱

  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

  我不会发现我难受

  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

  牵牵手就像旅游

  成千上万个门口

  总有一个人要先走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怀抱既然不能逗留

  何不在离开的时候

  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

  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

  两首结束晨曦从里面出来,公司里的人对晨曦连忙鼓掌:“好,唱的不错,你很有天赋,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里上班?”

  “好,不过我先和家人商量一下,好吗?”

  “好,明天请给我答复。”

  晨曦离开公司,去了自己小时候经常去的那个咖啡厅,遇到了杀阡陌:“大哥哥。”杀阡陌回头一看是晨曦,满脸笑容:“晨曦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

  “大哥哥我也是,好想你啊。”

  “让我看看你,嗯,几年不见又变漂亮啦。”

  “哪有啊,又变老啦。”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漂亮的。”

  “大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呀?”

  杀阡陌不能说他是来找东方彧卿的吧,还是为了时空之门的事啊,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我和一个朋友来这里见面,他没来,我要走了。对了晨曦我先走了,有点事需要我处理我先走了。”晨曦和杀阡陌告别后,东方彧卿发来一个信息:去公园,有事。晨曦纳闷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吗?非要去公园,晨曦极不情愿去了。

  公园,几百个气球围城一个拱形的门,许多鲜花铺成的道路,对面站着一个绅士,手捧鲜花,晨曦走进去,那个人缓缓转过头,走向晨曦单膝下跪:“晨曦做我的女朋友吧,我愿意用我的一生一世来爱你,保护你。”晨曦惊呆了,没想到东方彧卿会这样,晨曦哭了,她只是把东方当朋友,没想到东方会这样精心准备,可是自己并不爱他这该怎么办,是接受,还是不接受?自己的内心好挣扎,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吞噬自己的内心。旁边的人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东方彧卿说:“晨曦,我还跪着呢,你还不接受。”晨曦说:“我不知道,不知道,东方,你怎么这样?我这么信任你,你为什么?”

  “我喜欢你啊。”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你再不接受我可要一直跪着。”

  “东方,你。”

  “晨曦,我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你,七年了,我喜欢你七年了,你知道这是什么感受吗?”

  “东方。”

  晨曦暗下决心:我同意。

  “真的?”

  “嗯,虽然我不爱你,但是你爱了我这么多年。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起来吧。”

  晨曦接过手中的捧花,心里感觉像被针扎的一样难受,周围的人欢呼一对情侣。可是暗处的人独自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