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科小可爱 第六十二章 林允浩的吃醋
作者:陈十柒的小说      更新:2023-12-03

  当王宁起身的那一刹那,林子昂被吓的一身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惹上这么个人物,懊悔寄几刚才出言不逊,可话已经收不回来了,只能露出个笑脸赔不是。双腿颤抖的他已经站不直了,还好朱晓文在旁边搀扶。

  流传至今的一句话让林子昂醍醐灌顶:“数风流人物,还看宁洋。”这里的宁就是眼前的王宁,上面还有一位周克洋。

  招惹谁不好招惹这个祖宗,王宁可是在厂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林子昂都想找个地缝直接钻了进去,看着王宁一步一步走了过来,索性直接装晕了过去。

  围观群众一脸懵逼,刚才还耀武扬威的样子不复存在。

  王宁无视了林子昂的存在,转过头来对着陈诗雨问道:“没事吧。”他沙哑的声音并不好听,可在场的众人谁敢说个不字?

  陈诗雨捂着额头努力保持着清醒:“没事,谢谢你。”

  “还不快滚,装什么死?”王宁浑身散发王者之气,下次再遇到这么欺负同事,必将你的狗腿打断。

  “是……是……是……”林子昂听到这句话哪里还敢呆在食堂,只是腿有些麻了,行动起来多有不便。

  朱晓文早就被吓破胆了,王宁的名声那可是响彻云霄的存在,要不是因为苏雨糖,又怎么会参合进来。

  林允浩还在商业街用餐,当听到陈诗雨被欺负的消息饭也不吃了,直接拽着吴世宣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他前脚踏进食堂,发现已经没有了陈诗雨的身影。

  可王宁是谁?出了名的打人王。为什么要帮助陈诗雨?林允浩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这里会有阴谋?

  吴世宣真的佩服林允浩的脑袋瓜,什么画面都能脑补,听说单恋的时候男人是没有智商的,看到林允浩这样的表情完全就是一副吃醋的样子。

  “胡说。”林允浩怎么可能会承认寄几吃醋,再说了又没有下饺子要醋干啥,一副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有的。

  “就死鸭子嘴硬吧,也就这张嘴了。不知道NA里还能不能硬撑。”吴世宣挑了眉坏笑道。

  林允浩眼神警惕:“难不成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去去去,滚粗,老子正常的很。

  还好没什么大碍,只是简单的碰撞,医生帮陈诗雨包扎了几下,又从柜台前抓了几副药交给了王宁叮嘱了几句。

  王宁拿过医生递过来的药方,递给了陈诗雨便先行离开了医务室。

  陈诗雨拿着药准备付钱的时候,医生说已经付过了,望着王宁那深厚的背影,陈诗雨有些精神恍惚,还没来得及说谢谢,走那么快干嘛,赶着投胎吗?

  从医务室出来的陈诗雨往回走,刚好碰到了前来寻找的林允浩。

  “你没有事吧!”林允浩惊悸不安的望向陈诗雨的额头,包扎的额外应景。

  没事呀,不足挂齿的。就这么点小伤口都不够看的,陈诗雨的冷静让林允浩有些心酸。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林允浩心中的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了下来,看着陈诗雨现在的模样满是心疼道:“那个该死的林子昂迟早有一天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走,一起打人去。”陈诗雨开启了小玩笑,那一刹那她最希望出现的人就是林允浩,看到林允浩再找寄几的时候心里暖暖的,什么都不怕了。

  “我擦嘞!陈诗雨你还是小暴脾气啊!”吴世宣不敢相信这话是从陈诗雨36摄氏度的嘴里说出来的,眼睛瞪的超级大。

  一旁的林允浩没好气的上去就踹了两脚过去:“不会说话就憋说话,说话就跟脱裤子放屁一样,画蛇添足。”

  我乖!吴世宣心想什么场面没见过,这还没在一块就已经身在曹营心在汉了,要是被你追上了陈诗雨,那以后还怎么活啊!

  林允浩关心则乱,陈诗雨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小脸红扑扑的离开了,看着陈诗雨远去的身影让林允浩有些拿捏不住了。

  吴世宣上去就是一锤,陈诗雨那是害羞了,哪有像你这般关心,一点眼力价都没有,还不快去买点吃的给陈诗雨。

  林允浩这才反应过来,拍了拍大脑门真的是太轴了。

  经过中午的事情过后,林子昂就老实了很多,再也不敢去找陈诗雨的任何麻烦,这可把气得苏雨糖直哆嗦:“啥也不是。”

  “拜托,人家是王宁照着的,撑饱了没事干个是的。”林子昂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还想去惹是生非不成?

  “不行就是不行,找什么借口?”苏雨糖翻了一个大白眼,不就只有一个人吗?你们下去的时候不是有两个也打不过?

  林子昂直接不回消息,这娘们数学绝壁是体育生教的。

  苏雨糖果断放弃了从厂里找人教训陈诗雨的念头,外面社会上还有几个玩的不错的大哥,只要今晚服侍好,应该会帮忙出面教育一下陈诗雨的。

  给其中一个光头大哥发了一张清甜照片,附言晚上XX酒店。

  在得到大哥ok的表情消息后,苏雨糖这才放下手机。“小样,还整不了你?”

  许朵儿知道这个消息后硬是要把这起事件要上报管理处:“什么人啊!”

  不想卷入其中的陈诗雨把许朵儿劝了下来,真的要倒了拿起武器保护寄几的那一刻肯定会义无反顾,只是敌人在暗处,我在明处,搞得不好就小命都没了。

  听完了陈诗雨分析过后,许朵儿觉得头头是道,可仔细一想就这么算了实在是太憋屈了。

  有些时候揣着明白装糊涂才是对生活大度,真实与伪装,活着与死去。陈诗雨经过这么些年,社会上的种种早已看穿。

  许朵儿被陈诗雨的见解所震惊,她不敢相信这是十九岁的陈诗雨。

  陈诗雨还以为脸上还有刚才没处理完的饭团问道:“朵儿姐,怎么了?”

  “没什么。”许朵儿这才从恍惚中走了出来,只要妹妹没事就好,拉着陈诗雨的手嘘寒问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