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渔重生记 第四百八十四章 离开
作者:就是个影子的小说      更新:2024-01-23

  但在他心中,对方渔所述很不以为然,就看受伤的这些地方,即便现在还没完全好,但被方渔冲刷过之后,他明显感觉比之前有了提升。

  不过此时显然不是再说这些的机会,方力渊站起身来主动走了出去,因为他见到方渔已经将璇素抱在怀中。

  “好尴尬啊!”方力渊走的匆忙,不小心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帮助他加速逃走。

  正抱着方渔肩膀小声啜泣的璇素被吓了一跳,看着方力渊的背影,泪痕未干的她露出笑容。

  “这次可得好好谢谢大圆!”方渔开启一个话题。

  “嗯!”璇素点点头。

  方渔伸手抹去她脸上的泪痕,说道:“别哭了,我来给你看看伤势吧!”

  闻言璇素又露出伤心的表情,“可……可我心里不舒服,我不该那会儿给你找麻烦的……”

  她还没说完,方渔就一口堵住她的嘴。

  许久,方渔说道:“这是天地对我们的影响导致,你不是有意的,我知道。其实我现在仔细想想,我也被天地影响了心神,没办法,天地为大,我们暂时无法抗衡……”

  “可我……”璇素还想说什么。

  方渔露出温柔的笑容,说道:“来,我帮你检查一下吧!”

  说着,也不等璇素说话,他们两个的眉头就贴在一起。

  璇素还想再解释两句,方渔提醒道:“噤声凝气,平复心情!”

  璇素耍小脾气一般的撅起嘴,又在方渔脸上啄了一口,才安静的闭上眼睛。

  方渔心中百转千回,或许现在这样表现的璇素才是真正的璇素吧!

  又是片刻之后,方渔满意的说道:“最少没有把之前已经去掉的天地之力加回来,这就不错!”

  璇素轻轻“嗯”了一声,说道:“其实我感觉应该是更轻了,以前我用力对抗,才能保证神魂的流逝处在一个非常低的水平上,现在天地之力虽然还在,但其实已经不能再使得我的神魂有所流逝,我隐隐感觉它只是阻挡了我的修炼提升而已……”

  方渔露出高兴的表情,“这可是不小的进步!”

  璇素心情也相当不错,“下一步我准备修复神魂到识海的通道……”

  方渔叹口气,他很早就知道,那个通道已经千疮百孔,很多通道常年撑起,已经脆化了。

  璇素感受到方渔心情一下不好起来,她反而劝道:“其实不修复也没什么,反正我现在神魂不会流失,无非修炼无法提升罢了!”

  璇素这么说着,方渔的心情越发复杂起来。

  “这已经很好了,广宇!能有这样的结果,最少我不会像先辈那样变成个痴傻呆苶的人……更何况,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只是个阶段成果而已。”

  方渔呼出一口气,说道:“那我们以后要继续努力了!”

  璇素露出甜甜的笑容,“一定!一定!下次争取做到让天地满意,看来这次天地还是不太满意啊!”

  她这么说,让方渔陷入沉思,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这么看来,你得罪天地,恐怕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不然不会这么没完没了的!”

  璇素猜测道:“难道之前我也和这邪修有所接触吗?”

  方渔耸耸肩,随意说道:“或许呢?也说不定……”

  说着,他一只手掌按在璇素的胸前。

  璇素的脸刷的就红了,方渔咳嗽一声道:“我是帮你治病,你胸前肋骨断了九处……”

  璇素低着头,红着脸,如蚊蝇一般声音说道:“我……我是感觉这样效果会不会不那么明显……”

  “咳咳咳”方渔一阵咳嗽,而后他的神念一动,如愿境的神识之气将他和璇素笼罩其中……

  又是一段时间后,方渔和璇素从房间中走出。

  镇狱关内的一块空地上,方力渊正烤着兽肉。

  见到方渔和璇素出来,他赶忙招呼起来。

  滋滋的烤肉冒着烟火气,调料还是方渔给的,饮料没了,只有方力渊储物戒中的酒水。

  璇素见状干脆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宝器小锅,安装上几颗中品灵石,撒上灵米,倒上清水,准备煮粥。

  烤肉配粥,都是带有灵气的餐食,倒也适合三人目前的状态。

  片刻功夫不到,烤肉的香味和灵米的粥香便传了出去。

  远处,大匠偷偷睁开一只眼,盯着这里的烧烤,虽然并非邪灵气食物,并不是他的菜,但美食却始终在诱惑着他。

  然而,他被老匠死死压住,禁止他上去凑热闹,因为只是听了大匠简单的描述,老匠便知道大匠将方力渊撞飞,把璇素扔去给白鸟的行为,被方渔杀了也不为过。

  老匠并不知道七曜宗的没落,他只是知道当年修真联盟的战斗力以天武联盟为最,而天武联盟的战斗力则是七曜宗第一。

  方渔简单的把他和白鸟之间的战斗为璇素二人讲述一番,他们这顿饭就已经吃完。

  刚想找老匠问问应该怎样回去的时候,老匠的虚影便飘了过来。

  “广宇宗主啊,你看这场仗也打完了,你们休息的怎么样了?”老匠一上来就有赶人的意思。

  方渔“哼”了一声,说道:“还请把回去的路指给我们!”

  他说的也生硬,没有一点客气的意思。

  老匠抬手指向远处,那是一条夹在两山之间的路。

  方渔点点头,示意方力渊和璇素收拾东西。

  璇素见到这冷冰冰的气氛,正吃的粥也不要了,将锅碗瓢盆直接收入储物戒中;方力渊则二话不说,一脚将烧烤架子和上面的烤肉踢飞,便跟上方渔。

  二人对大匠之前的举动印象深刻,自然不可能给老匠任何好脸色。

  三人走过两山之间的通道,前面是一座山洞。

  山洞对岸有点点星光,就是炼狱走廊的方向。

  山洞中罡风古怪,忽明忽暗,似乎这是两个空间交接之处,不怎么稳定。

  方渔三人在洞口稍作准备,便踏入其中。

  为稳妥起见,方渔将传承之戒高高举过头顶,借着传承之戒上的空间符箓印文,发动了空间防护,将三人罩在其中。

  “行了,大匠,不要生气了,爹爹已经给你报仇了,我让他们走了那处通道!哈哈!”

  这是老匠在哄儿子。

  大匠一蹦老高,“是吗?哈哈,太好了,嘿,爹,你今天闹肚子了吗?”

  “呃,这个很难,毕竟那是七曜宗宗主,真惹急了,来了渡劫期,咱们可对付不了!”

  大匠一阵坏笑,说道:“以后说起来,七曜宗宗主从我爹的菊花中钻出来,哈哈……可笑死我了!”

  整个镇狱关都是老匠的身体所化,方渔走的那条通道可不就是老匠的……唉,说起来这对父子可真坏!

  “是吗?”方渔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老匠和大匠都是一惊,就当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柄飞剑从远处而来。

  下一刻,飞剑绕着大匠身体飞上一圈,大匠还来不及收回的四肢就被它完整砍掉。

  “这只是小小惩戒,当初李兰家的前辈救你,不是为了让你今天用他们的后辈做挡箭牌的!”方渔的声音再次响起的同时,远处那被大匠称作“菊花”的地方迎来爆炸。

  “隆隆”的爆炸直接将所谓的诡异古怪炸的一干二净,一条被护罩所保护的通道出现在方渔三人面前。

  “我就说当初邪修大军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从这种地方去到炼狱长廊!”方渔不屑的说着。

  三人重新踏入通道,很顺利的,他们便回到炼狱走廊。

  在走出通道的时候,他们发现通道旁边竖着一块高大的石碑,石碑最上方面,横着写着“界碑”两个大字,方渔他们走出通道的时候,看到上面写着“人间正道”四个大字,而走出通道再回头看时,上面写着“太阴万族”四个大字。

  方力渊说道:“之前在两界桥,也有这样的石碑!”

  他还记得如此清晰,是因为之前的战争虽然激烈,却并没有耗费多少时间,他们从进去到出来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而已。

  璇素赞同道:“是啊,我也记得!”

  方渔不屑道:“之前我们见到两界桥,就是老匠山寨这两界碑的产物。”

  璇素忍不住说道:“是啊,能做出这种骗人上桥事情的,可没什么好心眼!”

  方渔颇为认可的点点头,“是这种这样的,这条通道是被老匠压在身下的,之前大匠带我们过去,其实是绕了别的地方,那处空间不稳定,才会有那样的罡风。”

  璇素撇撇嘴,继而笑道:“其实能体会一下空间属性的罡风,也是个不错的经历呢!哈哈!”

  方力渊笑道:“就是说嘛,要是那样的环境,正邪根本不用大战,找几个大乘期的对决一下就可以了!”

  “可不是嘛!”璇素表示了她的赞同。

  三人就这样一步步的向回去的方向走去。

  他们这里倒是顺利的回去,老匠却痛的直叫,他的本体也因此醒了过来,再要陷入沉睡,最少要等他这里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才行。

  但别管他如何生气,他可不敢对方渔有什么报复的想法,有七曜宗宗主的威名震慑着他,更有方渔和白鸟力战的实证。

  老匠虽然并不知道其中细节,但天地异动,最少邪修大军撤走的事实都摆在面前。

  他不敢,是真的不敢,因为千年前,他的父兄临战怯懦,被正道一方的大能当场斩杀。

  方渔三人边走边聊。

  方力渊问道:“宗主,咱们是直接回去,还是去螳三螂那边转转?”

  方渔有些意外方力渊这样问,却还是答道:“就别去打扰他了吧!我们和这些灵兽之间想法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而且,螳三螂这会儿应该还在修炼吧……”

  方力渊张张嘴,似乎还想说上两句,因为站在他的角度,对那柄还没来得及炼化的大刀深感可惜,但想想去看过螳三螂又如何?能再要出一把大刀吗?方力渊不确定,但他知道螳三螂是用双刀的……

  方渔没怎么理会方力渊的想法,他对螳三螂不像对老匠和大匠那样不满,却也不愿意做过多交流。他将螳三螂从被邪气入侵的状态下救回来,螳三螂送了大刀作为感谢,双方恩怨已清,互不相欠。

  越过界山,三人又飞行一段,方渔选了一处山脚下,就停下来休息。

  方力渊准备做饭,一摸储物戒,他惋惜的说道:“我的最后一套烧烤架子留在镇狱关了!”

  方渔笑道:“谁让你当时发脾气了?”

  方力渊无奈道:“这不是生气大匠吗?他当时直接把我撞晕了,后来还不给我们开门,这个仇以后我一定要报!”

  方渔笑道:“我替你报过了,刚才我直接砍了他的四肢……”

  璇素问道:“是吗?我们怎么不知道?”

  方渔笑道:“自然是飞剑去做的这件事情……”

  璇素呵呵笑着,她突然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天武联盟似乎对老匠他们不管不问的?”

  方渔对此颇为认可,“就是如此,其实你想想这次任务地图,根本就没有界山往北那一段,应该是高圣和我师傅他们已经放弃了那里吧?”

  方力渊好奇道:“为何要放弃那里呢?他们不怕邪修们就此攻过来吗?”

  方渔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有天地之力的保护吧!你忘记我刚才说的最后一段经历了吗?现在正邪两界的界限应该在原来的镇海关外!”

  方力渊恍然,他点点头,又挠挠头,隐约明白其中的道理,却又不是那么清晰。

  因为他猜不透,既然有了天地之力帮助,老匠又何苦一直留在那里,又或者为何天地之力不帮忙把这老掌界的邪灵气驱除,反而让这里充盈着邪气。

  方力渊这是将天地之力当做有灵的人类来看待,他不知道的是天地无情,因为天地之道本来只是一组维持蓝星正常运转规则的集合,而不是有灵之物。

  既然是规则,那就是直来直去的,在规则范围之内,且违反了规则,天地才会做出反应,规则之外,或者没有违反规则,天道都不会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