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七九:从生产队开始 091 陈富贵同志会做人
作者:若忘书的小说      更新:2022-08-13

  意见得到了统一,这次运鸡粪的事,一下子就成了野狼沟大队的头等大事。

  第二天一早,野狼沟大队的车马组全体行动。

  “我再说一下啊,咱们不用想着一车装太多,这样伤牲口。”陈富贵说道。

  “今天是第一趟,我跟着跑一趟咱们熟悉一下流程。稍后呢,就是大家伙直接拉就完了。”

  “德顺大叔,找地界的活就交给你了啊。得宽敞一些,还得是离水远一些的地方。我可不想将来下雨,把这些鸡粪都给浇到地里,渗到咱们的水里。”

  “富贵啊,你就放心吧,地界都在我心里呢。”王德顺说道。

  “妥了,咱们这就出发。”

  陈富贵招呼了一句。

  “啪”

  头车的大师傅甩了个鞭花,野狼沟大队车马组正式开拔。

  “大队长,这鸡粪能行吗?”

  “就是啊,鸡粪容易生虫子啊。”

  “大队长,你可得帮忙把把关。”

  ……

  等车马组离开后,大家伙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大家伙静一静、静一静。”王德顺喊了一嗓子。

  “你们啊,就把心都搁肚子里。咱们就用笨心眼去想,富贵要是没合计明白,其余的三个队长也能一起发懵?”

  “不可能这样嘛。大家伙呢,今天就继续开荒、抓蚯蚓。你们以为富贵很容易啊?没看到脑袋上贴着的药棉花?省城可不是咱们大队呢。”

  “还有那个啥,张春生家里的,你爷们和你们三小子都挺好。过几天就能回来了,富贵说他们都吃胖了呢。”

  “在咱们家是高粱米饭配着大碴子粥,在省城的医院,那可是顿顿白面大馒头。都踏实地干活,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咋回事了。”

  还别说身为大队长的威信还是有的,他这么一招呼,大家伙虽然还是有些犯嘀咕,但是也没有人去纠结这个事。

  “全有啊,你现在这个态度就对了。”王德顺又走到了来上工的许全有身边。

  “富贵也跟我说过,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也不用往深里去想,该上工就上工,咱们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许全有点了点头,没有说啥。

  其实他倒是不想出工,尤其是这样不计工分的白工。

  可是也不成啊,大家伙都跟着忙活,自己可真没法在家继续躺着。

  他也是很郁闷,不知道陈富贵到底是有啥样的法术,让这些人瞎干活,还给他们乐屁颠颠的。

  这边的陈富贵呢?坐着大马车悠哒的走。

  开车都得走那么长时间,大马车走的时间就更长了。

  基本上也就是一天一趟,要不然就算是人能撑得住,牲口也撑不住。

  对于这些大师傅们来讲,他们的心思就很简单了。

  这是正经记工分的活呢,拉呗,拉得越多越好。

  就是会把车弄得脏一些,到时候再说吧,板帘子也能刷一刷。

  来到了养鸡场这边,让陈富贵诧异的是,吴守信竟然在厂门口等着自己呢。

  “吴场长,这咋还出来了啊。”陈富贵赶忙跳下了车。

  “冯厂长给我打的电话,说你们上午能到,我掐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吴守信笑着说道。

  自己这个养鸡场的场长跟机械厂的厂长,那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能够让冯振业亲自打电话说这个事,那个关系能差得了?

  “吴场长,今天就把车全给带过来了。这里有两条大前门,回头你看大家伙也挺辛苦的,替我分了。”

  陈富贵说着,就从背着的兜子里掏出来两条用报纸包着的烟。

  “富贵,你这不是见外了嘛,咱们这个关系用不着,拿回去。”吴守信说道。

  “咋用不着呢?帮我们这么大的忙,招呼大家伙抽根烟有啥的。”陈富贵又给推了过去。

  “哎……,那我就替大家伙收下。老周,你过来一下。”

  吴守信夹好烟,喊了一嗓子。

  心情也很不错,这个陈富贵同志会做人嘛。

  有关系不假,但是这个鸡粪自己才是正管。拿来的还是大生产,这可是正经的干部烟呢。

  “场长,啥事啊?”老周走了过来。

  “这是我富贵兄弟,咱们的鸡粪就都卖给他们野狼沟大队了。装车的时候你看着点就行,做好记录就中。”吴守信说道。

  “虽然是我兄弟,咱们也都是按方卖钱的,数也得记准了。先领着这些车过去吧,回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妥嘞,大家伙跟我走,在后场院呢。”老周热情的招呼了一句。

  该咋说清楚得很。

  破鸡粪有啥记不记的?吴场长的兄弟,这才是要记准的。

  “兄弟啊,你这个伤是咋整的?”来到了办公室后吴守信问道。

  “去省城溜达一圈,遇到了几个不开眼的,就干了一场。”陈富贵笑着说道。

  “不过也没啥,都是一些小痞子。弄到派出所教训一顿,他们也就都老实了,就是耽误了一天才回来。”

  “这也没关系,咱们的鸡粪就在那里放着,想啥时候拉就啥时候拉。”吴守信笑着说道。

  “不过我也给你提个醒,你跟冯厂长关系不错,咋不跟他求个卡车呢?那家伙拉一车还不得顶你们好几马车啊。”

  “机械厂今年的生产任务还是有些重,等啥时候他们那边的活少一些的吧。”陈富贵笑着说道。

  “再说了,用那么好的卡车拉鸡粪。我冯叔不在意,人家司机师傅还在意呢。队上的人随便用,那边的人情欠得有些大发。”

  “晓得了、晓得了,这是我考虑不周。”吴守信点了点头。

  就是想试探一下陈富贵跟冯振业究竟有多亲近,看来真是有些不得了。

  陈富贵看到老周走了过来,也站起了身,“吴场长,你这边先忙着,我也到后边看看去。”

  “看一眼就回来,外边的太阳也是有些大。”吴守信点了点头。

  “好嘞,您先忙着。”陈富贵随口应了一句。

  跟走进来的老周点头致意,这才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吴守信皱了皱眉。

  这个陈富贵啊,可是有些不简单。不仅仅会做人,还知进退。

  这样的一个人物还就相中了鸡粪,自己没吃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