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屋执念 第四章 师兄你不对劲!
作者:最终永恒的小说      更新:2021-10-20

  不过表面上,师妹还是要应付一下的,性格转变的太快,只会让人平白生疑。

  周逸话风一转:“王所长,您也知道的……我现在经济状况并不是太好。”

  “所以,在不耽误正经工作的情况下,希望您能够通融一下,允许我干一些私活。”

  “您这里的工作很重要,我肯定不会耽搁的。一般都会在周末,或者下班了之后,找点私活干干,不会耽误正经事的。”

  师妹的手松开了。

  哼,听起来倒是还行,不知道是不是个偷懒的借口……

  “这个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周逸的条件通情达理,王正发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他的心情不错,立马拿出了准备好的合同,笑着说道:“签几个月都是可以的,小周你自己看着办吧。要不,先签一年的合同?”

  “行。”

  周逸看了看相关合同,签下名字后,又按下红手印。

  西所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国家机构,所有的一切都有正式流程,给不出太好的待遇,但也没必要坑他。

  双方皆大欢喜。

  叶玲看到周逸已经签订了合同,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怀疑地看了周逸几眼,感觉师兄和以往大不一样,好像变了个人。

  要是放在以往,师兄其实——有点抠门来着。

  能多一百快,就是一百快;要是报酬少了一百,简直和丢了命差不多。

  现在……

  咦,怪怪的?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她一直跟在周逸后边,轻轻的问道:“师兄,你以前不是一天到晚想着去大城市,你现在这样怎么去啊?去大城市要很多钱的,一套房子就要一两百万呢。买个道场,一两百万还不太够。”

  “你一个月赚一万,不吃不喝,得花十年才能赚到一百万。”

  周逸开玩笑道:“现在我改变想法了,赚再多的钱,不如躺平,躺着多舒服,赚钱多麻烦。”

  “躺平?”

  “你看我帅不?”周逸露出自信的笑容。

  叶玲盯着他看了半天,认为班级中的班草还没有师兄帅气,没好气地说道:“还行吧,马马虎虎。帅能当饭吃啊?”

  “当然能,你觉得有没有富婆愿意包养我?一个月五万块,一年六十万,成不成?两年就完成了任务,能到大城市房子了。”

  “西所里关着的富婆可不少呢,你可别嫌弃这个地方脏乱差,出去之后,她们就是受到万人敬仰的富婆。无数男人想要抱富婆的大腿。”

  “啊!”叶玲作为小镇姑娘,没有经过互联网洗礼,单纯的可怕,包养这种事情被师兄光明正大的说出,她居然急地面红耳赤,啥都说不出来了。

  只是面色通红地喘着粗气,有点着急。

  周逸哈哈一笑,觉得玩弄自己师妹很有趣:“骗你的,师兄我是这样的人吗!我只是告诉你,赚钱并不难,哪有那么着急?”

  他又叹了口气道:“我一开始工作的时候,觉得‘除灵’这种事情很简单。只要灵能强度足够,总是能够将它们直接驱散的,但现在,我觉得应该多实习一段时间,多学习,才能多进步。”

  “诡异,哪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遇到个厉害的,我不就丢了性命吗?”

  这个借口,应该能糊弄过去吧?

  叶玲“哼哧哼哧”地呼了几口气,好不客气地说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你的灵能水平,比以往低了许多?放在以前这种级别的念,一个手指头就能戳死了,哪里用得着这么费劲,还要想办法安抚它。”

  “念仅仅只是念,也不是什么太厉害的诡异啊……总感觉你很费劲的样子,说的话也奇奇怪怪!”

  周逸心中一惊,果然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

  穿越到这个世界,相当于灵魂换了一个,他自然变弱了。

  放在灵能者当中,简直弱的不行,算是还没出师的那种。

  这个世界的确存在灵魂,要是被师妹或者师傅发现,原主人被夺舍,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一想到可爱的师妹掏出了80米的大刀,架在他脖子上,恶狠狠地质问“你到底是谁”……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于是,周逸硬着头皮,长长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玲子啊,你错了,我不仅要救她这个人,还要救她的心。你懂吗?用暴力是不可取的。”

  “啊哈?!”叶玲疑惑了,脑袋歪着看向周逸,救她的心……这算什么啊,和那个女囚犯谈恋爱吗?那女的也不好看嘛。

  一时半会间她胡思乱想着,居然脸红了起来。

  这也太吓人!

  难道……那个女囚是富婆?!!

  想到这里,她心中起一把火焰,疯狂燃烧。

  周逸哪里知道对方的胡思乱想,平静说道:“那个囚犯,丢掉了自己的女儿,她有愧疚之心吗?她没有的,她只是在害怕,害怕婴儿的执念害死自己。如果我直接把婴儿的执念给驱散了,能够起到教育的作用吗,不能的?”

  “这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拯救。所以我要救她的心。”

  原来是这样!

  八卦之火突然间被浇灭,叶玲暗骂自己好不单纯。

  “……她丢了自己的女儿,连愧疚都没有,很显然这是不对的……而我刚刚所做的一幕,让她知道自己孩子最终的执念到底是什么,能够唤起她的愧疚之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才是真正的救人啊!明白了吧?”

  “哦。”叶玲哦了一声。

  好像有点道理的样子……

  这个答案很文艺,对于小镇姑娘来说,莫名的带感,恨不得考试的时候写到作文里边,让老师打个高分。

  叶玲又问道:“但是,师兄。那个女囚犯,应该要关好多好多年吧,虽然不至于是死刑……让她产生愧疚又有什么价值呢?等她出狱都已经老了,再也不可能生小孩,这种教育好像没什么意义吧。”

  周逸看向窗外的天空,挺直了身体,说道:“如果一个病人,明天就要死掉,难道今天就不救他了吗?还是要救她的,没必要在意她到底活多久。”

  “哪怕她只能活一秒钟,还是要救的啊……我觉得意义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人活着,总归是要死的,但我们享受的是中间的过程,而不是最终的结果。”

  “你看窗户外凋零的落叶,它们用了一个春天以及一个夏天来生长,到了秋天又落下了,落在了地上,枯萎腐烂。所以你认为,它们的一辈子是没有意义的吗?”

  “当然是有意义的。”

  叶玲又“哦”了一声,一幅有点高冷,又天然呆的样子。

  然而内心深处,小镇姑娘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诗情画意。

  她莫名觉得,这个师兄好像有点温柔的样子。

  以往,好像没有这么温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