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屋执念 第一章 婴儿的执念
作者:最终永恒的小说      更新:2021-10-20

  东华市,西所。

  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大楼内进进出出,有人神色平静,有人神色凝重。

  所有人都隐隐提防着其中一个房间——第九栋楼,101室。

  那是处理各种超自然事故的地方。

  两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男人,神色匆匆地来到101室前。

  其中一位中年男人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说道:“这个女人的精神状态很不正常,可能是诡异诱发的,你小心一些。具体情况你也知道了,我们就在门外等着,有什么事情立刻通知。”

  “我尽量吧。”

  年轻人名叫周逸,看着监控上的画面,眉头微皱。

  101室内,墙壁用雪白的瓷砖堆砌,地板干净整洁,天花板上的灯光明亮,如同盛夏炽热的阳光。

  据说,这样的装修环境,能够驱赶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一个头发杂乱,穿着宽大的囚服,精神状态接近崩溃的女人,正畏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她的眼珠止不住地乱晃,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皮肤干瘪,脸色憔悴,显然是好多天没有正常睡觉了。

  看到这个女人的样子,心中不由得产生一种莫名的惊悚感。

  ……

  中年男人看到监控上的场景,说道:“实在不行,就退出来,一个犯人而已,没必要豁出性命去救。”

  周逸微微摇头,又点了点头:“我明白。”

  在这之后,硬着头皮,推开101室的大门。

  整个房间异常明亮,电灯模仿太阳的光照,将温度提升到了28摄氏度。

  女人在看到门被推开的第一眼,便双眼暴起,歇斯底里地大叫:“关门!快关门!它要进来了!快关门!”

  她双眼通红,布满血丝,哪怕在有些炎热的环境下,依旧盖着厚厚被子。两条手臂上,有着一条条暗红色的划痕,应该是用手指甲自己扣出来的。

  她必须要用痛苦,来抵抗浓浓的睡意,防止自己睡着。

  这个房间内倒没什么血腥恐怖的场景,却带着一丝骇然的死寂。除了两人的呼吸声外,什么都听不到。

  “我是来帮你的,别害怕。”周逸摊了摊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你们不懂的,它来害我了!”女人先是高声尖叫,又突然压低了嗓音,神经兮兮的左顾右盼。

  仿佛说的太响亮就会被什么东西听见一般。

  “一旦我睡着,它就会害死我。它已经快要出来了,我能感受到!”

  “它快出来了,我要死了!”

  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又努力压低着声音。

  周逸坐在凳子上,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冷静点,你看到了什么?它是谁?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们也没办法帮你。”

  “它……”女人双手青筋暴起,欲言又止。

  可能是因为长时间不睡觉,她的两颗眼球充斥着血丝,像两个鹌鹑蛋一样,都快要从眼眶中停跳而出。

  这模样越看越是渗人。

  等了不知道多久,所谓的“它”并没有出现。

  周逸并没有表露出任何不耐烦的情绪,只是默默地等待着,又点燃了一根熏香。

  这根熏香有安静凝神的作用,能够帮助人入眠。

  良久,女人眯了眯眼睛,有些困了。

  由于太久没有睡觉,在熏香的作用下,困意上涌,她开始疯狂地挠自己的胳膊,想要抵抗这一股睡意。

  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周逸的心跳速度也随之不断地加快。

  突然间,女人的意识模糊了!

  在即将睡着的一瞬间,她的瞳孔猛地收缩,又恢复了清醒。

  她看到了极为恐怖的一幕:一个漆黑的物体,从床边的影子处慢慢冒出!

  一个……婴儿?!那是被她丢掉的女儿!

  “哇……哇!”伴随着一阵哭闹声,“婴儿”抬起了头。

  它是人形的,五官的部位变成了黑洞洞的洞口,仿佛由一团杂乱的黑线组成。那是什么样的眼睛啊,死寂,纯粹的死寂,带着一丝骇然的死寂!!

  它……爬过来了!

  一个原本已经死掉的孩子,突兀地出现,哭闹着想要爬上床,这种场景怎么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婴儿”哭闹着,垂直地爬上床沿,一只小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脚踝根部。

  女人疯狂地挣扎,想要将其甩掉,却怎么都无济于事。

  她张嘴想要呼救,却因为极端的恐惧,只发出了“啊,啊”的嘶吼声。

  它……爬上来了!

  铁床“咯吱咯吱”地摇晃着,简直快要散架。

  她退缩到了墙角,再也没有退路!

  “救我……救!!”

  恐惧仿佛会传染,听到女人突兀的哀嚎,周逸全身上下起了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

  “你这幅样子,搞得我也害怕起来了。”

  不过,他并没有看见任何奇怪的东西,只是感觉房间内的空气,变得更加阴冷。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将少量的灵能集中在眼睛上。

  看见了!

  一个大约50厘米长度,如同婴儿般的黑影,抓住了女人脚踝,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动!

  婴儿每挪动一步,女人就会更加惊恐一分,身体完全没办法动弹。

  “救……”女人已经快要精神崩溃,眼泪鼻涕涌成了一团,她将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周逸的身上。

  周逸站在旁边观望,并不着急。

  “这就是……婴儿死亡时留下的执念吗?还是第一次见到,看上去有点惊悚啊,保持了死亡一刹那的模样,被彻底冻僵了。唉,可怜的女娃。”

  “只要把灵能集中在手指,对其进行净化,就能让它消散了……应该是这样吧?”

  心中这样想着,大步走了过去。

  他将灵能集中在手指前端,顿时,食指部位产生了微弱的光芒。

  咬了咬牙,硬着头皮,伸出手指,触碰到这个黑影!

  预想当中的“一碰即死”并没有发生,反倒有一股阴冷而又诡异的力量,沿着手指传了过来。

  冰冷迅速蹿升到周逸的大脑!

  好冷!

  耳朵“嗡”地一声轻响,周逸全身发寒,动弹不得,整个人仿佛掉入冰窟。

  冷冷冷冷冷!

  这种寒冷和和正常的冰冷不太一样,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感,仿佛尸体的温度。

  “它比预料中的更强一些!我净化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