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第245章 祖师爷手中的法宝【求订阅!】
作者:新巢的小说      更新:2021-10-20

  恋上你看书网,我在魔都修道那些年

  下马威?

  张青云同样打量着两个人,孙云来足有一米八五的身高,骨架宽大,而且长相帅气。

  眉宇间倒是正气,就是眼眸之中,有些不屑神情。

  孙不同身材同样高大,五缕胡须飘飘,颇有仙风道骨的味道。

  两个人都是没有虚发,孙不同短寸头,孙云来甚至还烫了离子烫,头发不短也不长。这师徒二人,还挺时髦。

  “呦呵?”

  张青云一乐,本事不大,架子倒是不小:“青山门,三清观,孙长青徒子徒孙?”

  “你这是什么态度?”

  孙云来皱眉。

  张青云冷冷一笑:“原来是师门叛徒的徒子徒孙来了...架子不小,你懂规矩吗?”

  “大胆!”

  孙云来有些恼怒,按照辈分,张青云需要叫他一声师叔。

  要叫孙不同,他的师父一声师叔祖。

  作为晚辈,不仅没有礼貌问候,更是辱及了他这一脉的祖师。

  “哼...”

  张青云冷哼一声:“你是谁的弟子?你的师父没有教导你,应该如何尊重师门掌教?”

  孙云来脸色一变,张青云冷笑道:“果然师门叛徒,道德伦理沦丧,不知尊重掌教,徒子徒孙果然一脉相承,也是这种德性。”

  “你!”

  孙云来气结,但是无力反驳。

  纵然时代变迁,道门之中礼仪哪怕经过简化,去其糟粕,依旧有身份高低之分。

  张青云就是掌教,青山门哪怕名气在大,哪怕发展再好,孙不同辈分再高,也需要向张青云先见礼。

  这就是规矩,整个道门需要遵守的规矩。

  如果师徒二人,好声好气,张青云就算不见礼,也不会用身份压人,冷眼相待。

  你想用辈分压我,那我就用身份压你。

  “云来,退下!”

  孙不同挪动几步,看着张青云说道:“嘴上功夫倒是很好。”

  这是挖苦?

  还是褒奖?

  很明显,这是讽刺。

  嘴上功夫好,本事未必好。

  想到在医院的时候,孙不同提及长灵祖师,明显带着不尊重,竟然以后辈弟子身份,说长灵祖师不成器...

  这是大不敬!

  “罢了罢了...”

  孙不同长叹一声:“小辈不知道尊老爱幼,老头子还是懂的礼仪的。见过掌教...”

  孙不同稽首一礼,弯了弯身。

  青云观从来不是教派,不是正一全真那种大教。

  然而,青云观分了几支,叫一声掌教不为过。

  这老头,应该行礼的礼仪,你还委屈了咋地?

  至于侮辱,当年孙长青对青云观祖师张长灵的侮辱,更是难以启齿,言语之间,死人听了也都能诈尸。

  今天,张青云言语虽然不客气,已经算是温柔的了。

  祖辈之事,后辈子孙不妄加评论,然而,孙云来都这样不懂规矩了,贫道还能忍气吞声,当真给他们行礼,然后好酒好菜的招待?

  “免礼...”

  张青云微微一笑:“有一件事情忘记告诉你们了,当年孙长青背叛师门,已经被长灵祖师驱逐出师门,算不得我青云观一脉。”

  孙不同脸色不断变化,最后笑了笑:“长灵祖师驱逐了长青祖师,然则我长青一脉,依旧是青云观一脉。”

  忍辱负重?

  贫道都这么不客气了,还能笑得出来?

  显然,来青云观,必有所求。

  “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情,贫道无权置评。然则,当年长灵祖师留下法旨,长空、长明、长青一脉,不得踏入青云观半步。”

  留下这道法旨,足以说明当年,长灵祖师内心的气愤。

  祖师遗训,法旨,张青云也不得违抗,否则就是欺师灭祖。

  “掌教...”

  孙不同沉默了几秒种,稽首一礼:“看在同出一脉的份上,请掌教借用一件东西,过了今晚,必定归还。”

  “借东西?”

  张青云满脸迷惑:“青云观有什么东西,值得青山门三清观观主,千里迢迢来借?”

  青云观除了张青云捣鼓出来的东西外,还能有什么?

  要是二十多年前,大家还都种地的时候,道观倒是有粪叉,铁锨之类的东西可以借。

  除了这些,都已经封存杂物间多年,都不知道有没有被腐蚀完的东西...锅碗瓢勺?

  现在遍地都是宾馆饭店,又不是二三十年前,有些道士出门,路上需要自己做饭吃。

  “掌教,老道要借用拂尘...”

  啥玩意?

  拂尘?

  借这玩意干什么?

  拂尘虽然很高大上,有手拿拂尘不是凡人的寓意,然而现实之中,拂尘就是夏天的时候,道士打坐的时候,驱赶蚊虫用的。

  虽然有很多传说,拂尘是法器,是武器...然而,现实中,拂尘真没啥用处。

  难道这道士,一样生活窘迫,没钱住宾馆,随便找个地方将就一晚,又怕蚊虫叮咬,所有跑来借拂尘?

  这有些扯淡。

  单看两个人穿着,都是名牌。

  随便一件衣服的价值,在魔都随便找个宾馆,都住一晚所用。

  “你等着...我给你们拿两柄拂尘。”

  拂尘是每个道观,基本上都有的器物,青云观神堂中,就有几柄。

  也不是值钱东西,给两柄就是。

  “掌教且慢...”

  孙不同说道:“老道要的不是普通拂尘,是祖师爷神像手中的拂尘...”

  “大胆!”

  张青云怒了,祖师爷是青云观徒子徒孙心中信仰,祖师爷神像,张青云都只能在祖师爷诞辰清理打扫擦拭,一般情况下,纵然神像落满灰尘,也不敢轻动。

  祖师爷手中拂尘,张青云记忆中,就没有动过。

  张青云小时候,曾经看着祖师爷神像手中拂尘破旧,曾问过师傅云生真人,为什么不换新的。师傅云生真人说过:“拂尘是祖师爷羽化之前的法器,飞升成仙,成了祖师爷必用之物,不可轻动,动了祖师爷手中拂尘,祖师爷在仙界就要受辱。”

  青山门,侮辱了长灵祖师,现在想要抢夺祖师爷手中法器,侮辱祖师爷?

  手中之物,不可轻动,不是被迫,就是无奈才会离手。

  拿掉祖师爷手中拂尘,不就是说祖师爷在另一个世界,被逼无奈,放弃手中法器?

  这寓意,不大好。

  “青云徒孙...”

  张青云一瞪眼,孙不同苦笑住嘴:“掌教真人,老道这是遇到了些许麻烦,被两只恶鬼缠身,需要借用祖师爷手中法宝,才能灭杀恶鬼...”

  “你们被恶鬼缠身了?”

  张青云脸上浮现一抹微笑:“啧啧...你得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被恶鬼缠身?”

  “掌教...老道这是帮助他人驱鬼,法力不够,被恶鬼缠身了。”

  孙不同脸部肌肉不断抽搐,这快要被气死了,你才做了亏心事呢,老道得道高人,天师府天师也要礼敬三分,能做什么亏心事?

  “拂尘不可借,不过贫道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灭杀恶鬼。”

  “什么办法?”

  孙不同一抬头,就看到了张青云略微玩味的神情,心中一惊,这货接下来的话,恐怕没好话。

  果然,张青云很是认真的说道:“你们两个人,谁还是童子,鬼物最怕童子尿了。”

  “到时候恶鬼再来,你们直接往恶鬼身上嗤...”

  孙不同老脸铁青,你这是奚落人?

  老头子孙女都二十多岁了,哪里还能是童子身?

  至于孙云来,今年儿子都已经上大班了。

  遇到恶鬼,在掏出来器物?

  然后往恶鬼身上嗤尿?

  你这脑回路,可够清奇的,恶鬼这么容易对付,还能把我们追赶的像是丧家之犬?

  “掌教...”

  “砰!”

  道观大门,直接关闭。

  孙不同接下来的话,又咽了回去。

  “师傅...”

  孙云来有些愤怒。

  孙不同转身就走,走一步,就皱一下眉头,嘴唇哆嗦。

  伤口还没有好利索,真疼啊。

  “咱们就这样回去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

  “咱们去哪?那两只恶鬼...”

  “还能去哪?”

  孙不同深吸一口气:“找个地方,骗一点童子尿去吧。你打听一下,看看哪里有幼儿园,这个地方最有保障...”

  听着师徒二人对话,张青云则是看向后院:“这老货,偏偏要借祖师爷手中的拂尘,难道真是法宝?”

  “可是,我每天都要早课,祖师爷诞辰,还要清理神像,怎么没看出来?”

  张青云快步向神堂走去:“要真是法宝,那就真的看走眼了...不,不是看走眼,那就是法宝等级,超出我的实力感知范围,等级不低...”

  张青云心头瞬间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