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太平犬也有错吗 三零六章 门都没有(求订阅)
作者:圆盘大佬粗的小说      更新:2021-10-20

  “哟,苏云岚那个败家儿子回来了啊?我还以为死在外面了呢。”

  “嘘,你闭上狗嘴吧,没看见秦捕头一直陪在身边呢?都挽起妇人髻了,两人多半已经成了夫妻了。”

  “秦捕头不是卸任了吗?他应该管不着我了吧?”

  “你知道个屁,秦捕头可是绿水郡那位韩郡守的远房亲戚,家里的背景小不了,你看蒋虎这老小子现在多嘚瑟?这都是沾了人家秦捕头的光。”

  秦清挽着苏御的胳膊,走在清河县外城的街道上。

  她对外城还是很陌生的,毕竟她离开这里的时候,外城还没有建好。

  他们要去蒋虎家里,去年蒋虎的妻子病逝,苏御和秦清都不知道。

  这次回来,想着去吊唁一番,虽然苏御从来就没见过蒋虎的老婆长啥样。

  蒋虎在内城办公,但却在城外置办了一座大宅子,这老小子一点都不懂得低调,听说宅子装修的很不错。

  他算是把秦清那套压榨大户的精髓给学到了,当了典史之后权力更大,不过他心里清楚,不能拿老百姓的钱,不然秦清不会饶了他。

  妻子过世半年,蒋虎已经续弦了,新妻模样不错还很年轻,大家出身。

  蒋虎遣退妻子之后,请苏御他们坐下,不好意思的挠头笑道:

  “老牛吃嫩草,见笑见笑。”

  秦清笑道:“你这可以啊,一年就能搞这么钱?这座宅子少说得七八千两银子吧?”

  “没有没有,哪有那么贵,”蒋虎笑道:“老大知道马三寮这个人吗?”

  秦清摇头。

  苏御道:“曾经在绿水郡河道衙门任职,贪了不少,被你表哥砍了。”

  “对,就是他,”蒋虎笑道:“这座宅子原本就是他建的,后来韩大人杀了人之后,宅子被没收充公,当时朝廷征粮,韩大人打算将宅子拍卖掉用来买粮,于是我自己筹了点钱,又和贾老板借了点,花了五千五百两买下的。”

  “这都得感谢韩大人,是他老人家把价格压这么低,私底下偷偷卖给我的,没走公拍程序。”

  秦清笑道:“你小子真是转运了啊,宅子娇妻都有了。”

  蒋虎听了,直接就给秦清跪下道:“我蒋虎能有今日,全赖老大栽培,要不然人家韩大人知道我是哪根葱啊?”

  “起来吧起来吧,”秦清道:“像你这样的白身,做到典史已经是到头了,以后做事就要悠着点,表哥在这里,你没事,但万一表哥走了,新任郡守未必会看你顺眼。”

  清河县张县令去年调任之后,这里和绿水堡已经全归韩魁管辖,暂不设县令一职,也就是说,如今的清河县,韩魁下来,就是典史和主薄权力最大了。

  总捕一职,现在由赵携担任,都是苏御的熟人。

  “老大放心,我规矩着呢,”

  其实蒋虎心里清楚,自己有秦清这颗大树,别说换个新郡守,就是青州刺史,也不会随便搞他。

  接下来,趁着天色还不算晚,苏御打算再去趟贾府,告诉薛氏薛晗玥一个好消息。

  那天在家里的时候,苏御其实已经看出来了,薛氏有孕了,只不过时间尚短还未足月,她连妊娠反应都没有,所以还不知道。

  当时韩魁蒋虎小辉三个大男人在场,苏御不方便点破,只好私下提醒一下。

  毕竟薛氏每天辛劳,操持生意费心费力,别一个不注意,动了胎气。

  贾文仲不在家,出外应酬去了。

  薛氏赶忙将苏御二人迎入内府,亲自沏茶端水。

  苏御笑道:“夫人今后做事,不可再亲力亲为,能让别人代替的最好让别人来做。”

  薛氏疑惑道:“公子这是何意?”

  秦清笑道:“宝成寺还挺灵验的嘛。”

  当初是苏御劝薛氏去宝成寺试一试的。

  薛氏一愣,下意识的捂住小腹,大喜道:“公子是说........妾身有了?”

  苏御点了点头。

  薛氏直接就哭了.......

  身为正妻,婚后数年始终没有身孕,这对于薛氏来说是最大的心疾,时间越久心里越是愧疚,只能没日没夜的费心操持家业,以弥补自己对丈夫的亏欠。

  如今骤然知道这个好消息,连忙唤来丫鬟扶自己坐下,一举一动都变得小心翼翼,生怕磕碰着。

  “了印主持给我开了一些方子,我一直都在服用,本来并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

  说着,她又哭了。

  厉害了,这种不孕不育放在苏御前世,都属于是疑难杂症,没想到真让了印给看好了,

  这和尚,妇科专家啊。

  又说了一些恭喜的话之后,苏御和秦清离开了贾府。

  路上,秦清拉扯着苏御的手臂道:

  “你到现在都没有跟我解释,你那道家的山水敕令是怎么学来的。”

  苏御大喊冤枉道:“我解释了,是你不信啊。”

  秦清撇了撇嘴:“你觉得我会信吗?什么三掌教看你顺眼,觉得你是可造之材,与道家有缘,偷摸摸的在梦里传给你?编故事也不能这么编吧?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天地良心,我真没有编,”苏御道:“人家赵楼主都是认可这个说法的,三掌教那是什么人物?他老人家做事肯定很玄乎啊?”

  秦清翻白眼道:“算啦算啦,信你了,对了,你有没有想过,帮着咱们大乾敕封一些山水正神呢?”

  “没想过。”

  苏御回来之后,已经和秦清询问过这方面的事情,从而知道在大乾,也是有山水正神的,不过是由礼部敕封,基本也是一些山水精怪,境界都不高,被礼部的仙师拿捏的死死的。

  而礼部之所以能够敕封山水正神,源自于大国师的敕封符箓,也就是太清一脉的敕令法旨。

  不过国师的符箓法力似乎不太行,只能敕封一些小山小水,大乾最大的山岳大川,都是没有江水正神的。

  秦清道:“我觉得你可以试一试,有了山水正神保佑一方平安,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再说了,你在大夏敕封的事情肯定瞒不住,朝廷早晚会知道的,爹来信说,你现在在长安的名气很大,内阁那帮人都开始注意你了,李晴雪更是把你夸到天上去了,上奏皇帝请求册封你为清河王。”

  苏御忍不住笑道:“清河王算什么官?”

  “不是官,是爵位,”秦清道:“她对你是动了真格了,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么死皮赖脸的对一个人。”

  说着,秦清忽然道:“要不,让她给你做个妾?”

  我擦,要命题,苏御赶忙道:“我这辈子不纳妾,清儿一人足矣。”

  秦清满心欢心,说道:

  “这种事情嘛,倒是可以通融,男人纳妾不稀罕,将来真要是遇到让我也觉得十分完美的姑娘,我肯定不愿便宜了别人,当然了,家里肯定是我说了算。”

  苏御愣道:“真的?”

  秦清一脸狞笑道:“你猜!”

  苏御心叫不妙,

  秦清猛地探手,狠狠掐在他的腰上,“我就知道你不老实,还想纳妾?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