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八三八章 领悟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只有几分钟时间,僵尸将军就变成了一张干瘪的人皮。

  整个过程实在太过诡异,因为自始至终,那个与僵尸将军厮杀的对手都没有出现。

  六个怪物目睹全程,都没有出手,只是安静地观看。

  “并非什么绝世高手,只不过是隐去了身形,才让那家伙着道。”

  “此地早就被锁定,不会出现什么新人,来者应该就是此前那个闯入的外来者。”

  “那个外来者实力低微,没想到借助隐身术竟让那家伙着道了?”

  “哼,谁让那家伙自负,自以为高高在上,不将实力低微的外来者放在眼里,结果在阴沟里翻船。”

  “呵呵,外来者掌握有隐身术,能够在瞬息间以下伐上,而且隔着大境界,也算是天纵之资,不可小觑。”

  “哼,终究相隔太远,如果那家伙不是那么自负,失了先手,再是天纵之资,也会在瞬息间被镇杀,毫无悬念。”

  “咦,那个外来者的隐身术还真是非凡,我竟然感应不到他的任何气息了,你们能感应到吗?”

  “……”

  六个怪物议论纷纷,现在突然倒吸一口冷气,因为它们全都感应不到那个外来者的气息了。

  之前外来者急速遁逃,去了万米之外,所以它们才失去了感应。

  可现如今它们早就锁定了外来者的气息,外来者根本没有逃到万米之外,而是在几百米之外就突然失去了踪迹,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它们是谁?它们可都是真正的天纵之资的化形大妖,怎么可能让一个筑基巅峰的气息在几百米外就失去了踪迹?

  外来者与僵尸将军战斗时,它们通过战斗波动已经锁定了外来者丝丝缕缕的气息,只不过它们自恃身份,不好意思下黑手,所以只是冷眼旁观。

  可现在外来者的气息竟然完全消失了,好像根本不存在于这片天地间。

  要知道,此间有阵法与外界完全隔绝,就是金丹都不可能离开,更不要说筑基巅峰了。

  有古怪!

  六个怪物心头诧异,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外来者竟然会躲进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里去了。

  储物袋很常见,可能够容纳活物的空间它们闻所未闻,根本不会往那方面去想。

  它们一个个全都凛然,知道那个不起眼的外来者有些逆天,身上有着天大的秘密,难怪此前能够让僵尸着道,就算是它们,也不会想到会有什么隐身术能够完全遮蔽它们的感应。

  这下子它们再也不敢放松了,全都全神戒备起来,将神识向外扩张了几千米,只要在此范围内出现任何异常波动,都能被它们捕捉到。

  刚才还是吵吵嚷嚷,现在落针可闻。

  就在六个怪物紧张戒备时,樊晓晓与灵希黑狐早已回到空间里,开始消化此次的收获。

  剩余的六个怪物都是化形怪兽,虽然它们现在是本体,可化形的实力摆在那里,就算灵希的血脉高贵,可也无法压制化形怪兽。

  偷袭僵尸将军之所以那么顺利,是因为樊晓晓曾经锤爆过它,所以再次锤爆才比较简单。

  可那六个化形怪兽都是变异神兽,连老者都无法窥透它们的根脚,他们要想摸清六个的实力,只有亲自交手以后才知道。

  可六个怪物怎么可能让他们慢慢摸清它们的实力,只要他们靠近,恐怕会立刻被镇杀。

  无边的压力冲淡了击杀僵尸将军的喜悦,一人二兽全都安静地打坐,默默地体悟此次击杀僵尸将军的收获。

  虽然黑狐灵希只给了僵尸两拳,可僵尸恐怖的力量回震,差点让它们破了隐身术。

  如果不是早有防备,一人二兽经过了无数次演练,根本做不到一击之后立刻抽身后退,然后再打出第二拳。

  黑狐灵希从这两拳里的收获巨大,它们仔细体悟,然后在脑海里演化,竟然演绎出了千变万化的招式。

  两只很激动,豁然起身,各自飞到一边,去演练自己领悟的招式。

  然后两只又飞到一起,用各自领悟出来的新招式杀的难解难分。

  虽然黑狐一直十分畏惧灵希,可随着它的实力不断提升,那种畏惧也在减轻。

  而且现在两只是在验证各自领悟的新招式,并不是生死搏杀,所以黑狐也没有多少心理负担。

  大不了就是输,可如果输在灵希手里,它也不会觉得丢脸。

  如果赢了,那才是意外的惊喜。

  樊晓晓对它们视而不见,她在领悟黑色长剑的招式。

  她对僵尸将军只划了一剑,没想到轻易就划开了僵尸坚硬的表皮。

  她划出的那一剑的力道比不上她的肉拳,却被僵尸反震,让她差点倒飞出去,可见僵尸肉身的力量是多么恐怖。

  如果没有黑色长剑,即使她用青麟剑,也划不开僵尸的脖子。

  果然黑色长剑才是僵尸的克星,也许同样可以克制另外六个化形怪物。

  而她在对僵尸将军划出那一剑时,也有了不一样的领悟。

  当长剑划开僵尸的脖子,黑血喷涌,长剑仿佛有了灵性,一下子有万千剑招在她的脑海里翻涌。

  她直接向后飞退,因为僵尸被长剑划开的伤口无法愈合,根本不需要她再出第二剑了。

  而且此时的僵尸已经处于暴怒状态,她根本无法靠近,也不可能再给它第二剑。

  她退出几百米后。从容地收回灵希黑狐,又收回了黑色长剑,然后一边默默地看着僵尸变成人皮,一边盯着脑海里翻涌的剑招。

  等到人皮向地面飘落,她果断地进入空间。

  脑海里的剑招一直在演绎,她的精神高度集中,力求记住每一个招式。

  这不同于她练习青云剑法,那种剑法是循序渐进的,将第一式完全熟练后,再开始练习第二式。

  可黑色长剑的剑法现在是从头到尾一股脑的全部演绎出来,根本不给她慢慢练习的过程,稍一疏忽,就无法全部记住。

  而且这些剑招不是玉简化入脑海,以后可以随时反复观看,更像是被某位大能前辈直接灌顶一样,她需要从头到尾全部记下来,然后再开始练习。

  好在她现在的记忆力已经非比寻常,不然连一个招式都记不住。

  等到所有的招式全部演绎完毕,黑色长剑从她的脑海里彻底消失了。

  樊晓晓起身,开始一招一式从头演练。

  刚开始她还有点担心,怕自己没有记全,可她拿起长剑后,竟然越练越熟练,好像那些招式已经深深刻入骨髓,根本不需要慢慢思考。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那些剑招竟然在脑海里演绎时,直接刻入识海了。

  这自然是意外的惊喜,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神识竟然已成长到了一个她不知道的高度。

  不过她也警醒,如果是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拒绝接受,从脑海里彻底抹除。

  如果是特别强大的生灵,强行侵入她的神识,给她灌入一些她不想要的意识,那就相当于夺舍了。

  不过现阶段不会有这种威胁,她要做的是强大自己,不让别人的神识随意侵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