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八二六章 虫子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那只手带着樊晓晓往洞壁拉,竟然将她悬空提了起来。

  樊晓晓心下骇然,那种手的样子她是见过的,只有两根细长的手指。

  力道很大她也早有预料,却怎么也没想到,那么细长的两根手指,竟然能将她整个人提起来。

  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火把往身后划了一个圆弧,那只手似乎感受到火的温度,立即松手。

  樊晓晓在半空中翻转了一下身体,也不管会不会缺氧了,立刻运行起轻功,如一缕轻烟般向前蹿去。

  无数诡异的手从洞壁里伸出来,试图抓住她,却都迟了半步。

  差不多跑了五百多米,才终于看到台阶的尽头。

  樊晓晓加速狂奔,心里却又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前面是一道石壁,与台阶两侧的土壁明显不同。

  洞壁两侧依然有无数的手冒出来,而石壁上却没有任何东西冒出来。

  因为是全速飞奔,下面的空气十分稀薄,虽然只跑了几百米,她已经开始出汗了。

  这种状态下她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如果依然看不到尽头的话,她可能就要因为缺氧而开始虚脱了。

  一下子跑到尽头,没有从石壁里听到什么危险的声音,她赶忙背靠石壁,将手中的火把燎向两侧的洞壁。

  前面的手因为感应不到活人的气息,已经缩回洞壁,再也没有重新出现。

  现在只有离石壁不远的洞壁还有几只手冒出来,可它们似乎对石壁很忌惮,不敢接近石壁。

  试了几次,似乎发现樊晓晓已经不是它们能够抓到的猎物,纷纷缩回洞壁,再也没有出现。

  樊晓晓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才开始检查石壁。

  为了防备洞壁里的手再次突然冒出来偷袭,她点燃了两根火把,分别插进靠近石壁的两侧洞壁里,有了石壁和火把的双重压制,果然再也没有手冒出来。

  她试着推了几下石壁,石壁纹丝不动。

  她又在石壁上仔细摸索,石壁上十分粗糙,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的开关。

  然而下一秒,她还来不及庆幸,手中摸到的石壁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触感,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就掉了下去。

  这次倒没有掉下一个几百米的地洞,只下落了四五米就落到了地面。

  只是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

  火把也留在了外面,她只好去背后的网兜里摸木棍,准备重新点燃火把。

  突然一声极其轻微的吱吱声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向她扑来,她急忙一个矮身,某个东西从她的头顶飞过。

  很快,吱吱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她不用点燃火把就知道,那是虫子发出的声音。

  只是看不到虫子的样子,无法判断是什么虫子。

  根本来不及点燃火把,无数虫子从四面八方向她扑来。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吱吱声,一股浓重的恶臭扑面而来,很快弥漫了整个空间。

  她没有武器,只有挥舞刚刚抽出来的木棍,凭借声音的来源拍打那些虫子。

  以她目前的力量,一般的虫子很难近她的身,即使只是普通的木棍,也能准确地一下就拍死几只。

  可虫子并不知道害怕和躲避,不管死了多少同伴,它们依然前仆后继,源源不断的扑过来。

  她也并不慌乱,但是虫子实在太多了,她已经感觉到后背的网兜上已经有了虫子。

  这些虫子的个头并不是特别大,与她在试炼之地和任务点里的虫子比起来,这些虫子连人家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可是这里的空气异常阴冷,尤其是这些虫子冒出来以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阴寒之气。

  而浓重的恶臭,令人作呕。

  这些虫子绝对不简单,这里是地底深处,没有人来,也不会出现什么小动物,它们靠什么维持生命?

  肯定不是吃土的,如果是吃土的虫子,绝对不会疯狂地攻击她。

  阴寒之气应该是地底的,可恶臭是怎么出现的?

  她一只手不停挥舞木棍,另一只手则试图点燃火把。

  可是点燃火把的话,木棍至少要停止几秒钟的攻击,而这几秒钟,足可以让无数小虫子扑到她的身上。

  可她总要看一下这些虫子到底是什么样子,于是,划燃了一下火,瞬间照亮了一下这里的空间。

  这是一个不足十平方的狭小石室,四周都是石壁,无数的虫子是从石壁的缝隙里钻进来的。

  这些虫子只有五到八公分左右大小,全身漆黑,有着尖利的牙齿,腿上长满了倒刺。

  看上去有点像蝎子,却又不完全像。

  火光出现时,附近的虫子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它们似乎也怕火。

  东南方有一个小小的石门,只有一米五左右高,樊晓晓赶紧一个箭步冲向石门,推了一下没推开,反手一拉,石门拉开了。

  她一个躬身钻出石门,再反手一带,将石门关上。

  石室里的虫子被暂时关在了里面,外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可依然有很多虫子从石壁里钻出来。

  只有一条走廊,她只好顺着走廊往前跑。

  她边跑边点燃了火把,跑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个二三十平方的空间,周围的石壁上出现了七个石门。

  这七个石门肯定是七个石室,可哪个才是安全的,却不得而知。

  七个石门看上去一模一样,可她却没有时间去一个个石门慢慢检查,因为铺天盖地的虫子们从石壁里钻出来,都在向她快速爬过来。

  突然,她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似乎想将她往某个石门推过去。

  她心下骇然,以她目前的听力,不可能被什么东西拍到身体的。

  不管什么东西,做出动作时都会发出声音,虽然有的声音极其轻微,却不可能让她没有丝毫察觉。

  而刚才那个东西推她一下的力气并不小,不可能无声无息。

  可事实就是,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她就被拍了一下。

  而且那个动作就只推了一下,再也没有出现。

  这个动作肯定不是那些虫子做到的,虫子们扑到她身上,只会张嘴就咬,根本不会做出推她的动作。

  然而,此时她已经没有时间去仔细思索了,虫子们已经爬满了地面,正在行她扑来。

  她挥舞着火把,向那个推她的动作指示的那道石门奔去。

  她推了一下石门,没推开,又奋力一拉,石门嘎吱嘎吱地被拉开了。

  一股灰白色的粉尘从石门里扑出来,她赶忙后退了一步,如果她不是带着面纱,也会被呛着。

  这些粉尘一飞出来,铺天盖地的虫子们立刻乱了套,一个个纷纷开始往回跑。

  跑得慢的,直接变成了虫尸。

  诺大的空间里留下了数不清的虫尸,樊晓晓愣住了。

  想不到那个推了自己一下的东西是帮自己的,给自己指点了一个克制虫子的石室。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为什么要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