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八二四章 地下河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嗡……嗡……嗡……”

  耳朵里的气流声仍然在持续,而且十分有节律。

  樊晓晓的双手按在耳朵上,可以明显感觉到里面的温度很高,至少要比双手的温度高个四五度。

  而上次出现的那种粘液一样的细汗却没有出现,可能与她的急刹车有关。

  如果再拖延几秒钟,那种粘液肯定会出现。

  而且她有一种预感,如果此次放任粘液产生,肯定会比上次的更加粘稠,血腥味可能会更浓。

  她惊讶于这个地洞的广大,现在离开那副骨架的位置少说也有三千多米了,却依然没有看到地洞的边沿,这实在超出了她的预期。

  不过这也不是一着急就能离开的,只能静心打坐。

  再次睁开眼睛,耳朵里的所有不适感全部消失不见,而且感觉听力又上升了一个层次。

  她可以精准地判断出细微声音的来源,甚至可以精确分辨出同一个位置发出的不同的细微声音来。

  虽然她不知道那些声音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却能分辨出几种类似声音的细微差别来。

  这种能力是她以前不具备的,比如以前听到某个地方有细小的虫子蠕动爬过的声音,她只能大致知道有小虫子在爬,却分不清有多少小虫子在爬,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几种不同的小虫子在爬。

  现在则是可以精确地分清小虫子的数量,还能分辨出是不是有不同种类的小虫子在爬。

  原来这个空旷的地洞里可以无限放大各种细微的声音,只要能扛过去,对听力的提升有着莫大的好处。

  可这样的考验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当然,能够进入这里的也不是一般人,不要说消灭那副骨架,在此之前,就会变成累累白骨里的一具。

  现在的樊晓晓很有信心,如果再来之前那种闷雷似的轰鸣声,已经不会对她构成任何威胁了。

  可后面的考验不会重复之前的,肯定会越来越难。

  她看着前面望不到尽头的黑暗,再一次开始前进。

  果然如她所猜想的一样,这一次出现的声音更加尖利刺耳。

  在她的小心应对之下,终于安然通过。

  如此反复了四次之后,她终于看见了新的岔道。

  她现在不清楚自己的听力达到了一个什么层次,可她现在至少可以准确判断出五十米之外的风吹草动是什么东西造成的。

  哪怕只是一只不到一毫米的小蚂蚁从土里钻出来,她也能瞬间准确捕捉到它的具体位置。

  这次出现的又是三个岔道口,她依然在三个岔道口点燃了三根细树枝插在地上,然后分别站在三个岔道口,仔细聆听里面的声音。

  有一根树枝很快熄灭了,她站在那个岔道口仔细听了一下,竟然连气流的声音都十分微弱,说明里面的空气十分稀薄,那是一条死路。

  在另外两个岔道口分别站了一会儿,希望可以再次发现像玉石那样的宝贝,可空气里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

  气流的声音倒是正常,说明这两条路都可以走,至于是不是殊途同归,那就不知道了。

  她现在虽然可以听到五十米以外的细微声音,可这两条路肯定不止五十米。

  又听了一会儿,根据气流的声音判断,发现一条路是缓慢向下的,另一条路则是直的。

  当然,她现在只能暂时判断出直行的路有五百米左右,更远的就无法判断了。

  根据两次下降的高度,大致判断已经下降了一千多米,离山底还有一段距离。

  如果是直行,肯定是在山腹里穿梭。

  如果是下降,则有可能到山底,甚至有可能到山底以下。

  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向下的路。

  这条路有两三米宽,她没有点火把,而是根据自己听到的声音来预判前面会出现一些什么东西,如果有危险,也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完全不用眼镜去看,而是根据听觉判断,这对她是一个新的挑战。

  不过有了在地洞里的的实习,她现在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果然,走了五百多米,路面开始变成的下坡路。

  虽然坡度不是很大,但可以明显感觉到坡度的变化。

  路上一直很安静,也没有亮光,暂时没有出现什么危险的东西。

  她的步子很快,心里却是十分警惕,除了她听到的细微的气流声,就只有她的脚步声。

  虽然她的步子很轻,可在这种安静的环境里,依然十分清晰。

  就这么走了一千多米,估计下降了几十米,前方出现了转弯。

  坡度突然加大,下降的幅度立刻加大了许多。

  她继续前进,两三米宽的路一下子收窄,变得只有一米多了。

  又走了一千多米,坡度变得越来越陡,她索性运行起了轻功,加快了下降的速度。

  空气开始变得潮湿,她听到了远方传来的水流声。

  终于出现了地下水,她又加快了速度,飞快地向前方奔去。

  等到水流声变得越来越大时,前方的路突然变得只有不到一米宽了。

  而且高度也极度压缩,变成了不到一米的高度。

  她只好停下来,现在别说用轻功了,连正常走路都不行了。

  已经到了这里,退回去是不可能了。

  幸好玉石没有了,不然她背着玉石,根本无法穿过这条地道。

  还好木筐可以勉强通过,她将网兜重新紧了紧,确认不会轻易脱落,这才钻进去。

  她手脚并用,在地道里爬行,爬了五百多米,前面又出现了一条高两米,宽一米的路。

  这么窄的路不好施展轻功,她只有老老实实的继续走路。

  水流声越来越大,说明她离地下水越来越近了。

  路仍然是缓慢向下的,又走了两千米左右,前面突然豁然开朗,变成了一个十分空旷的地方,水流声也猛然加大,一条小河出现在路边。

  一阵凉爽的水面风吹来,顿时让人精神大振。

  她赶紧跑到河边,河水清澈见底,水底的一切清晰可见。

  这里不是黑暗的空间了!

  她猛然抬头,四处寻找光源。

  终于看见,头顶的土地出现了一道五十公分左右宽的长长的裂缝,天光从裂缝里射进来,让这里不再是不见天日的黑暗。

  她心里大喜,这是找到出路了吗?

  可仔细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裂缝高不见顶,而且只有五十公分左右,在她的目力所及之处,看到上面的裂缝越来越窄,除非她是壁虎,不然根本不可能从裂缝里爬出去。

  眼看裂缝无法攀爬,只好回头看地下水。

  长长的地下河看不到尽头,可如此清澈的河水里,竟然没有一条鱼。

  不仅没有鱼和其他水生动物,连水草之类的植物也看不到。

  这是不正常的,挖水井时,喷出的地下水往往会喷出一些鱼虾来。

  而且会有许多蚂蝗一类的东西,可这里的地下河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像是一潭死水。

  可河水明明在流动,肯定不是死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