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八〇章 奔齐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齐女的肋骨并没有完全断裂,只是遭受重击以后,几根肋骨有了一点轻微的骨裂。

  毕竟她只是摔倒,真正的重击来自于申生砸在她身上。

  可骨裂也不是开玩笑的,确实需要卧床休息。

  她现在就觉得浑身骨头都疼,根本不敢翻身。

  没有石膏固定,她只能让医女知为她准备足够多的布,将她的上半身像包粽子一样,用布条一层层用力绑紧,尽量让肋骨不错位,加快恢复速度。

  知没想到,齐女居然能想出如此妙法,比她这个医家传人还懂得多。

  她按照齐女的要求,将对方牢牢地绑起来,发现这种方法确实能够尽量固定病人,避免留下残疾。

  她很激动,这可是治疗骨折的新方法,而这种方法,竟然出自于一个不是医家传人的人,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古人讲究法不轻传,就算是世代相传的技艺,也是传男不传女,如果家中儿子多,也只有嫡长子能够完全继承,其他儿子只能学到一点皮毛。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家中的独女,也不可能继承家中的医术。

  难道齐女也是医家传人?

  听说齐女是个私生女,没有父亲,也许她的父亲只是不敢认她,所以偷偷传了她一些医术以做补偿?

  知脑补出了很多故事情节,不过无法求证。

  她的心里已经将齐女摆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不管齐女传承的医术如何,至少在骨科独树一帜,超越了她所认识的医家。

  齐女毫无保留地教给她这种治疗骨折病人的方法,已经成为了她没有名分的师父。

  她也因此对齐女的态度愈发恭敬有加,在齐女面前都不敢坐下,而是侍立在侧,随时侍候。

  齐女现在无法操心申生的事情,只能躺在榻上安心养伤。

  每天只要得到申生没死的消息就够了,只要他打消了自杀的念头,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一动不动地在榻上躺了十天,齐女终于可以坐起来了。

  大宝小宝松了一口气,看到娘亲一动不动地躺着实在太可怕了,两人觉得自己失去了主心骨。

  知却大为吃惊,在她的预想中,齐女能坐起来至少也要一个月以后。

  十天就能坐起来是什么概念?

  这是为骨折病人的康复速度提升了两倍,这怎么不让她激动呢?

  这些天她每天都会详细记录齐女的病情变化,这可是宝贵的临床经验,不敢有丝毫马虎。

  “您感觉如何?”

  知关切地问道。

  “舒服多了,虽然动起来还有一点疼,但可以忍受。”

  “太好了,您真是神医在世!”

  “胡说什么?一点微末伎俩,实在微不足道。”

  齐女示意小宝过来搀扶她下榻,躺了十天,骨头都硬了,何况她这具身体本就娇弱,必须起来活动活动。

  还没等小宝过来,知率先扶住她,小心翼翼地扶她下地,结果还没站起来,就身子一软,差点摔倒。

  小宝快速过来,从另一侧扶住她,她被两人两边扶着,才勉强走了几步。

  看她脸上见汗,知建议她继续去躺着,被她果断拒绝。

  一点困难就被吓回去,这不是她的风格。

  在屋子里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她才找回了腿部走路的感觉。

  毕竟不是腿部骨折,其实并不影响走路。

  可走路不止是简单地用腿就行,总要牵动腰部的力量,这就牵扯了上半身的伤势,才让她冷汗连连。

  实在走不动了,她才回到榻上。

  这边的动静立刻传到了申生那里,此时的他正在与一众门客议事,传消息的人只是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了几句,其他人没有听到。

  他眯了眯眼,对门客们说:“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大家各自回去准备吧。”

  “诺!”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申生再次陷入沉思。

  齐女十天就能下地,这个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

  更超出他的预期的,是齐女一改之前的娇弱,变得前所未有的坚韧。

  难道这也是母亲的功劳?

  好像没有其他可以解释的,因为齐女一直足不出户,从来没有与其他人交流的机会。

  五天之后,齐女已经可以独自慢慢走了,只是上半身依然缠满了布条,走路的姿势僵硬而古怪。

  这一天,齐女在小宝和知的搀扶下,在她的小院子里散步,申生的一个侍卫来了。

  “世子殿下将去齐国,特命小人来问,您愿不愿意同去?”

  “愿意!”

  侍卫话音刚落,齐女立刻回答,毫不迟疑。

  她还以为申生已忘了她,半个月都没有安排人来问一句,心里正在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再去见申生?

  她一个身份低微的侍妾,没有世子的传唤,是不能直接去见世子的。

  上次是扯了夫人这张虎皮,可这虎皮不能连续用。

  这半个月她不知道世子在干什么,她只知道,世子不死只有逃亡一条路。

  骊姬虎视眈眈地盯着,晋献公也只想这个儿子早点死了才能了却他的心病。

  世子不死,幼子如何继位?

  住在世子府上的那位国君的使者,已被国君召回去问罪了,因为没有成功逼死世子,被国君杀了。

  第二位使者来到了世子府,他再次传达国君的命令,言辞比上次更加激烈,列出了世子的十几条罪状。

  弑父自然排在第一,仅这一条就罪该万死。

  其次,拥兵自重,将国君置于何地?

  为了给世子定罪,也不知道噼里啪啦说了多久,很多罪状含糊其辞,因为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这个使者可不敢像上一任那样优哉游哉地住在世子府里,而是规规矩矩地跪在世子门前,然后以头抢地,趴着不动。

  不管世子自不自杀,因为国君的命令并没有直接赐死,而是让世子明白国君的心思,除了以死谢罪以外,别无选择。

  不得不说,晋献公还是很了解这个儿子的,因为世子一直住在都城,国君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

  本来世子作为国君的继承人,就不应该驻守边关,所以,当晋献公安排他出去打仗时,其实就是放弃他了。

  很多大臣以此看出国君的心思,觉得世子不会有好下场。

  曾经有人来劝谏,让世子不要去边关,马上出逃。

  可世子对父亲的命令唯命是从,现在果然变成了拥兵自重的罪状。

  在晋献公看来,申生是一个愚忠愚孝之人,从来没有违背过他的命令,只要自己让他去死,他绝对不会苟活。

  所以,第一个使者来,说的比较委婉,但聪明的世子肯定能听懂他的意思。

  本来以为一个使者就能搞定,没想到这次的世子好像变了一个人,居然没有马上自杀。

  这就让晋献公十分恼火了,你的命都是老子给的,老子让你去死,你敢不死?

  第二个使者来,说话就很不客气了,而且使者跪在门口不走,大有一副你不死我就不起来的意思。

  谁知道,世子根本不理使者,你爱跪就跪,他就当没看见。

  使者很无奈,只希望国君知道他是尽力了,不要事后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