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五六章 火海与冰窟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小宝,好好修炼,娘亲下次带你一起去塔楼。”

  “真的?”

  小宝“噌”地一下站起来,心里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

  虽然娘亲每次去塔楼的时间并不长,可她总觉得塔楼异常神秘。

  娘亲每次从塔楼回来,身上总有一些变化,虽然说不清具体是什么变化,可给她的感觉不会有错。

  这让她对塔楼充满了好奇,她几次想偷偷进入塔楼,却根本进不去,这让她更加觉得塔楼充满了神秘。

  明明塔楼的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拒绝她的进入,为什么?

  现在娘亲终于答应带自己进去,她怎么能不激动呢?

  “当然,比珍珠还真,如果大宝到时候出关了,也带他一起去。”

  “哇喔,太好了!”

  小宝高兴得原地转圈,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大宝,好心情实在无法形容。

  “如果娘亲出关时,你没有任何进步,就当娘亲什么也没有说过。”

  “知道了,小宝一定会好好修炼,绝不偷懒!”

  小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保证,这是她第一次对修炼充满了动力。

  樊晓晓再次亲了亲小宝,转身离开。

  小宝很想偷偷跟着娘亲,看看娘亲到底在哪里闭关,那样说不定能看到大宝,可她终究还是不敢。

  等到听不到娘亲的动静了再跑出去,结果自然是什么影子都看不见了。

  她叹了口气,回到屋里,想到自己对娘亲的承诺,又想到那个神秘的塔楼,立刻振作起来,很快进入忘我的修炼之中。

  樊晓晓并没有走太远,只不过她使用了隐身术,现在的小宝还无法看破,而且小宝也没有动用神识来查探娘亲,所以很容易瞒过了小宝。

  看到小宝果然开始修炼,而且状态很好,她才放心离开。

  然后她联系老者,说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闭关,最好是能在灵泉附近,一旦自己身体不适,可以马上去灵泉里泡澡。

  老者对她的一切了如指掌,他没有在樊晓晓进入塔楼以后指点什么,主要是与塔楼管理员有约定,不许随意出声。

  除非是到了特别危急的生死关头,否则都不许开口。

  可把老人家憋坏了,可是没办法,只能管住自己的嘴巴。

  毕竟塔楼是属于空间的,虽然里面的小世界也充满了凶险,却不会致命。

  一个人要想真正成长起来,必须学会独自面对凶险,并且能够独自处理各种突发状况。

  比如上次在试炼之地,进入封印魔兽的第七层以后,樊晓晓突然与空间失联,老者就只能干着急,毫无办法。

  其实塔楼也是空间的试炼之地,只不过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空间主人的安全。

  这次樊晓晓在原始世界里的收获,也是老者始料未及的,甚至连管理员都没有想到。

  最后在海底出现的地下宫殿,两人都没见过。

  即使在他们眼中,地下宫殿看起来也很模糊,就连玉狐仙帝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他们也不清楚。

  所以当玉狐仙帝隐去身形以后,管理员果断终止了原始世界,将樊晓晓送了出来。

  玉狐仙帝给樊晓晓的礼物,他也不敢贪墨,全部用宝箱送了出来。

  更让管理员忌惮的是,那根狐狸毛真的被植入了樊晓晓的手腕,他竟然没办法弄出来。

  这也更加证明了,玉狐仙帝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仙帝的修为深不可测,才让他对狐狸毛束手无策。

  同时也给他敲了个警钟,塔楼看起来还是以前那个塔楼,却又好像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

  而这些新变化到底是什么,自己竟然一无所知。

  好在塔楼还没有完全失控,一旦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可以及时终止那个小世界的运行,将空间主人送出来。

  塔楼新出现的变化,有点快要脱离掌控,自然是一件极为严重的事情,所以本来散漫的他,只好把自己关起来好好研究,也算是去闭关了。

  樊晓晓刚刚跟老者提出闭关的请求,下一秒就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不过也不算特别陌生,因为灵泉还是熟悉的灵泉,只是周围的环境变了。

  这里是一个密闭的空间,灵泉从一头流进来,又从另一头流出去。

  樊晓晓对这个环境很满意,立刻在灵泉边打坐,等到全身运行了两个周天以后,才将玉狐师父给的小药瓶拿出来。

  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一股清香瞬间扑向她的鼻端。

  仙帝的药丸果然是仙药,不论是色泽还是清香,都不是白长老的药丸可比的。

  她轻轻将药丸送入口中,甜香瞬间充斥口齿,让她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

  这哪里是什么药丸,简直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如果不是玉狐师父的叮嘱言犹在耳,她恐怕就要像吃糖豆一样,将五颗药丸一口气全吃了。

  师父是仙帝,说的话非同小可,樊晓晓不敢托大,小心翼翼地将药丸吞下,然后准备慢慢炼化。

  几乎就在药丸吞下的一瞬间,一股热力立刻向她的四肢百骸散开,让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热量。

  要知道,经过了地底岩浆的洗礼,一般的高温早就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了。

  现在一颗小小的药丸,散发出来的热量几乎让她一下子跳入火海般难以承受,可见不是一般的高温了。

  随着热量在全身游走,她汗出如浆,不仅身上的衣服瞬间被湿透,头发也变得湿漉漉的,眉毛鼻尖上的汗成串地滑落,就像此时的她在暴雨中行走。

  好在经历过岩浆的洗礼,抗高温是她最强的能力,虽然在火海里蒸烤十分难受,最终还是扛了过去。

  可这个过程十分难受,让她觉得浑身的汗都快流干了,整个人都有点虚脱。

  等到身上的汗都消失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果然够霸道,师父说的一点也没错。

  可她刚刚松了一口气,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干透,一股寒意又开始在她的四肢百骸里游走。

  心里暗道不好,她能抗高温,是因为泡过岩浆,所以还有几分把握,可抗低温就不敢托大了。

  她赶紧在第一时间护住心脉,如果只是一般的低温她不会放在心上,可看刚才经历的高温有多么恐怖,就可以想象低温有多么可怕。

  身体冻僵了没关系,只要扛过去,总会慢慢恢复。

  可一旦心脉受损,伤的是根本,不仅恢复十分缓慢,还可能留下不可逆的后遗症。

  幸好她在第一时间护住了心脉,迟一秒就来不及了。

  她的手脚很快被冻僵,失去了知觉。

  衣服上也渐渐开始出现冰晶,甚至肌肤上也出现了冰晶。

  乌黑的头发上也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晶,体内的血液被冻住,甚至内脏都开始变硬,只不过因为护住了心脉,才没有让她的心脏也在第一时间变成一块坚冰。

  如坠冰窟,而且是从火海直接跳入冰窟,这样骤冷骤热,真的会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