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五一章 巍峨的宫殿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突缝变故,樊晓晓有一些慌乱,虽然这是在自己的空间里,可谁知道那个该死的管理员会不会故意为难自己?

  到目前为止,空间里出现了两个原住民。

  老者就不说了,从自己得到空间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在尽心竭力地帮助自己成长,让她与老者之间有了一种亲人般的感情,所以她对老者是绝对信任的。

  而那个所谓的塔楼管理者,到现在也没有与她见过面,她只能从对方的声音里判断出对方是个男人。

  可那声音多半是没有温度的,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就像手机里自动回复的机器人客服。

  所以樊晓晓对这个管理者没有任何信任可言,甚至觉得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道没有情感的程序。

  当然,这个想法荒诞而可笑,黑风大陆没有发展科技,修仙届更是提倡道法自然,更加不会去研究什么黑科技,什么是程序他们一无所知,根本不可能弄出一道程序来。

  也有另一种可能,现在的樊晓晓已不是刚刚来到黑风大陆的小菜鸟,对一些修仙大能的手段也有了一点点认识。

  另一种可能就是,管理者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而是空间里曾经的大佬留下的一道神念,或者是神意。

  神念或神意并没有生命,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感情,说话自然没有温度。

  而所谓的神念或神意,其实是某个大佬的一道执念,只知道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根本不懂如何变通。

  而且保质期特别长,期限可能是千万年,根本不是一道简单的程序可比的。

  程序需要能源支撑,最起码要有电,没电的情况下只能死机。

  空间里不可能有电,樊晓晓也不想破坏空间的格局,不会去鼓捣电出来。

  夜明珠不香吗?

  不仅光线柔和不刺眼,还不用担心停电的问题,环保节能,省心又省力。

  没有电,自然也没有手机电脑这样的东西出来,更没有铺天盖地的信息狂轰滥炸,世界多么清净,这样才适合修炼。

  所以樊晓晓更相信管理者不是一个人,可能是空间曾经的大佬,也就是老者的前主人留下的一道神念或神意,只知道刻板地执行命令,对自己这个新任主人根本不认可,因此也不会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没有老者帮忙答疑解惑,她只能自己胡思乱想,连蒙带猜,至于真实性如何,待考。

  现在大圆盘突然将她牢牢地钉在上面,根本无法挣脱,这就难免让她慌乱,也让她不得不多想。

  可现在想再多也没用,随着大圆盘越升越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无法动弹的她轰然倒下。

  当她试图用双手支撑坐起来时,双手也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呈一个大字被固定住了。

  果然是好奇害死猫,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地跟着寒石来到这里?

  随着大圆盘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樊晓晓开始晕晕乎乎了。

  虽然她的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可她的神识被封,怎么可能不晕?

  如果她此时能够站在大圆盘之外,就能看到大圆盘的转速已经达到顶点,上面的文字图案完全模糊不清,就连她这个人,也变成了一道飞速转动的弧线。

  也就是她在上面,换做其他人,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等她清醒过来,睁开眼时仍然处于一种晕晕乎乎的状态。

  不过她还是很快发现了,这里早已不是海底世界,她也没有被固定在大圆盘上。

  她摇了摇脑袋,终于回神,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宫殿里。

  手脚已经恢复知觉,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虽然还有点晕,可还是慢慢缓过来了。

  之前在大圆盘上的经历还历历在目,尤其是最后被固定住以后,从未有过的孤立无助的感觉仍然让她心悸不已。

  特别是当大圆盘高速运转起来之后,大脑缺氧造成的晕乎乎的感觉,更是她踏上修炼之途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当时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会死。

  只是她还来不及恐惧,就彻底晕死过去。

  确定自己没死,她收拾好心情,开始观察这个宫殿。

  这是她所见过的最大的宫殿,没有之一。

  不管是宗门的大殿,还是试炼之地虫王的宫殿,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就好像地球上那种几毫米的蚂蚁,突然出现在超级蚁后的宫殿了,蚂蚁只是宫殿里的一粒尘埃。

  虽然她的身体比蚂蚁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可在这个巍峨的宫殿里,也只是一粒大一点的尘埃罢了。

  关键是上万平方的宫殿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建筑物和其他东西,这就让这个空旷的宫殿显得更加空旷。

  宫殿的高度差不多有上百米,让她显得更加渺小。

  如果不是她的视力好,根本看不见宫殿的边界,以为自己到了某个空旷的野地。

  她此时站立的位置,在偏东南角。

  其实也不是角落,只不过相对于中心位置来说,偏东南方而已。

  没有任何人与物,樊晓晓有些无所适从,自己该往哪个方向去?

  “啊呀,终于看到活人了。”

  “是啊,是啊,真的是活人耶!”

  “还是个好看的女娃,不错,我喜欢!”

  “臭不要脸的老东西!”

  “谁说我老了?我才一万五,不对,应该还不到一万五千岁,比那个几万岁的老家伙年轻多了!”

  “几万岁怎么了,几万岁吃你家米了?”

  ……

  空荡荡的宫殿突然热闹起来,各种声音出现,有男有女,好不热闹。

  可是并没有一个人影出现,那些声音就在宫殿里飘来飘去,好像近在眼前,又似乎远在天边。

  樊晓晓还算冷静,她站在原地不动,只是努力寻找声音的来源,想知道那些人到底藏在哪里。

  这种空旷的宫殿应该是藏不住人的,基本上目力所及之处,一览无遗。

  可无论她怎么瞪大眼睛,都找不到任何人影。

  “哈哈,她在找我们……”

  “哈哈哈,能被她找到,我们几万年岂不是白活了……”

  “樊晓晓拜见各位前辈!”

  既然被发现了,对方又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樊晓晓立刻双手抱拳,转着圈行礼。

  没办法,她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也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哪个方位,只能如此。

  “嗯,不错,懂礼貌,不仅长得好看,声音也好听。”

  “比我好看?声音比我好听?”

  “啊,不是不是,你们不是一个级别,也不是一个路数,怎么能比?”

  “哎呀,一把年纪了,还跟小辈计较,羞不羞?”

  “哼,容貌和声音与年纪有关吗?”

  “好了好了,谁不知道你是最好看的大美人?就不要跟这个老色鬼一般见识了。”

  “是滴是滴,咱们可都是得道真仙,怎么能让小辈看笑话?”

  “哼……”

  “磕头磕头,小娃娃,不磕头可得不到宝贝哦!”

  “樊晓晓拜见各位前辈!”

  樊晓晓十分光棍地跪下磕头,只要能得到宝贝,磕几个头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