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三五章 学飞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每天有一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和自己做伴,曹海的生活不再单调枯燥。

  渐渐地,部落有人知道巫养了一只神鸟,这只神鸟外表并不怎么样,可是居然会说话,那就太神奇了。

  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野兽图腾,虽然兽头是头领戴的,可野兽是巫养的。

  野兽的强弱并不能完全决定部落的实力,可实力强大的野兽肯定是部落的加分项。

  狼部落、虎部落、鹿部落、牛部落、熊部落等几个部落之所以成为几万人的超级大部落,与这几个部落野兽的实力不无关系。

  头领也对这只神鸟很感兴趣,据说火鸟部的火鸟十分神异,不管飞到多远的地方,都能找到回家的路,而且还能带回去很多信息。

  没听说过火鸟会说话,如果它会说话的话,一定会被传得更加神异。

  火鸟的尾羽很长,火鸟部头领头上插着几根火红色尾羽确实好看又拉风。

  现在巫养的这只神鸟还是幼鸟,别说尾羽,连翅膀都没长几根羽毛出来,拔毛就不用想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头领对神鸟充满期待,现在不能拔毛,大不了多等几年。

  小鸟的个头没怎么长,派头倒是越来越足。

  不管谁来找巫,它都能给人家挑出一堆毛病。

  态度恭敬的,它说人家是阳奉阴违,指不定心里埋藏着多少不满。

  态度随意散漫的,它说人家不懂尊卑,没有教养。

  态度不卑不亢,它说人家心机深沉,说不定将来会图谋不轨。

  它的声音尖细,根本不避人,很多话都被当事人听到,让人家好不尴尬。

  后来大家都不敢来找巫了,虽然巫是英明神武的,不会被一只鸟左右看法,可那是一只神鸟啊,谁知道巫会不会相信它的胡言乱语?

  啊不,神鸟的话是神谕,怎么可能是胡言乱语?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被神鸟看见,自然就不会得到神鸟的评价。

  头领得知这些消息以后,更加不敢来找巫了。

  其他人被神鸟说几句就算了,自己是头领,可不能被神鸟随意评价。

  说好听的会加分,万一说几句不好听的,对自己的威信就要大打折扣了。

  况且自己将来还要拔神鸟的毛,要尽量跟神鸟搞好关系。

  拔毛的事情将来可以请巫拔,可如果自己顶着一头羽毛招摇,早晚会被神鸟发现。

  所以还是要跟神鸟搞好关系,免得它到时候发飙。

  曹海也对小鸟的胡言乱语很无奈,它还那么小,要揍也下不了手,只有口头警告几句,然而根本没什么效果。

  虽然常常会让他尴尬,不过任何事都是习惯了就好,尴尬也一样。

  所谓的尴尬,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头领严厉禁止部落的人将神鸟的信息透露出去,免得被其他部落不怀好意的人知道,来抢夺神鸟。

  他并不知道曹海现在的实力怎么样,两个跟班的实力倒是提升了不少,他们在部落里已经训练出了一批有武功的人。

  不过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样的武功最多只能算是花架子,真正打猎的时候,还是要靠蛮力拼命。

  三年以后,小鸟终于长大了不少。

  首先是双腿变得修长,差不多有四五十公分高了。

  然后是身体长大了好多倍,不算头颈部,也有了五十公分左右长。

  颈部并没有变得修长,只有十公分左右长的样子,脑袋的变化最小,只稍微长大了两圈。

  头顶长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鸟冠,颈部的毛变成了细密的羽毛,使小脑袋看上去变大了不少,原本细长的尖嘴也显得短粗了一些,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翅膀上已经长出了坚硬的羽毛,尾部也长出了二十公分左右长的尾羽。

  虽然二十公分也不算短了,可比起火鸟的尾羽显然太短了。

  头领在看到神鸟的尾羽后,立刻打消了拔毛的念头。

  不说要比火鸟的尾羽长吧,至少也要差不多才行。

  火鸟的尾羽差不多有五十公分,那样插在头顶才拉风。

  只有曹海知道,其实小鸟还没有完全长大。

  小鸟的颈部两侧有两个小小的肉瘤,因为被毛遮盖,才没有被人发觉。

  而且它的肚子下面也有几个肉瘤,都被厚厚的毛盖住了。

  如果它现在变成一只光秃秃的无毛鸟,一定是一只其丑无比的鸟。

  不过为了照顾小鸟的自尊心,他并没有说出来。

  而且他有一种担忧,这样的肉瘤是不是身体的病变?

  毕竟他不懂医,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他现在要操心的头等大事,那就是小鸟还不会飞。

  什么狗屁神鸟,傻鸟还差不多。

  可他也知道,这并不能怪小鸟。一般的小鸟都有鸟妈妈,鸟妈妈当然知道什么时候该让孩子学飞。

  而自己是一个人类,根本不懂如何去飞,又怎么教小鸟学飞呢?

  现在小鸟最高只能从地面跳到一米左右高的石桌上,再从上面扑腾着翅膀飞下来,倒也像那么回事。

  他现在的轻功也只是一点皮毛,跳到几米高的屋顶上,还需要踩几下窗户。

  为了教小鸟学飞,他只好带着小鸟跳到屋顶上。

  “哇,好高啊!”

  小鸟很兴奋,自己终于飞到屋顶上了,虽然是爸爸带着飞上来的。

  屋顶是斜坡,而且是松软的杂草,它的双脚没有踩在地上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双脚不自觉地下滑,让它产生了一种惊恐。

  “爸爸抱抱!”

  它张开翅膀求抱抱,曹海笑眯眯地抱起它,它刚刚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被扔了出去。

  “哇,杀鸟啦!臭粑粑要谋杀亲子啦!”

  曹海嘴角直抽,老子的亲儿子是一只鸟?

  他当然不能跟一只鸟计较,只能当做没听见。

  几秒钟后,张开翅膀的小鸟稳稳地落在地上,蹦蹦跳跳了几下,发现自己没受伤,总算放心了。

  “臭粑粑,坏爸爸,只会欺负儿子,不是好鸟!”

  小鸟气得在地上跳脚大骂,曹海则面无表情。

  反正老子本来就不是鸟,好鸟坏鸟关老子屁事。

  “你到底是不是鸟?还想不想学飞?”

  小鸟果断闭嘴,不想学飞的鸟还算鸟吗?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就这么突然把我扔下来啊,人家,人家还是个宝宝……”

  它很委屈地想撇嘴,结果发现自己的嘴巴已经变得越来越硬,根本做不来撇嘴的动作了。

  “还小?你都已经三岁了,你知不知道,没有鸡能活过三岁的,最多一岁半,就要被人宰了!”

  “我不是鸡!我不是鸡!我是神鸟!”

  小鸟觉得自己要疯了,从出生第一天起,爸爸就说自己是尖嘴鸡,到了现在,又拿鸡说事。

  “等你会飞了,再说自己不是鸡。只有鸡才是光有翅膀不会飞的!”

  当然,也不是只有鸡才只有翅膀不会飞,还有鸭等等。

  “还吹自己是什么神鸟,世界上有不会飞的神鸟吗?”

  “哇,谁说我不想学飞了?只是宝宝现在还小,宝宝恐高……”

  小鸟哇哇大哭,可它也知道,自己不学飞是不行了。

  恐高?这是一只鸟的属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