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二〇章 同姓不婚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女人生孩子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情,樊一的死还没有被大家忘记,而且注定以后很久都不会被忘记。

  这个世界的人命如草芥,从来没有人关心女人生孩子的风险。

  毕竟男人们也不知道女人的孩子是谁的,孕妇死不死关他们什么事?

  现在则不同了,女人是跟自己结婚以后才怀孕的,那孩子绝对是自己的。

  樊一难产而死闹得满城风雨,换做从前,谁会在意一个女奴的死?

  如果是自己的女人,那就完全不同了。

  其实女人死了也没什么,他们不知道见过多少人的死亡,女人死了大不了再娶一个。

  可这个女人怀孕了,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以前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就算了,现在知道孩子是自己的,当然希望女人平安生下孩子。

  那些女人还没有怀孕的男人则开始着急了,只能在家里拼命折腾女人,希望自己的女人也早点怀孕。

  十个孕妇的男人,除了独侠保持低调,与从前看不出什么变化,另外九个男人都像骄傲的公鸡,走路都是鼻孔朝天,尽量显示出自己与众不同的高大形象来。

  樊晓晓组织孕妇们每七天一次小聚会,她认真地给每个人把脉,为她们推算预产期,并且叮嘱孕期注意事项。

  这些女人不是无所事事的贵妇,每天依然有工作,回家以后同样需要做家务,所以不用担心她们的活动量不足,反而要让她们注意休息,不能太过劳累。

  孕妇们在聚会时,不仅可以听樊老师讲解孕期知识,还能彼此交流分享经验,就像迷路者找到了同伴,怀孕的压力也减轻了许多。

  为了解决孩子们出生以后的小衣服小被子,樊晓晓建议大家用自己的喜服来改。

  她的床单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谁知道会不会又有其他女人怀孕?

  至于摇床之类的东西,自己用积分去研发部定制。

  别说樊破虏还不到一岁,摇床还需要用,就算他不用了,一张摇床也不够十个人瓜分。

  樊晓晓并不急于让破虏早点学走路,早产儿身体太弱,还是先养好身体为主。

  当樊破虏一岁半时,银翘生下了一个女儿。

  独侠高兴得在家里又蹦又跳,因为少了一条手臂,平衡度掌握得不好,动作有点滑稽。

  不过他一出门,依然保持着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这不仅是独侠和银翘的大喜事,也是银狼部的大喜事。

  樊破虏的出生,因为樊一的死冲淡了那份喜气,樊晓晓也没有摆什么喜宴。

  可是独侠不同,银翘生孩子很顺利,虽然这个过程也很痛苦,可是母女平安,就是最大的幸运。

  另外几个孕妇,看到银翘平安生下孩子,心里的紧张总算得到了一点缓解。

  独侠的喜宴,足足在房子外面摆了三天,所有银狼村的人,不管认不认识,都可以来免费吃饭。

  这场喜宴在银狼村造成的轰动是空前的,有些人将之与独侠的结婚喜宴相比,发现菜肴更加丰富了。

  等到十个孩子都出生,樊破虏已经快两岁了。

  而这段时间,又有一些女人怀孕,不过樊晓晓已经没有了刚开始的那份惊喜。

  七天一次的孕妇聚会依然保持着,随着孩子们的增多,又成立了一个母婴亲子班。

  母亲们带着自己的小宝宝来与其他小宝宝一起互动玩耍,偶尔也会有一些新孕妇过来围观。

  樊晓晓索性成立了一个孕婴部,让银翘来当这个总管,省得她没事就抱着孩子跑过来骚扰破虏。

  她甚至还偶尔透露出,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将来嫁给破虏的意思。

  樊晓晓严词拒绝,自己可不是什么封建家长,不会给孩子定什么娃娃亲。

  这次出生的孩子里有四个女宝宝,银翘之所以想早点给孩子定亲,就是要给孩子早点定下名分,省得其他人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樊晓晓却不想这么早就给孩子套上一根绳索,这些原始人十分注重承诺,一旦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反悔。

  “你和独侠也是自由恋爱,对于孩子的将来,我也不会给他什么限制,他将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还是让他自己选择吧。”

  银翘碰了个软钉子,独侠知道以后,更是对她大加斥责。

  “你这个蠢女人,咱们的孩子只要经常与樊破虏一起玩耍,将来自然有机会,你现在急巴巴地要搞什么定亲,不是在逼迫头领吗?别看头领平时随和,却很讨厌被人逼迫,你这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如果引起头领反感,咱们的孩子只怕永远都没机会了。”

  独侠感到头疼,果然女人的美貌不是与智商成正比的。

  自己的孩子怎么会差?只要她耳濡目染她老子我的一星半点儿本事,拿下樊破虏那小子,不是自然而然的吗?

  现在偏要去搞什么定亲,反而让主人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与自己生了嫌隙,自己在主人心里的形象,也会大打折扣。

  听了独侠的一番解释,银翘终于回过味来,顿时对自己的鲁莽行为懊悔不已。

  “好了,头领拒绝了是好事,说明此事就此揭过,以后休要再提。”

  看到银翘急得六神无主的样子,独侠又有些心疼了。

  到底是自己看上的女人,现在还为自己生了孩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要以后注意一点,别给自己惹乱子就行了。

  “以后任何事都不要自作主张,想做什么事之前,一定要先与我商量。”

  独侠语气缓和了,银翘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自己找男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不愧是银狼部最聪明的男人。

  第二天,银翘抱着孩子,和独侠一起去见头领,请求头领给孩子起名字。

  ”独侠,你读的书也不少了,号称是咱们部落最有学问的男人,给孩子起个名字都不会?“

  樊晓晓手里头有一大摞文件,都是各个部门送来的各种报告,她每天都要亲自翻阅,以此掌握各部门的具体情况,同时再从中挑选出哪些问题需要自己亲自过问。

  独侠老脸一红,他其实很清楚自己的斤两,自己那点学问,都是跟主人学的,在别人面前,确实可以显摆几下,可哪里及得上主人的万一?

  ”请问头领,孩子可以姓樊吗?“

  其实这才是独侠的重点,他和银翘都是主人取的名字,却并没有姓,难道自己的孩子也胡乱起个没有姓的名字?

  樊破虏既然姓樊,说明主人将他当成了亲生的,可自己的孩子,没有得到主人的认可,是不能随便姓樊的。

  樊晓晓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以前给大家起名字都比较随意,没有考虑姓的问题。

  古人的很多村落,都是以村落为姓的。

  银狼村,总不能让大家姓银或者狼,这样的姓实在不好听。

  ”要不,咱们村改名樊家村?“

  ”头领圣明!“

  独侠和银翘大喜过望,只要姓樊,就与头领的关系更加亲近了。

  ”那好,你张贴一张布告出去,银狼村更名为樊家村,以后所有新出生的孩子都姓樊,大人就不必改了,同时颁布一条新法令,同姓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