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一三章 六礼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银翘现在被独侠迷得神魂颠倒,什么穆奇曹器,统统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自从去读书上课,跟着樊老师学习了很多知识与道理,才知道真正有本事的,不是那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莽夫,而是像大管家这种有学问的男人。

  已经没人记得独侠没有进入银狼部时,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了,不过大家都知道他以前是个流浪野人。

  流浪野人朝不保夕,那种落魄邋遢,大家有目共睹。

  银翘没有见过独侠曾经的狼狈,可城外那些临时工却是最好的例子。

  临时工只要肯卖力气,至少不会饿肚子,流浪野人却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吃了这一顿,不知道下一顿的食物在哪里。

  春天已经接近尾声,自从打败了野猪部,银狼部的威名不胫而走,不断有流浪野人来到这里,成为新的临时工。

  每个临时工都想成为银狼部的正式成员,可银狼部并不急于扩张,对人员的审核很严格。

  城里的变化日新月异,甚至是每天一睁眼,就以为自己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研发部的作坊修得越来越多,而且分得越来越细。

  比如纸作坊,现在已经制作出了粗糙的草纸,樊老师说那种纸只能擦屁股。

  天呐,大家擦屁股都是用的小木片,那东西洗干净了还可以重复使用,那么珍贵的草纸,却是用一次就扔了,实在是浪费。

  上次独侠带着一个侦察小组带回来的东西五花八门,樊老师一下子成立了好几个新作坊,虽然不知道那些作坊是干什么的,也没有看到产品,可樊老师十分重视,常常亲自去作坊里指导工作。

  银翘已经爱上了在银狼部的生活,虽然她也会常常想念火鸟部,可她知道,如果自己回去,很多生活习惯已经无法适应了。

  就比如那不起眼的草纸,虽然她觉得用一次就扔掉是大大的浪费,可她也不得不承认,草纸就是比小木片用着舒服。

  还有那柔软的草鞋,穿了就不想脱下来。

  据说独侠上次带回来了许多珍稀植物,樊老师特意成立了一个种植部,专门培育那些植物,而且还要求他们每天记录植物的成长过程。

  樊老师说了,如果那些植物长得好,明年就会有新的衣服面料。

  银翘想不明白,兽皮可以做衣服,因为兽皮本身就是一整块,只需要裁剪合适就能做衣服,可植物如何做衣服?

  树叶可以做衣服吗?

  如果树叶可以做衣服,什么树叶都可以,为什么要等到明年?

  她喜欢上了银狼部,喜欢这里许多层出不穷的新事物。

  独侠是银狼部最有学问的男人,这个男人却每天为自己读情诗,还对自己大献殷勤,极大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什么穆奇,什么曹器,充其量是两个只知道埋头研究木头与杂草的木讷男人,论起学问,给独侠提鞋都不配。

  樊晓晓看到银翘变成了一个完全沉浸于恋爱中的小女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她要为独侠和银翘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以此为契机,为所有人上一堂生动的婚姻家庭课。

  她安排了十个男人,每人背了一个特制的大背篓,里面装满了各种礼物,有腌好的肉两百斤,新做的卤肉两百斤,草纸装满了一个背篓,还有木桶木盆,以及各种银狼部研制出来的新产品。

  这十个男人都是银狼部长得最帅的,而且身材个头都差不多,他们出现在火鸟部,绝对是赏心悦目的一道风景线。

  她写了一封亲笔信,折成了一只漂亮的纸鹤,交给白芷,让她交给火鸟部头领。

  银狼部则开始给独侠修建新房子。

  这次的房子不再是木板房,而是全新的砖瓦房。

  专门划拨了一亩地,房子的结构是几百个平方的大复式结构,不仅有客厅、餐厅、厨房、卫生间,还有一个大卧房加三个小房间。

  后面还有一个小菜园,完全是一个独门独院的私人空间。

  所有人都震惊于头领这次设计的新房子,几乎每天都有人去围观一下大管家的新房子是如何修建的。

  哪怕是忙得脚不沾地,也要特意绕过去瞄一眼。

  银狼部这边为独侠的新房子忙得不亦乐乎,白芷也带着十个帅哥和樊晓晓的亲笔信回到了火鸟部。

  火鸟部头领看到那只漂亮的纸鹤,有点舍不得拆开,再看到十个赏心悦目的男人,也觉得十分养眼。

  等到十个背篓卸下来,那些琳琅满目的礼物更是让她挪不开眼睛。

  银狼部头领真不错,这个盟友,不,这个朋友交的值。

  她安排人将十个背篓抬下去,又让人安排十个男人下去休息,这才带着白芷离开。

  她先是详细询问了她们在银狼部的生活,得知她们过得很好,而且那几个孩子也习惯了银狼部的生活,觉得十分欣慰。

  其实这只纸鹤不拆开,她也大致知道了信的内容,可是白芷说,银狼部头领特意交代了,很多话无法跟她细说,而且也怕她遗忘一些细节,这才特意写信。

  “你也要学会折这种纸鸟。”

  火鸟部头领叮嘱,这才小心翼翼地将纸鹤拆开。

  娟秀的字体赏心悦目,火鸟部头领只看了一眼,就有了想学习写字的想法。

  不过这是后话,现在还是要先看信。

  白芷将这封信念了一遍,火鸟部头领的嘴巴变成了一个大大的O型。

  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是婚姻的六礼。

  因为火鸟部与银狼部相隔太过遥远,而银翘与独侠又是两情相悦,他们希望尽快步入婚姻殿堂,组建他们的小家庭。

  考虑到银狼部能说会道的男人只有独侠,而他又不可能自己来给自己提亲,樊晓晓也是诸事缠身,无法亲自来到火鸟部,只好用书信的方式来提亲,这就是纳彩。

  信上详细列明了,哪些礼物是彩礼,因为银翘没有父母,她将火鸟部头领当做自己最亲的长辈,只要火鸟部头领同意,彩礼便可以收下。

  问名,就是男方询问女方的姓名、生辰八字、属相等,因为银翘是孤儿,这些都没有,这一步就省了。

  纳吉,也就是定亲,如果女方长辈对男方没意见,婚事就可以定下来了。

  送来的礼物中,有一部分是定亲礼,信里也做了详细说明。

  纳征就是过大礼,也就是给女方送聘礼,这是礼物的大头。

  因为银狼部百废待举,很多农作物要下半年才能收获,有的甚至要等到明年,所以礼物准备得不够周全,还请火鸟部多多体谅。

  请期,就是男方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如果女方没意见,婚期就算定下来了。

  最后是亲迎,就是男方去女方家里迎亲。

  因为火鸟部与银狼部隔着十几座大山,路途遥远,所以特意为银翘在银狼部准备了单独的房间,到时候只需要将她从那个房间迎到独侠的房子里去就行了。

  只是听白芷念了一遍信,火鸟部头领就觉得头晕。

  男人和女人那点事,不就是上床就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