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〇二章 收拾孩子们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在樊晓晓眼里蜗牛般的速度中,银狼部的村落有了一个大致的雏形,只不过因为人太少,显得太过空旷。

  眼看着春天到了,如火如荼的开荒种地也开始了。

  反正土地到处都是,缺的就是种地的人。

  男人们全部去村子外面开荒,女人们则在村子里开出一片菜园。

  女野人与女奴一起混编成一个个五人小组,特长相近的人祖在一起。

  比如长期烧火做饭的人组成两个小组,合成一个炊事班。

  两个小组采用轮班制,可以合理安排工作与休息时间,以免一忙起来所有人扎堆在一起,可效率却并没有提高,反而显得杂乱无章。

  喜欢种菜的就组成种菜小组,还有环卫小组,专门负责村子里的卫生保洁工作,保育小组,负责孩子们的各种琐事。

  缝纫小组,洗衣小组等等不一而足,樊晓晓只觉得人太少,完全无法将所有的工作全部细分出来。

  有了各种小组,独侠和冬雪的工作都轻松了许多,趁着大家都在开荒,独侠带着侦查小组出远门了。

  现在又组建了两个新的侦查小组,他们负责在村子周围的几座山上巡逻,之前为部落探路的侦查小组则被独侠带走了,他们要去探索各种矿石。

  每个人都背了一个大背篓,背篓装满,他们就可以回来了。

  樊晓晓还特意交代独侠,如果看到桑树,一定要带几根树枝回来。

  当然,如果有那种桑树的小树苗更好,直接挖出来,要保证根须完整,还要连着一些土,最大程度保证小树苗的成活率。

  如果有什么稀有植物,也可以整株带回来,就算没什么用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其实樊晓晓很想亲自跟着独侠一起去,可她实在脱不开身,开荒种地关系到部落的生存问题,丝毫马虎不得。

  这些原始人从来没有种过地,事无巨细都需要她亲自过目,她几乎一天到晚都待在地里,别说出远门,哪怕是上个厕所都没时间。

  呃,当然,她可以一天都不用上厕所,倒也省了一些不必要的尴尬。

  村里村外同时开荒,可菜园子并不需要多大的面积,种粮食却是土地越多越好。

  于是女人们的菜园子率先开始播种,樊晓晓让女人们种下的,不仅有她沿路收集的一些野菜种子,也有她从储物袋里拿出来的白菜和萝卜种子。

  反正这一路上都是无人区,这些原始人都是第一次踏足,根本不知道白菜和萝卜是不是野菜。

  男人们看到女人们居然比他们先种下种子,顿时急了。

  本来女人就一直被男人们瞧不起,现在却让女人们抢了先,怎么肯服气?

  于是,他们也纷纷叫嚷,让头领先拿出一部分种子出来,在那些已经开垦好的土地上播种。

  樊晓晓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以他们现在的生产力,确实很难一下子开垦出大片土地来。

  她从善如流,拿出第一批稻谷种子,让大家播种。

  她现在有些后悔,在空间里时没有仔细关注樊仆是如何种植农作物的,如果早知道要在这里种地,就算不能将樊仆带来,事先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至少收成能有保证。

  现在她有些抓瞎,只能硬着头皮,凭想象指挥大家播种。

  可在这些原始人眼里,头领无异于神明一般的存在,根本不会想到,原来头领只是一个半吊子。

  不管怎么样,大致的操作流程,樊晓晓还是知道的。

  翻地,锄草,播种,浇水,这些工序一样都不能少,至于最终能不能长出稻子,樊晓晓也没底。

  相对来说,菜园子里的蔬菜就简单多了。

  蔬菜的生长期短,长出来也快,很快就有嫩芽冒出来,然后变成嫩叶。

  每天都能看到新变化,女人们看到自己亲手种下的种子,真的长出了作物,而且一天天长势喜人,一个个眉开眼笑。

  等到稻谷长出小叶子时,蔬菜已经可以开始吃第一批嫩叶了。

  看到农田里终于长出了作物,樊晓晓松了一口气。

  不管将来的收成如何,总不至于像宗门的土地一样,只开花不结果。

  于是,她的注意力总算转到孩子们身上了。

  这些孩子是部落未来的希望,一定要好好培养。

  培养的第一步,当然是要好好收拾他们。

  保育小组早就跟孩子们混熟了,孩子们也对她们产生了极大的依赖与信任。

  孩子们以前基本上是一种散养状态,只要他们不闹出太出格的动静,保育员(这是头领为保育小组女人们的职业命名)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当头领的目光扫过来时,几个年纪大一些的孩子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似乎他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果然,得到命令的保育员们如狼似虎地扑过来,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将这些哇哇乱叫的孩子们一个个拎起来,将他们乱糟糟的头发全部剃了个干净。

  说实话,樊晓晓已经忍了好久了。

  女人们在她的带动下,已经学会了讲卫生。

  虽然卫生程度不怎么样,可至少她们不再衣不蔽体,有了梳子以后,也能将头发梳整齐了。

  而且头领要求她们经常洗澡,身上曾经那些厚厚的污垢也被清理了十之八九,一直困扰她们的虱子也被清理干净。

  在男人们眼里,这些女人现在全部都是眉清目秀的大美女。

  嗯,男人素了太久,别说看女人,就算是看见一只大猩猩,只要是母的,都是美女。

  可这些孩子们却不愿意洗澡,好吧,冬天确实太冷了,也没有那么多热水供应他们洗澡,樊晓晓虽然觉得孩子们的气味酸爽难忍,也只能强忍。

  现在好了,春天到了。

  早春的天气依然料峭,可对于这些皮糙肉厚的野孩子们来说,这么点春寒根本不算什么。

  在以前,他们连衣服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年四季几乎都是赤身裸体,除了钻到杂草堆里取暖,根本没有其他取暖手段。

  在那样的艰难环境里,他们都能够活下来,说明他们的生命力十分顽强。

  现在只是洗个澡,还能把他们冻死了?

  可孩子们就是不愿意洗澡,对于洗澡有一种本能的抗拒。

  其实他们身上那层厚厚的污垢,也能为他们起到一层保暖的作用。

  头领一声令下,孩子们像一群受惊的小鸟乱哭乱叫。

  保育员们才不管这些,她们只知道执行命令。

  其实,孩子们现在的洗澡条件,比起当初,她们在大冬天里,跳进冰冷的小河里洗澡,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

  穆奇做了两个大木盆,虽然漏水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可木盆的缝隙很小,漏出来的水也不多,只要抓紧时间,完全可以在水漏完之前洗完澡。

  而且头领也怕孩子们真的着凉,专门让保育员为孩子们烧热水洗澡。

  这么好的条件,还不愿意洗澡,那还算人吗?

  如果头领让保育员用热水洗澡,她们立刻就能跳进大木盆里。

  看着这些哭得惊天动地的孩子们,保育员们只有一个念头,都是些欠揍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