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五一章 分离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拿出了几套罗超的旧衣服,都是他刚进宗门不久的弟子服,已经小了的就收到了一边,找出一套和大宝现在的身量差不多的,为他换上。

  “大宝,娘亲爱你,可你的行为太出格了,你需要一个地方独自冷静下来,好好反省一下,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和情绪,太爷爷会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娘亲等你回来。”

  大宝毕竟还是个孩子,樊晓晓对他不放心,为他换了衣服以后,狠狠地抱了抱他,便转身不再看他。

  大宝正处于高兴之中,他没想到娘亲这么容易就原谅自己了,而且还为自己换上了新衣服。

  新衣服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光鲜亮丽的面料做的,没有那种花里胡哨的外表,可一穿上身,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同。

  以前的衣服都是一些床单做的,虽然看上去花里胡哨,却是普通面料,兄妹俩的衣服从来没有穿了一天没有破损的。

  不是线缝开了,就是划开了几道口子。

  娘亲每天都要为两个孩子缝补衣服,两个小家伙每次看到娘亲缝补衣服的时候,都有些过意不去,可两人玩闹起来,便是忘乎所以,立刻将那一点愧疚抛到了九霄云外。

  而大宝现在穿上的新衣服,是宗门的凝气弟子服,虽然防御力一般,却也是低级法衣,自然不是那种普通面料可比的。

  大宝很开心,原来娘亲是去给自己买衣服去了,可自己却趁娘亲不在的时候,整治几只灵兽,实在太对不起娘亲了。

  然而,大宝刚刚享受到娘亲温暖舒适的怀抱,下一秒就到了一个昏暗无比的地方。

  “娘亲……”

  大宝的声音带着尖利的尾音,人却已经消失不见。

  樊晓晓只觉得心被一下子抽空了,一股钝痛迅速传遍全身。

  她捂着心口,缓缓地蹲下来,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后悔吗?

  确实有一点。

  可她知道,大宝不是打一顿就能听话的孩子,而且她也不会真的把他打出个好歹来。

  她现在也深刻体会到了,单亲妈妈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美好,父爱的缺失,自己无法替代。

  就让老人家扮演好太爷爷这个角色,为孩子们弥补一点父爱吧。

  “娘亲……”

  小宝没有听到自己想象中的惊天动地,也没有看到大宝出去,心里十分疑惑,娘亲这么快就放过大宝了?

  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太爷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回来。

  娘亲连哥哥都饶过了,又怎么会为难自己呢?

  于是,她小心翼翼地进屋,看到娘亲蹲在地上,一只手扶着额头,虽然看不清表情,可她感受到了娘亲的悲伤。

  她迅速扫了一眼四周,没有看到哥哥的影子,难道那家伙躲起来了?

  可是不对呀,哥哥怎么可能有胆子扔下娘亲,偷偷躲起来?

  她立刻用神识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快速扫了一遍,没有发现哥哥的气息。

  “娘亲……”

  小宝感到心慌,哥哥去了哪里?

  明明没有看到他跑出去,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

  “小宝。”

  听到女儿的声音,樊晓晓勉强站起来,可心里的那份钝痛并没有消失。

  “娘亲,哥哥呢?”

  天人交战了好一会儿,小宝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小宝,”樊晓晓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哥哥被太爷爷带走了,去了一个娘亲也不知道的地方,让他在那里反省,等他反省好了,自然会让他回来。”

  此时的樊晓晓,终究有些后悔,将儿子送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让她十分难受。

  可她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能后悔,如果在孩子们面前反复无常,出尔反尔,自己将在孩子们面前再也没有威信可言。

  而且她对老者是绝对信任的,不然不会把儿子交出去。

  小宝却是无比震惊,难怪自己找不到太爷爷,原来他躲在他们的屋子里?

  可是也不对,娘亲不在家,兄妹俩出去的时候,是关好了门窗的,太爷爷是怎么出现在他们屋子里的?

  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大宝撞出来的那个洞,当时的大宝,身体比现在小,撞出来的洞也不大,太爷爷虽然老了,可还是一个大人的身高,根本不可能穿过屋顶那个洞。

  现在屋顶的洞也没有丝毫变化,根本没有被人破坏过的痕迹。

  太爷爷的修为真是深不可测,竟然可以在他们的屋子里随意出入,这也太可怕了吧?

  樊晓晓看见女儿望着屋顶发呆,立刻明白了她在想什么。

  “小宝,太爷爷的修为深不可测,这里所有的地方,他想去哪就去哪,他也是娘亲最信任的人,大宝跟着他,娘亲很放心,只要大宝好好反省,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

  樊晓晓安慰女儿,同时也是安慰自己。

  小宝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娘亲管他们就算了,毕竟那是亲娘。

  原以为娘亲不在的时候,兄妹俩可以肆无忌惮地想干嘛就干嘛,结果现在多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太爷爷。

  太爷爷不仅不会出去,而且神出鬼没,连他们的屋子都能随意进出,娘亲不但不管,反而是放任自流,这让兄妹俩以后还怎么背着娘亲搞小动作?

  大宝犯了错,娘亲直接让太爷爷出面,可见太爷爷比娘亲还厉害,那他们兄妹俩以后还有活路吗?

  更重要的是,大宝被太爷爷带走了,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没有哥哥护着,岂不是连保护伞都没有了?

  而且,没有了哥哥在身边,自己一个人也不好玩了。

  从出生就在一起,两人都已经习惯了身边的这个人,现在另一个突然消失,顿时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孤单。

  主要是没有其他玩伴,这样的孤单,是他们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娘亲虽好,却不能与玩伴相提并论。

  樊晓晓当然知道,老者带走了大宝,势必对兄妹俩都造成一次巨大冲击。

  两个小家伙近五个月的形影不离,加上在母体里的三年,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过。

  他们已经有了强烈的默契与相互依赖,也许每天在一起,会彼此嫌弃,可一旦分开,却会很不习惯。

  分离的痛苦,会让他们第一次品尝,什么是思念的滋味。

  樊晓晓不知道如何安慰小宝,便拿出了几件衣服。

  “娘亲,这是给我的吗?”

  到底是小孩子,小宝看见新衣服,眼睛立刻亮了,暂时忘记了与哥哥分离的痛苦。

  “是的,不过买不到合适的衣服,只好改一改。”

  看到小宝高兴,樊晓晓也笑了。

  白芷柔进入宗门的时候,身高就有一米三四,所以,哪怕是她最小的衣服,现在的小宝也穿不了。

  樊晓晓只好将衣服改小,不过也没有做什么太大的改动,也就是将袖子折几层,再把衣摆折几层就算了。

  孩子们长得太快了,一天一个样,这样也省了自己三天两头为他们愁衣服的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