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四四章 学会修炼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大宝的大名叫樊破天,寄予了樊晓晓的期许,希望他能破开天空的桎梏,遨游星空,一家三口都能回到地球。

  小宝名叫樊星,希望她就像天上的繁星一样璀璨。

  小宝很不满意,为什么大宝的名字是三个字,而自己的名字只有两个字?

  “因为哥哥是男孩子,男孩子破一点没关系,女孩子不能破。你看,咱们的屋顶破了,这房子就不好看了,而小宝将来是最漂亮的女孩子,名字里带一个破字多难听。”

  小宝一听娘亲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的名字里也加一个破字,叫什么樊破星,确实很难听。

  于是,小宝高高兴兴地去找大宝显摆了,自己果然是娘亲的贴身小棉袄,起的名字都比什么破天好听。

  大宝却只是呵呵笑了两声,一点也不在意。

  小宝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可她却想不明白。

  大宝很喜欢自己的名字,樊破天,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说明娘亲真的不生自己的气了。

  他大致明白了娘亲的意思,以后不要再干什么掀屋顶的蠢事来,将来有本事了,去掀了老天的屋顶。

  樊晓晓火速为孩子们分别赶制了两套衣服,因为是用床单改的,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总比不穿衣服要好。

  她现在急于出去,可自己名为闭关,结果三年过去,修为没有丝毫进步,还因为生孩子,身体有了一些亏损。

  这样出去的话,肯定会引起师兄师姐们的怀疑。

  所以她暂时不能出去,好在空间里有吃有喝,除了孩子们没有漂亮衣服之外,基本上不缺什么东西。

  她只好安下心来,带着两个孩子修炼。

  两个孩子虽然一出生就有了修为,却并不代表他们懂得如何修炼。

  大宝只觉得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力量,他那天冲破娘亲的屋顶,感觉十分轻松快意。

  本来以为找到了一种释放力量的方法,却没想到一下子闯了大祸,差点被娘亲暴打一顿。

  可他只觉得浑身的力量越积越多,又找不到可以释放的地方。

  太爷爷说了,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破坏,哪怕是一草一木都不行。

  因为空间里的草木都不是无用的废物,都是老者积积攒攒种下的宝贝。

  虽然老人家劝樊晓晓,不要为了屋顶被掀跟大宝生气,可如果大宝毁了自己的药草,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抽那臭小子。

  所以,每个人在劝人不生气的时候,都能说的头头是道,可事情一旦落在自己身上,又有几个人能真的保持冷静?

  小宝则因为出生时被憋的时间久了一点,身体素质比不上大宝,如果不是因为她天生就是筑基修为,恐怕还撑不到出来的时候。

  就算当时没有胎死腹中,也多半会变成个傻子。

  现在樊晓晓带着孩子们修炼,才为他们正式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

  两人天资聪颖,本身又自带修为,娘亲说的每一句话,他们都能很快理解,并且融会贯通。

  他们立刻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尤其是大宝,通过修炼吐纳,不断吸收外面的灵气,将体内的浊气全部排出去,如此循环往复以后,原本那些无处释放的力量,竟然可以自由控制了。

  三天以后,两个小家伙都能独自修炼了,他们已经喜欢上了修炼的感觉,根本不需要别人监督。

  而让樊晓晓惊喜的是,大宝是金灵根,却还有两个隐藏的灵根没有被激活,所以她也无法知道那是什么灵根。

  小宝则继承了母亲的五灵根,而且开局就是黄级,显然比母亲的资质好得多。

  不管怎么样,自己怀了三年的孩子,吃了太多苦,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母子三人一起修炼,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三个月。

  樊晓晓不仅身体完全恢复,修为也稳固下来,而且略有长进。

  两个小家伙初次体会到修炼的神奇,也是欲罢不能。

  樊晓晓不得不暗自感慨,别人家的孩子,三个月能学会爬就不错了,自己的孩子,修为已经吊打他们的老娘了。

  这样也好,自己不用愁什么儿童玩具了,也不用担心他们没有什么儿童乐园之类的娱乐场所了。

  老者也很欣慰,自己也不用时时刻刻盯着自己的药草,生怕被两个小家伙祸害了。

  大宝的金丹初期已经稳定下来,小宝的筑基中期也稳固了不少,两人都已经隐隐具备了强大的气场。

  小宝现在彻底认清了现实,因为大宝的修为比她高了几个层次,无论是正面攻击,还是偷袭,她连大宝的衣角都碰不到。

  幸好自己是妹妹,如果是姐姐,连弟弟的衣角都碰不到,那就实在太丢脸了。

  樊晓晓准备出去,可两个小家伙不让,因为和娘亲一起修炼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他们都有些舍不得。

  他们并不知道,娘亲的修为根本不如他们,他们现在缺乏的,无非是丰富的实战经验。

  在空间里,他们也没有练习的对手,小宝根本不是大宝的对手,自然不愿意找虐。

  其他人更不是大宝的对手,所以大宝很郁闷,第一次感觉到人生的无趣。

  樊晓晓的几只灵兽根本不与两个小家伙照面,因为两个小主人太可怕了。

  哪怕是灵希,明明离得远远地,总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压制它。

  小宝是筑基中期,那种压迫感并不能给它造成多大威胁,而大宝是金丹初期,那种压力常常让它喘不过气来。

  它十分庆幸自己的明智,在白虎峰的时候并没有拼命修炼,如果放任自己拼命修炼,修炼到八级都不是问题,那样的话,就等不到主人来找自己了。

  小主人一个金丹初期都如此可怕,就不要说那些不要脸的老家伙了。

  黑狐的身体是石头,确实抗揍,却并不代表它喜欢挨揍。

  灵羊天天待在自己的屋子里战战兢兢,不敢出来。

  小白和小蚁就更不用说了,小蚁自从小主人出生那天就把自己埋进土里,只希望早点回到主人的灵兽袋里去。

  主人给自己修的屋子虽然很华丽,可有小主人在,完全没有安全感。

  小白自从进了空间,就喜欢上了这里,因为空间里灵气丰富,也没有人欺负自己,比那逼仄的灵兽袋舒服多了。

  可是自从两个小主人出生以后,它就时时刻刻生活在恐惧中。

  它终于回忆起了曾经的灵兽袋,待在里面虽然没有空间里舒适,却是绝对安全的。

  于是,它也向主人请求,想回灵兽袋。

  反正待在灵兽袋里就是睡觉,同样是在修炼。

  樊晓晓觉得应该跟两个小家伙好好谈谈自己的灵兽,它们每一只都与自己共过患难,如果自己不在空间里,两个小家伙说不定真的会宰了某一只。

  好在两个小家伙很喜欢听故事,尤其是娘亲讲故事,画面感十足,格外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