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四二章 穿破屋顶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还有,姐姐不能哭鼻子哦!”

  女宝宝的眼泪早就在眼眶里打转,如果不是极力忍着,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

  “哇……”

  女宝宝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就算要哭也只能偷偷的哭,决不能被弟弟看见。

  后面这句话樊晓晓还没有说出来,女宝宝就趴在娘亲怀里哭了。

  “妹妹别哭了,以后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哥哥都让给你,谁敢欺负你,哥哥帮你揍他!”

  男宝宝本来也被娘亲搂着,现在看到妹妹哭得很伤心,想起了娘亲关于姐姐的话,自己要做哥哥,以后肯定要时时处处护着妹妹,肯定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

  于是,他从娘亲怀里探出一只手,学着娘亲的样子,轻轻拍打妹妹光溜溜的后背,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

  “真的?”

  女宝宝抬起泪眼,显然并不相信对方的话。

  这三天两人一直都在抬杠,谁也不服谁,互相之间也从来没有什么谦让的意思。

  “真的,我保证!如果我欺负你,你可以跟娘亲告状,让娘亲揍我!”

  小家伙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而他不知道的是,未来的日子,他将永远变成被妹妹欺负的对象,而且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那种。

  “娘亲,当妹妹真的有那么多好处吗?”

  女宝宝可怜巴巴地望着娘亲,因为娘亲是她最信任的人。

  “当然了,那样的话,不仅有娘亲疼你,哥哥也会疼你,如果他敢欺负你,娘亲肯定会狠狠地揍他的。”

  “那好吧,妹妹就妹妹,你记着,你这个哥哥是我让给你的,哼!”

  女宝宝终于妥协了,却摆出一副傲娇的样子来,好像“哥哥”这个头衔是自己施舍的一般。

  “嗯,谢谢妹妹!”

  男宝宝终于得偿所愿,立即乐开了花。

  樊晓晓也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未来的日子里,两个小家伙一天到晚为哥哥姐姐的问题争吵不休,估计自己也要疯了。

  她其实已经暗中决定两人哥哥妹妹的身份,一个金丹小子,老娘以后都要靠他保护,当然必须是哥哥。

  不过,如果是女宝宝先出来的话,自己就不能乱定了。

  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最头疼的问题就是两个小家伙的衣服问题了。

  小家伙们直接跳过了婴儿期,自己准备的那些小衣服小被子全部没用了。

  当然,小被子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可以在他们睡觉时盖一盖小肚子。

  可那些小衣服就真的没用了,现在一件小衣服只能裹住他们的一条小胳膊,根本不能穿在身上。

  不过,为了给他们遮羞,樊晓晓暂时用两件小衣服,一前一后为他们围在腰间,虽然上半身还是光溜溜的,却总比全身都光着要好一点。

  两个小家伙并不喜欢穿衣服,可现在两人都长高了,看到三个大人都穿着衣服,也大致知道不穿衣服不好,所以娘亲给他们的腰间系了两件衣服,两人也都笑嘻嘻地不反抗了。

  如果是其他人来为他们做这件事,两人早就转身跑了。

  虽然他们现在还很小,却已经知道,世界上最疼自己的只有娘亲。

  其实他们很想问问娘亲,爹去哪了?

  可他们在娘亲肚子里,就没有听到过爹的声音,娘亲甚至从来没有提起过爹,所以他们不敢问。

  问老者,其实只是想扯开话题,因为老者很大可能也是不知道的。

  当然,两人也怀了一丝侥幸,万一老人家知道那么一点呢?

  樊晓晓这三天一直在睡觉,根本不知道两个小家伙居然问老者这个问题,而她现在才知道,当一个单亲妈妈会多么艰难。

  孩子没有父亲,就意味着自己没有帮手,所有事情都必须自己亲力亲为。

  好在自己还有老者,虽然他不能为自己做什么具体事情,可自己有什么事都可以向他请教,也算自己一个精神支柱。

  所以她十分严肃地告诉小家伙们,老人家是自己的爷爷,就是他们的太爷爷,以后对老人家的态度要恭敬,说话也不许大呼小叫。

  唉,以后又少了一个可以欺负的人了。

  两个小家伙在心里叹气,没人可欺负的日子该怎么过?

  “那个种地的伯伯是什么人?”

  男宝宝小心地问,他特意将“伯伯”二字咬得重了一点,生怕娘亲说出一句“那是爹”来。

  “那是娘亲的奴仆,做事勤勉,你们也不许欺负他,不然以后娘亲不给你们做饭吃。”

  两个小家伙吓了一跳,别的惩罚都无所谓,哪怕被娘亲揍一顿也没关系,可不给他们做饭吃怎么行?

  两人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每天吃五顿都不够,虽然嘴里嫌弃樊仆的饭菜不好吃,其实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

  还在娘亲肚子里时,就听到别人夸赞娘亲做的饭菜好吃,如果不让自己吃,那简直是要他们的小命。

  “我们保证不欺负他!”

  两人异口同声,都努力做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来。

  樊晓晓一边重新为孩子们赶制衣服,一边考虑孩子们的名字问题。

  “哥哥是大宝,妹妹是小宝,以后别人这么叫,你们也要答应。”

  妹妹嘟了嘟小嘴,最终没吱声。

  如果自己是姐姐,肯定自己是大宝。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已经放弃做姐姐了,也只能放弃“大宝”这个名字了。

  哥哥很开心,因为自己是大宝,看到妹妹嘟嘴,连忙安抚地摸了摸妹妹的头发。

  樊晓晓考虑的是,孩子没爹,肯定跟自己姓,可她不知道他们樊家起名有什么讲究。

  她不知道樊家有没有家谱,不止她不知道,连她父亲都不知道。

  父亲叫樊爱国,根本没按家谱排序起名字,而她的名字樊晓晓,据说是因为她出生在拂晓时分,可见父亲给她起名字是多么随意了。

  现在自己有了孩子,总不能给他们随随便便起两个名字,所以一定要慎重。

  孩子们的名字,一定会带着自己美好的愿望与期许,而自己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她抬头望了望屋顶,因为现在在屋子里,只能望到屋顶。

  自己最大的愿望,当然是回到地球,回到家乡。

  可地球在哪里?自己连方位都不知道,如何回去?

  两个小家伙看着娘亲望着屋顶出神,不知道娘亲在看什么。

  两人也同时望向屋顶,可屋顶上面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好看的?

  两人望了好一会儿,然后低下了有些酸胀的脖子,对视一眼,都是一脸茫然,同时摇头。

  大宝忍不住了,自己是哥哥,当然要做点什么,不然怎么给妹妹做表率?

  他咬了咬牙,突然一下子向屋顶蹿去。

  “轰隆”一声巨响,樊晓晓的屋顶穿了个大洞,大宝直接穿破屋顶,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