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三一章 梅长老现身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不能发火,不能发火……

  深呼吸,深呼吸……

  樊晓晓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发火,不然白虎峰更加有理由扣下灵希了。

  现场有白虎峰四个长老,五个筑基弟子,凭他们飞云山五个筑基弟子是不可能对抗的。

  唉,早知道白虎峰的长老们这么公开不要脸,来之前就应该去请师父出马的。

  或者是算算黄历,挑选白虎峰没有长老坐镇的时候过来。

  不过这显然不现实,因为白虎峰的长老本来就比孤云峰多,好像不可能没有长老在家的时候。

  哪怕没有四个长老,就算只有两个,对付他们五个筑基弟子也是绰绰有余。

  所以,动粗是肯定不行了,不然白虎峰会说飞云山弟子挑衅在先,无理取闹,于是,白虎峰出于自卫,将五人误伤。

  只要五人没有死在白虎峰,回去以后死了,就不关白虎峰的事了。

  师兄师姐们没有被六级灵兽诱惑,始终力挺自己,这也让樊晓晓感动不已。。

  只要师兄师姐们的其中任何一个动摇,己方就真的被瓦解了。

  “白虎峰四位臭不要脸的金丹长老,合起伙来欺负飞云山五个筑基弟子,你们还要不要脸?”

  一道声音缓缓传来,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白虎峰四位长老的脸色都变了,如果现场除了飞云山五人,其余都是白虎峰的人,他们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不管过程如何,只要留下灵希,他们完全不担心飞云山弟子们出去告状。

  只要白虎峰上下众口一词,就是飞云山弟子来挑衅闹事,还想觊觎灵希。

  宗门的长老们谁不知道,灵希岂是一个筑基弟子可以觊觎的?

  现在却突然半路杀出一个人来,虽然那人还未现身,可四位长老知道,来者是一个金丹长老。

  当然,他们现场有四位长老,来者只有一人,真的动起手来,白虎峰肯定不会输。

  可金丹长老一旦动手,那就是惊天动地,马上就会闹得人尽皆知。

  “来者何人?现在我们在处理我白虎峰内部事务,还请无关人员绕道而行!”

  一个白虎峰长老高声喝道,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来的可是金丹长老,自己应该好言好语将人请走,怎么能如此无礼?

  没办法,他赶紧给云长老使眼色,希望他帮自己圆过去。

  云长老一听他开口,就知道要坏事,可一看到对方投过来的求救目光,也不好责怪了。

  而且现在白虎峰的四位长老肯定要齐心协力,不能让外人看笑话。

  “梅长老,我们没有欺负他们,现在正准备给他们每人送一只六级灵兽,怎么说是欺负他们呢?”

  云长老长期代表白虎峰参加宗门的各种活动,对其他山峰的长老基本上都认识,所以只听声音,就知道来者是谁了。

  他对着梅长老的方向拱了拱手,也算是给足了对方面子。

  “对的对的,我们怎么可能欺负几个筑基弟子?”

  之前喝问的人连忙附和云长老,心里也暗暗佩服对方的应变能力,难怪人家能做坐镇长老,各方面的能力都比自己强,不服不行。

  “呵呵,明明人家小丫头看上了灵希,若是灵希不愿意跟小丫头走就算了,可灵希不惜受伤,也要脱困前来。你们几个堂堂金丹长老,不许人家几个筑基弟子离开,不是仗势欺人是什么?”

  梅长老被云长老叫破了身份,索性走出来。

  刚开始几句还是心平气和的,可说着说着火就上来了。

  “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也就是看人家只来了几个筑基弟子,欺负非长老在闭关是不是?来来来,老夫陪你们玩一玩,樊晓晓,你们还不滚蛋,准备留在白虎峰过年?”

  “多谢梅长老!”

  楚飞当然不想真的留在这里跟白虎峰的长老死磕,现在梅长老突然出现,立刻麻溜地带着师弟师妹们给梅长老行礼,然后向山下飞奔。

  其余几人也连忙对梅长老施礼,然后跟上大师兄,快速下山。

  几人边跑边在心里感叹,梅长老确实是好人,不仅将凤栖琴送给了小师妹,现在还在这种关键时候出现。

  听说当初梅长老想收小师妹做弟子,可惜师父不同意,还以为他会记恨师父,结果人家根本没当回事,还在此时及时出现,解救了他们。

  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欠了梅长老一个大人情。

  至于为什么梅长老会突然出现,他们不想深究。

  听说梅长老十分孤傲,做人做事都是率性而为,根本不是他们这些筑基弟子可以探究的。

  至于还人情,还是等师父出关再说吧。

  白虎峰四位长老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灵希跟着飞云山众人离开,却不敢阻挠。

  灵希一直跟着樊晓晓的步伐,那活蹦乱跳的身影,宛如逃出牢笼的囚犯,终于重见天日,不知有多兴奋。

  因为梅长老就挡在他们前面,嘴里还在一个劲地喋喋不休。

  云长老很郁闷,灵希是在自己手里被带走的,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要负主要责任。

  如果是被某个长老带走了,自己多少还有一点面子,可被一个刚刚筑基的新弟子带走,那是整个白虎峰的耻辱。

  直到飞云山五人看不到影子了,梅长老才大摇大摆地离开。

  白虎峰众人知道大势已去,灵希是真的追不回来了。

  弟子们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惹恼了某位长老,自己就是那个倒霉蛋。

  四位长老气得面色铁青,却也只能面面相觑,互相干瞪眼。

  “咱们白虎峰喂养灵兽的任务需要重新修改,将一个月的任务撤除,全部改成七天一个周期,而且每一次任务都要记录详细,决不允许一个人喂养一只灵兽两次以上。”

  云长老揉着眉心,淡淡地说道。

  “是,云长老英明!”

  几个筑基弟子连忙躬身回应。

  英明个屁!

  事后的英明管个屁用?

  白虎峰只有灵希这一头银狼,现在再怎么英明能够再变一头银狼出来吗?

  另外三个长老却在心里腹诽,可他们也只能腹诽几句。

  一是为了保持云长老的威严,如果他们今天让云长老丢了面子,下一次丢面子的可能就是自己。

  二是知道灵希确实已经追不回来了,云长老的办法只能算是亡羊补牢,却也多少算是给白虎峰上下一个交代了。

  在飞云山几个筑基弟子面前丢面子确实是一件没面子的事情,可飞云山也算是将我白虎峰完全得罪了。

  哪怕是将来非长老出关,来我白虎峰赔礼道歉也不能被接受!

  银狼只有一只,就这么被人拐走了,这个消息迅速在白虎峰传遍了。

  当然,长老们并不恨飞云山的几个弟子,他们恨的是梅长老,如果没有他插手,灵希不可能被带走。

  弟子们则对那个名叫樊晓晓的新弟子充满了好奇,此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灵希不惜受伤,也要脱困逃出来,一定要跟她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