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二三章 纠纷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这是一个十分简陋的小院子,里面没什么花草,倒是有几排低矮的平房。

  房子比较密集,没什么树木,空地也比较少,所以一百多人在那些空地上就显得比较拥挤。

  倒也没有让他们排成整整齐齐的队伍,因为没有一个空旷的场地让他们排队。

  所以他们显得很散漫,有的在草地上席地而坐,有的蹲在地上无聊地望着天空发呆,有的则靠着一棵树。

  因为树太少,一棵树便被围着靠了几个人。

  更多人却是在空地上,或蹲或站,有的人甚至不顾形象地双腿伸直坐着,如果不是位置不够,他们可能要直接躺在地上了。

  也不能怪他们,因为平时太累了,很少有休息时间,身体几乎长期处于高负荷运转,现在好容易有一个放松的机会,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有几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三三两两围成一圈交头接耳。

  这些人并不知道将他们集中起来干什么,不过外门弟子都很辛苦,平时也没有什么放假休息的机会,今天难得让他们放松半天,大家自然有些兴奋。

  这样的机会很少,所以大家都在猜测,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即便是一些女子,也没谁刻意保持什么仙子形象了。

  大家都是外门弟子,平时苦哈哈地干粗活,谁没见过谁最难堪的样子?

  管理这些外门弟子的管理人员将樊晓晓引进来,然后就站在门口,任由樊晓晓进去。

  并没有多少人注意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反正戴着面纱,又看不清面容,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一些老弟子看到身着筑基弟子服的樊晓晓出现,马上想到了什么。

  这些人立刻站起身来,迅速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满怀希翼地看着樊晓晓。

  虽然戴着面纱。看不清长相,可是有什么关系呢?

  哪怕这个女子被毁了容,长得比怪兽还可怕,这也是自己离开此地的一个最好的机会。

  外门弟子的唯一出路便是成为某个筑基弟子的奴仆,至于成功筑基就能摆脱外门弟子的身份,大家只能呵呵了。

  试问,在一个灵气稀薄的地方,没有修炼资源,每日还要马不停蹄地干各种粗活,谁能成功筑基?

  一些男子立即挺直腰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玉树临风,以让那女子第一眼看到自己。

  女子则收起了之前的散漫,尽量表现出自己温良贤淑的一面。

  女人看女人,肯定最讨厌那种媚态百出的妖精。

  所以我见犹怜的姿态要全部收起来,只有男人才会怜香惜玉。

  其他人看到这些人突然改变画风,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现在进来的不过是一个筑基弟子,又不是长老来了,有必要这样如临大敌吗?

  一些聪明的悄悄问那些人中的某个人,可人家根本懒得理他。

  开玩笑,收奴仆是有限额的,知道的人越多,竞争力越大。

  这种时候,傻子才会告诉别人。

  不过,聪明人之所以聪明,就是懂得察言观色。

  那些人这么做肯定有理由,而且还不愿意与人分享,肯定是好事。

  反正让自己表现出最好姿态自己也不会吃亏,不如跟着学。

  于是,更多人整装束发,虽然他们的脸色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滋润,可精气神一上来,加上底子都不错,一个个倒也显得精神抖擞起来。

  另外一些人则在发懵,这是个什么情况?

  筑基弟子服大家都见过,一个筑基弟子而已,需要如此紧张吗?

  这些人才懒得搭理,继续我行我素,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依然是什么样子。

  樊晓晓也在观察这些人,他们的脸上都带着风霜之色,早已没有了修行者的意气风发。

  长此以往。恐怕他们的根基都要毁了。

  想到两个小丫头,心里有些难过。

  如果早知道外门弟子是这种境地,当初真的不应该让她们成为外门弟子。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任何事情都没有后悔的余地。

  她缓缓走着,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快速扫过。

  “起开!”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樊晓晓循声望去,看到三个男子从远处跑过来,其中一个男子一脚踢在一个大喇喇坐在路中间的男子身上。

  “为,为什么?”

  被踢的男子是单独一人,没有同伴,看到三人一起过来,明显有些畏惧。

  “这地方老,我们看上了,你滚到一边去!”

  男子随手一指,就要让人家滚蛋。

  “可是,其他地方也有人,你们要过来就过来呗,大不了我给你们让一些位置。”

  坐在地上的男子站起来,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他本来是双腿平伸出去,确实比站着占的地方大。

  这三个人可不好惹,平时就喜欢合伙欺负人,自己单独一人,哪里敢惹他们?

  可现在到处都是人,自己总不能像他们一样,跑过去把别人赶走。

  大不了把地盘让给他们,自己在旁边挤一挤算了。

  鬼特么的才要跟你挤一挤,三人对视一眼,他们看上了这里,是因为这里是路中央,是那个筑基弟子的必经之地。

  三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等到筑基弟子过来的时候,想方设法让对方收下他们。

  所以这个人必须赶走,不然万一他被挑上了呢?

  如果不是为了在筑基弟子面前留下好印象,他们已经出手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了。

  平时外门弟子之间经常会发生摩擦,只要没到闹出人命的地步,管理人员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外门弟子太多,管理人员太少,每天要处理的事情也很多,哪有闲心去管他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而且管理人员也都是一些犯了错的筑基弟子,属于被发配过来的,他们的心里也有怨气,对一些打架斗殴的事情也懒得管。

  “滚,不然的话,等会有你好看!”

  踢人的男子很恼火,奶奶的,是不是看老子今天脾气好,居然敢跟老子讨价还价了?

  此时筑基弟子离这里还比较远,可这个男子还是有些忌惮,自己嘴贱骂几句人没什么大不了的,离得远也不一定听得清,可如果动手打人的话,离得再远也能看见。

  另外两个男子也用威胁性极大的目光瞪过来,被踢的男子吓坏了,他将求助的目光扫向四周,结果收到的全部都是漠然。

  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虽然没有人喜欢那三个人,却并不代表有人愿意去招惹他们。

  而且现在是什么时候,每个人都想保持自己最完美的形象,谁愿意去与三个泼皮无赖发生纠葛?

  管理人员也只是站在门口,只当没看见。

  樊晓晓也没过去,她只是用神识扫向四个人。

  不过是几个凝气八级左右的弟子,根本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威胁。

  “谁啊?”

  被踢男子茫然四顾,一下子对上了樊晓晓的视线。

  樊晓晓目光一凝,她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凝气弟子,居然能感应到自己的神识探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