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一二章 又现赌局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在院子里飘荡的阿飘似乎受到了某种召唤,开始向盘坐的樊晓晓缓缓飘来。

  她其实是抗拒的,自己还没有去山顶上看风景,为什么要回去?

  可她只是一缕轻烟一般的魂魄,根本无法抵抗那强大的召唤力。

  楚飞和诗云都紧张地盯着地上的小师妹,根本没有发现幽魂的存在。

  当然,如果此时有金丹长老在附近,绝对逃不过金丹修为的感知。

  好在楚飞诗云及时出手,才没有引起任何金丹长老的注意。

  长老们现在都盯着自家那些从试炼之地回来的弟子,毕竟自己的弟子筑基才是最重要的。

  而一些没有弟子去试炼之地的长老们,也没有谁会把注意力放在一个新弟子身上。

  虽然这个新弟子在宗门大比时让所有人惊艳了一把,可从试炼之地回来时却是默默无闻,所以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忘了那个人是谁。

  不过长老们都比较宽容大度,一个新弟子能够进入试炼之地已经是运气好了,难道还能指望她是那个第一名?

  宇昊和门罗应该是此次最有希望最先筑基的两个人,虽然他们不是那个神秘的第一名,可既然宗门要保密,大家也懒得去猜了。

  其实谁拿了第一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会是第一个成功筑基的人。

  从试炼之地回来的每个人都得到了宗门一颗筑基丹的奖励,所以他们这些人手里都不止一颗筑基丹,只要实力不是太弱,基本上都能成功筑基。

  只有那些闲得无聊的金丹长老,才会去关心别人家的弟子。

  樊晓晓一直闭门不出,并不知道外面的风云变幻。

  而她更不知道的是,宗门的大广场上又开了几个大型赌局,而他们这些从试炼之地回来的人就是赌局里被押注的对象。

  赌的就是谁会成为第一个成功筑基的人。

  去的五十人,回来了四十五人,四十五个名字全部出现在一个巨型幕墙上。

  每个人的名字会根据大家买的赌注出现变动,名字的顺序也是按卖出去的赌注排名。

  赔率根据每个人的排名变化而随时变化,前十名是一赔二,第十一名到第二十四名是一赔三,二十四名以后全部都是一赔四。

  宇昊是大热门人选,差不多一大半长老都买了他,所以他的排名遥遥领先,甩开了排名第二的门罗一大截。

  其实庄家恨不得把宇昊的赔率降为零,可那样的话会引起所有人的不满,赌局就会流产。

  樊晓晓的名字虽然没有变成最后一名,却也在倒数十名之内。

  这一次,她的赔率是一赔四。

  本来庄家有些发虚,因为他们对这个新弟子的印象太深了,此人当初让他们亏得几乎血本无归,所以对她也是格外关注。

  不过可能是她这一次太不起眼了,根本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

  三十五名以后属于吊车尾了,赔率自然是一赔四。

  白长老和唐长老作为此次的带队长老,被禁止参赌,而庄家则给了二人大量的好处费,只希望二人不要随便开口。

  在收到这些好处费以后,二人也十分配合,都立下誓言,不会轻易透露四十五名弟子的任何信息。

  他们只要参赌,绝对是风向标,大家都会跟风,那样的话赌局就没什么悬念了,而庄家绝对会亏到只剩下一条内裤。

  那些跟随一同前去的筑基弟子也同样被约束了,庄家也为他们准备了礼物,不过比两位长老的就差远了。

  这些筑基弟子也同样很配合,反正平白有礼物可得,何必要买赌注?

  赌博都是败家子干的事儿,我们都是好孩子。

  其实他们对那些进入试炼之地的凝气弟子并不了解,那些人一到那儿就进去了,回来以后也是乱糟糟的,收集整理药草忙得他们脚不沾地,而且那些药草并不是一个人整理的,只有两位长老才掌握了具体数据,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谁上交的药草最多。

  何况又出了御兽宗的事情,进去的五十人只出来了四十五人,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更加没有人去操那些闲心了。

  宇昊和门罗在宗门的庆功会上出尽风头,自然成了此次的大热人选。

  宇昊甩开门罗一大截,门罗同样甩了第三名一大截。

  而赌局的事情四十五个当事人毫不知情。

  原因很简单,他们是当事人,第一任务肯定是准备筑基,如果将赌局的事情告诉他们,肯定会让他们心思浮动,别的都好说,万一影响到他们筑基了怎么办?

  所以诗云不让樊晓晓去兑换面纱,就是怕她在广场上看到那种热火朝天的景象。

  小师妹好像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如果把全部身家都买了她自己怎么办?

  筑基不是去打架,心境很关键。

  四十五人几乎都被师父关在家里了,美其名曰好好修炼,做好筑基准备。

  而樊晓晓这个当初的大热门便沦落到了吊车尾的地步。

  买她的也基本上都是飞云山弟子,而飞云山的弟子是最少的,就算他们将所有的身家全部买了,跟宗门几千人的洪流比起来,也只是不起眼的小浪花、

  还有一些新弟子记得樊晓晓,想起她当初的辉煌,也曾经带给他们一笔财富,于是偷偷地买了一点。

  就当支持我们唯一的新弟子好了。

  反正小赌怡情,不能伤筋动骨,就用之前赚的一点零头买吧。

  其实樊晓晓也是庄家的重点关注对象,他们对她为什么吊车尾感到不解,可排名又不能自己掌控,总不能自己去拼命买,将她的排名弄上去吧?

  如果是赚了还好说,万一亏了,连内裤都没了。

  庄家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多来一些人买樊晓晓,将她的排名弄上去,以降低赔率,哪怕是一赔三也比一赔四要好一些。

  可是一赔三也是一个很可怕的赔率,一旦买的人够多,也要赔到吐血。

  所以最好还是别让这个人第一个筑基,就算现在买的人少,一赔四也要命。

  几个庄家一看到樊晓晓的名字,就觉得眼皮子跳。

  不是他们胆子小,是这个人让他们亏惨了,已经给他们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不过是一个新弟子,怎么可能超过宇昊那样的天之骄子呢?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自己吓自己了,心理素质太差的人,是不适合开赌坊的。

  而且这才过去了多久?根据以往的经验,从试炼之地回来的人,最短也要个三年五载才能筑基成功。

  而这段时间因为赌局新开,很多人都在争先恐后地买,所以排名上上下下的变化很大。

  等过一段时间,大家的热情也会渐渐淡了,等到大家冷静下来。买的人也会少下来,排名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了。

  赌坊的庄家们在收灵石时都是眉开眼笑的,可一看排名就觉得心里没底。

  希望不要爆出什么大冷门,某个吊车尾的弟子变成那个第一个成功筑基的人。

  就在此时,宗门的某个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灵气波动。

  除了凝气弟子没什么感应,大部分筑基弟子都感应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