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四八一章 避水珠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老者表示很无辜,是你自己想知道,老夫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樊晓晓现在也不想跟老人家抬杠,她好奇地围着巨大的蚌精转圈圈,然后感到头疼不已,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

  这只蚌精也不知道活了多少年,反正那坚硬的外壳看起来比黑虫子的外壳更厚,她很想撬开看看,这壳到底有多厚。

  蚌精的外壳呈现出一种与海底的淤泥差不多的颜色,如果不是大鱼带她过来,凭她自己,恐怕怎么也发现不了蚌精的踪迹。

  海底的面积实在太大了,就算给她四个月时间来探索海底,她也不可能探索完,何况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自己漫无目的地寻找蚌精,无异于大海捞针。

  一进入大海,她的神识也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而且阻力会随着潜入海水的深度而成倍加大,这让她无法像在陆地上一样,可以随意肆无忌惮地使用神识探查。

  看来抓住大鱼带路是她做的一个最英明的决定。

  其实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将蚌精直接收进空间,老者肯定有办法取出避水珠,可那样的话,蚌精必死无疑。

  现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能收活物,而一只能孕育避水珠的蚌精实在很难得,樊晓晓也不想为了一己之私,而断送了蚌精的性命。

  如果蚌精愿意交出避水珠是最好的结局,如果不愿意的话,看看能不能与它做交易,只要交易条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也算与它结了个善缘。

  如果蚌精软硬不吃,拒绝沟通,所有的努力都无果,最后在万般无奈之下,才会考虑将它收进空间。

  “你问问它,要怎么样才愿意交出避水珠?”

  大鱼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跟蚌精交流。

  “想要避水珠?没问题,只要你杀了这条死鱼,避水珠马上给你。”

  蚌精瓮声瓮气的声音直接在樊晓晓的脑海里响起,樊晓晓吃了一惊,没想到蚌精竟然可以直接跟自己交流,将大鱼撇在了一边。

  而且对于避水珠也毫不吝啬,条件却是要杀了大鱼。

  大海里的海兽都要成精了吗?想一想试炼之地一到三层的那些怪兽,能够用意念交流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樊晓晓十分理解蚌精的愤怒,没有大鱼的引路,自己怎么可能找到它?

  可大鱼不能说杀就杀,自己已经答应了它,只要它帮自己找到避水珠和大蛇,自己就要还它自由,现在还只找到了避水珠,大蛇的方向都不知道,怎么能一言不合就杀了它?

  而且自己做人是有底线的,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也违背了自己的做人原则。

  “能不能换个条件?这条鱼是被我逼来的,它也是被逼无奈,我也答应过它,只要帮我找到避水珠,再带我去找那条大蛇,就会放它自由,你如果觉得自己是被出卖了,感到愤愤不平,不如换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的,保证做到。”

  蚌精其实也知道,死鱼肯定是被人类逼迫,才带着人类找到自己的,可它也知道这条死鱼的性子,别看它块头那么大,其实最怕死。

  怕死并不是什么错,可你也不能为了保命就出卖别人对不对?

  不知道什么叫阳奉阴违吗?不知道如何与敌方周旋吗?

  算了,以这条死鱼的灵智怎么会想到如何以智慧取胜的道理,死鱼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最后肯定是被它自己蠢死的。

  这片海域已经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人类了,一般的人类根本来不了这片海域,也不会知道什么避水珠,更不要说知道自己有避水珠,如果不是死鱼出卖自己,人类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存在。

  这才是它真正生气的原因,而且这家伙不仅出卖自己,还出卖大蛇,竟然要带人类去找大蛇。

  大蛇可不是自己,你确定不是送上门去找死的?

  不过,能够来到这片海域的人类,实力都不弱。

  虽然这个人类的外表看不出有多么强悍,可给它的感觉很危险。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人类给它一种能够轻易置它于死地的错觉。

  它宁愿相信那是错觉,可理智告诉它,这个看起来比较柔弱的人类,真的可能有置它于死地的实力。

  既然人类没有出手,而是好言讨要,自己不如做个顺水人情,只不过对于死鱼的恨意太甚,所以才想让人类杀了死鱼。

  没想到人类居然拒绝杀鱼,说的理由也很充足,自己如果死命揪住不放,反而显得自己小肚鸡肠。

  “你要避水珠做什么?”蚌精转而变身为好奇宝宝。

  “我想去海底深处看看,听说这里是试炼之地的第六层,我想看看能不能找到第七层的入口。”

  樊晓晓坦诚相告,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一个人类去海底深处干什么,吃饱了撑的?

  “好,我可以给你避水珠,条件是带我一起去寻找入口。”

  “成交。”

  樊晓晓愉快地答应了,至于蚌精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一起去找入口,她没有细问。

  每个人,不是,这里的每只兽都是有想法的兽,也有自己的秘密,自己何必要刨根问底?

  蚌精的蚌壳缓缓张开,一颗圆润的珠子被吐出来,樊晓晓一把抓住。

  这就是传说中避水珠吗?樊晓晓很激动。

  这颗珠子刚好与她的手掌大小合适,不大不小,就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般。

  避水珠刚一入手,四周的水压顿时烟消云散。

  果然是避水珠,如假包换。

  现在是五百米的海底,水压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可她知道,如果继续下潜,水压会越来越大,自己可能支撑不了几百米了。

  避水珠珠圆玉润,并没有夜明珠那么光芒四射,入手的感觉非常舒服,并不只是手感舒适,而是让她整个人都无比舒畅。

  明明还是在海水里,却让她感觉如履平地,没有任何水压的不适。

  果然是好宝贝!

  蚌精真是不简单,居然可以孕育出如此神奇的珠子。

  哎呀,好想将蚌精打包带回家怎么办?

  “得到避水珠已经十分幸运了,不要贪得无厌。”

  老者无语,这种财迷本质怎么得了?

  以后见到的好宝贝更多,都像这样想将宝贝的本体一起打包带走,恐怕你的空间也不够用。

  自己只是想一想又怎么了?得不到还不能想了吗?

  樊晓晓也很无语,老人家就是什么事都太当真了,见一样爱一样不是女人的本能吗?又不一定真的会付诸行动。

  蚌精愉快地加入了樊晓晓去寻找第七层入口的队伍,一人一鱼一蚌精,就这么浩浩荡荡地去找大蛇去了。

  他们的数量太少,其实够不上浩浩荡荡的资格,可大鱼和蚌精都是大块头,一路横冲直撞,其他鱼和海兽都吓得惊慌失措,连连避让。

  一路鸡飞狗跳,不是,鱼蛇退避,沿途遇到的所有海兽都纷纷退避三舍,大鱼和蚌精弄出来的动静太大,劈波斩浪,声势浩大,确实称得上浩浩荡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