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四三二章 妥协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黑狐觉得自己很倒霉,为什么老大要安排自己与火狗一起过来探查?

  神识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的东西,自己正是因为神识是所有火岩兽里最强大的,才会开口说话。

  猿猴虽然也很聪明,可它更注重速度与攻击,神识自然就比不上自己了。

  只不过它很善于隐藏实力,没有一只火岩兽知道它会说人话。

  反正平时大家交流的都是火岩兽通用的兽语,也没有谁会想到还有火岩兽会说另一种语言。

  它的野心很大,希望等到下一次火山喷发的时候,自己能够离开地底,去看看真正的外面的世界。

  所以每次去岩浆里面泡澡,它重点提升的就是神识,然后才是速度与防御。

  攻击被它排在最后,因为它相信,高超的智慧可以将那些实力强大的人与兽都玩弄于鼓掌之间。

  火岩兽里唯一让它忌惮的就是猿猴,所以它从来不敢表现出自己其实比猿猴更聪明的一面,总是故意表现得有些呆傻,将自己隐没在众多普通的火岩兽里。

  所以猿猴才会被公认为是最聪明的火岩兽,猿猴也常常为此而自鸣得意。

  如果是黑狐处在之前猿猴的处境,它就绝对不会去喷火烧什么屏障。

  这么作死的低级行为,黑狐是不可能做的。

  当然,如果是它与猿猴一起,它也不介意当一个嗑瓜子的观众。

  提醒猿猴是不可能的,被公认的最聪明的猿猴没有了,正好让它没有了最忌惮的假想敌。

  它也没想到,这一次老大会安排自己和火狗一起来探查,明明自己平时并没有表现出特别聪明的一面,老大为什么会注意到自己?

  可是老大的安排它也不敢违抗,只能乖乖地听从命令。

  它想认樊晓晓为主,其实也是半真半假。

  如果这个人类确实实力强悍,能够顺利带它离开地底,将来也能得到庇护,认一个便宜主人有什么不得了的?

  如果对方实力不济,到了地底被老大它们干掉了,自己也算是立了大功,老大也会对自己刮目相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奖励。

  可是,现在对方要它交出一缕神识,那就等于将自己的命脉交了出去。

  自己的神识捏在对方手里,对方一个意念,就能让它立刻变回石头。

  它突然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也能像猿猴一样,每次提升都以速度优先,自己肯定能够逃脱这个人类的魔掌。

  可是现在不是后悔的时候,人类正笑吟吟地看着它,等着它的选择。

  拒绝?它当然想一口回绝。

  只是人类已经拦住了它的去路,它逃不掉。

  往上跑是一条死路,更加不可能逃脱。

  人类之前答应,只要它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就能保它不死。

  现在却开口要它的一缕神识,这不是同样将自己的小命捏住了吗?

  “能,能不能不要我的神识,分离神识很痛的,我发誓,我保证不做任何伤害您的事情,也保证您能在地底畅行无阻。”

  黑狐努力做出一副哀伤痛苦的表情,可这家伙浑身漆黑,什么表情也看不清楚。

  “不能,要么答应,要么死。”

  樊晓晓面无表情,声音也是冷冰冰的,双手则开始交握在一起,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您不是答应我,只要回答了您的问题,就保证我不死的吗?”

  黑狐吓了一跳,它时刻盯着对方的魔掌,生怕这魔掌伸向自己。

  这个人类太可怕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对呀,我给了你不死的选择,如果你选择放弃,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樊晓晓继续慢条斯理地揉搓着双手。

  卑鄙!无耻!下流!

  黑狐在心里狂骂,只是不敢骂出声来。

  特么的,老子只是不想交出神识,怎么就变成了选择死了?

  黑狐气得七窍生烟,果然人类才是最狡诈的,自己的小聪明还是比不上人类。

  如果吃了对方的脑子,自己是不是会变得更聪明呢?

  吃什么补什么,这是它们奉行的一条规律。

  只是想到对方的魔掌,黑狐立刻掐灭了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没办法,黑狐最终选择妥协,交出了一缕细细的神识。

  这是它第一次分离神识,那种痛苦就像要将它的脑袋切成两半一般。

  它痛得浑身抽搐,在台阶上翻来覆去地打滚,差点昏死过去。

  樊晓晓也是第一次看见神识分离,当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如轻烟一般的神识向她飘来时,她立刻伸手抓住。

  一种神奇的感觉顺着她的手心进入她的身体,然后无声无息地向她的识海流去。

  她小心地控制着这一缕神识的流动,以免被反噬。

  黑狐的痛苦一大部分都是真的,却也夹杂了一点演的成分,自己如果掉以轻心,说不定会着了它的道。

  如果没有老者这个后盾,樊晓晓根本不敢冒这个险。

  黑狐的实力其实在樊晓晓之上,只是因为火狗的消失让它吓破了胆,它才不敢冒险挑衅樊晓晓。

  可是,如果有机会暗中动手脚,黑狐也不会放过。

  樊晓晓小心翼翼地将黑狐的一缕外来神识在识海里完全分隔开来,并且将它包裹起来,确定不会污染自己的识海,她才终于放下心来。

  她也是第一次在老者的指导下做这件事,所以格外认真,生怕稍有闪失,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在台阶上翻滚的黑狐也终于停止了翻滚,过了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转过它的黑脑袋,可怜巴巴地望着樊晓晓。

  这一场较量,自己又输了。

  神识是它最大的依仗,本以为人类的识海会被自己搅得天翻地覆,没想到最后还是自己的神识被吞噬了。

  当然,主要是它分离出去的一缕神识太少了,也无法形成强大的攻势。

  那缕神识也不能算被吞噬,因为人类将它的神识完全包裹起来,与人类自己的识海分隔开了。

  这样的话,到时候确实可以将神识还给它。

  经过这一番折腾,黑狐也彻底熄了暗算樊晓晓的心思。

  自己最厉害的神识,也没有把对方怎么样,还有什么办法翻盘?

  没办法,现在自己的小命真的捏在人家手里了,哪怕弄死对方,对方也能在第一时间让自己先死。

  黑狐的内心很绝望,却也无可奈何。

  樊晓晓则在慢慢体会操控这一缕外来神识的新体验,反正黑狐现在很虚弱,也需要时间恢复,自己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了解一些新功能。

  随着黑狐的神识进入她的识海,她立刻感受到了黑狐的情绪波动。

  虽然她还一时难以分清对方的喜怒哀乐,毕竟对方不是她的灵兽,无法做到真正心意相通。

  可现在的感觉也很神奇,只要对方对她展露出一丁点敌意,她马上就能感知到,可以迅速做出应对。

  最牛掰的就是,自己只要一个意念,就能将识海里的这缕神识捏碎,不管对方的实力如何强大,马上就会死翘翘了。

  这种感觉很爽,樊晓晓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