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三四一章 飞蚊与紫水草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散开神识注意着万花宗的动静。

  她当然不会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里,只是用一缕神识若有若无地观察着。

  万花宗只有冷傲一个男子,被姑娘们众星捧月般围着,要观察到他的动静很容易。

  冷傲只知道千叶宗有一个熟人,而在他的字典里,是没有熟人这个词的。

  当然,万花宗的人除外,他既然要在万花宗落脚,自然不能在万花宗大开杀戒。

  而他进万花宗之前,是没有其他熟人的。

  但凡以前见过的人,基本上没有活下来的。

  所以,他对那个隐藏在千叶宗的人也比较好奇,是什么人躲过了他的击杀?

  他也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千叶宗,只是身边的姑娘太多,一个个叽叽喳喳吵个不休,也扰乱了他的视线。

  然后他就干脆放弃了。

  进入试炼之地的地点是随机的,身边应该不会围绕着这么多的女人了。

  在里面要待四个月,有的是时间找到那个人。

  樊晓晓混在千叶宗的人群里,飞速奔向光门。

  看到前面的人一个个在光门那里消失,她还是比较忐忑的。

  不过那里没有出现血腥味,应该没有死人。

  下一秒,她就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然后,她发现自己一个人趴在地上。

  身边随行的人一个都没有,果然如宗门所说,每个人进入的地点是随机的,而自己正好是一个人。

  她迅速将神识放出去,暂时没有在周围发现什么危险,立刻翻身坐起。

  她闭着眼睛,将神识放开了五百米左右,确定暂时安全,立刻与老者联系起来。

  “那个人十分危险,你最好不要与之碰面。”

  四周终于没有什么金丹长老了,老者总算可以慢悠悠地开口了。

  “您能看出他的真实修为吗?”

  樊晓晓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能,他隐藏得极好,表面上与其他凝气弟子没什么区别,可他真正的修为,恐怕你到了筑基,老夫也看不出来。”

  樊晓晓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以老者之前告诉她的,她在凝气修为时,老者可以看出筑基修为的人,自己一旦筑基,老者应该就可以看出金丹修为的人了吧。

  可老者说,就算自己筑基了,也看不透冷傲的修为,那就太可怕了。

  “你若是远远地看见了他,最好在他没有发现你之前就赶紧逃开,而且不要让他发现你逃进空间。”

  樊晓晓只觉得浑身发冷,心里更加愁得不行。

  黑风大陆现在的最高修为就是金丹,可冷傲这个怪胎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自己过来,好歹有神秘大佬将自己带来,可神秘大佬也没有留在这里呀!

  你个怪胎来就来了吧,为什么那么多金丹大佬你不去祸害,来这个凝气弟子的试炼之地凑什么热闹?

  唉,怪胎的思维方式自己无法理解,自己现在已经进来了,要四个月之后才能离开,为了将来能够安全离开,只能尽量避开那个怪胎了。

  樊晓晓睁开眼睛,四周还是一片漆黑,不过她已经进来有一会了,眼睛也已经适应了这种黑暗,虽然不能将四周看得十分清楚,却不影响她的行动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樊晓晓站起身来,发现方圆五百米之内竟然都没有其他人。

  他们出现的地点虽然是随机的,却都是在同一层,也就是试炼之地的第一层。

  以这种昏暗程度来看,这里应该是地下,不然明明是白天,这里却不见天日。

  而且这第一层也不知道有多大,他们这么多宗门的凝气弟子加起来,差不多有四千人左右。

  而自己现在是孤零零一个人,周围连个人影都没有。

  不过,她却不敢放松警惕。

  从宗门发的资料可以看出,整个试炼之地都充斥着数不清的怪兽,而自己现在落在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环境里,只不过是自己的运气好一点而已。

  樊晓晓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左前方三百米之外有一个水塘,虽然这里十分昏暗,那水塘处却会偶尔泛起一点水光。

  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到那个水塘,而是开始仔细探查,水塘周围有没有什么怪兽。

  一般的水塘里面都会有水怪,宗门给出的资料有限,可第一层的资料还是比较丰富的。

  有水的地方有一种水草,那只是一种普通药草,外面也会出现。

  可这里的水塘与外界不同,会出现一种变异的水草,外表与普通水草一样,草叶却是紫色的,就变成了一种珍稀药草。

  只不过这种紫色的水草比较稀少,不是所有的水塘都会出现。

  而且紫色水草无法移植到外面,只要离开了试炼之地,立刻就会枯萎,根本无法种植。

  不过好在枯萎的紫水草同样保持着药效,所以宗门也只要求将紫水草采集到储物袋就够了。

  既然这里有一个水塘,樊晓晓当然要过去看看。

  四周十分安静,除了自己的呼吸,听不到其他声音。

  越是安静,意味着越是危险。

  樊晓晓将自己的呼吸调整为内循环,连她自己都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了。

  “咕咚”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跳进了水里。

  此时樊晓晓离水塘还有一百米左右,她停下脚步,眯起眼睛观察水塘。

  水塘没有出现什么波纹,好像刚才的一声“咕咚”只是错觉。

  突然,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传过来,即便现在十分昏暗,樊晓晓还是看到了一片更深的黑色。

  她心里一紧,这可能是飞蚊一类的生物,看那架势是一小群,而不是一大只。

  飞蚊并没有向她冲过来,而是围在水塘附近转圈圈。

  看样子,只要自己不过去招惹它们,它们并不会飞过来主动攻击自己。

  她定睛看了一下,这群飞蚊也就一米见方的样子,其他地方暂时没有发现其他飞蚊群。

  据宗门的资料记载,这种飞蚊是最低级的生物,它们就生活在水塘附近,不会离开水塘太远,也不会主动攻击人。

  可如果有人闯进了飞蚊群,可能马上会被无数飞蚊叮咬得面目全非。

  这种飞蚊有剧毒,只要被它叮咬,被叮咬的地方马上就会红肿起来,如果不及时解毒,红肿会向全身蔓延扩散。

  被叮咬的第一口不会有什么感觉,可随着红肿扩散,红肿的地方就会开始溃烂。

  一旦开始溃烂,就会又痛又痒,如果忍不住抓挠,会加快溃烂的速度。

  如果任由溃烂发展下去,一天一夜之后,这个人会死得悄无声息。

  当然,你不去招惹这些飞蚊,它们也不会追着你去叮咬。

  而这一米见方密密麻麻的的飞蚊群,该有多少只飞蚊?

  如果陷入其中,就不知道会被多少只飞蚊叮咬了。

  恐怕连解毒药都来不及吃,就会倒毙当场?

  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看见这些飞蚊就绕道而行。

  可是,有飞蚊群出现的地方,有很大的几率会出现紫水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