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三二九章 赚翻了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虽然听到了“叮”的一声,小石子却不见了。

  长鞭也失去的踪影,只是狂风呼啸的声音更大了。

  那道声音在狂风的呼啸声里被淹没,好像那声音只是一种错觉。

  可樊晓晓知道,那不是错觉。

  她继续闭着眼睛静立不动,努力分辨狂风与乌云发出的不同声音。

  她相信,既然是幻境,就不是真实的。

  不管那幻境伪装得如何真实,终究不是真实的。

  只有一样是真实的,那就是马奎本人,以及他使用的武器。

  马奎没想到,樊晓晓在幻境里竟然如此冷静。

  像他们这种凝气巅峰的人,只要去柳山做过任务,是了解一点初级阵法的。

  尽管不会在第一时间陷入慌乱,却也很难长时间保持冷静。

  这幻境并不是简单的幻境,里面的环境变化,各种声音的叠加,都会冲击一个人的神识。

  很多人明知道幻境是假的,最后崩溃,就是因为自己的神识长时间保持着高度紧张,才会在幻境里的各种视觉听觉的冲击之下崩溃。

  樊晓晓却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冷静,除非那长鞭真的要攻击到她,她才会迅速做出应对。

  而其他变化,比如蓝天白云突然变成了乌云翻滚,狂风呼啸突然裹挟出一张阴森的白脸,她都保持着异常冷静。

  只有当那白脸露出了白牙,她才试探性地丢出了一朵小火苗。

  那小火苗看起来毫不起眼,好像没有任何攻击性,可马奎却马上感觉到那小火苗释放出的一种恐怖能量,所以他才毫不犹豫地将白脸撤走。

  “轰”的一声,仿佛一声炸雷,倾盆大雨狂泻而下。

  樊晓晓却听出了,那雷声并不是真正的雷声。

  那雨水却是真实的水,她伸出手,感觉到了真实的凉意。

  狂风加大了力度,让整个雨幕都变成了一道道斜线。

  那么,对方应该是水灵根吧?不然无法弄出这场真实的大雨。

  水克火,看来是感觉到她的小火苗的威胁了,所以才不让她再甩出小火苗来?

  樊晓晓不为所动,全身再次变成了一个水人。

  在这场暴雨中,她完全将自己融入其中,变成了雨水的一部分。

  草地上的水迅速开始上涨,很快漫过了樊晓晓的双脚。

  樊晓晓却依然就这么站在雨中,闭着眼睛感受着各种声音的交替。

  因为暴雨,乌云让整个天空变成了黑夜。

  又是一个炸雷响起,鞭影也随着雷声再次向樊晓晓袭来。

  樊晓晓不闪不避,直接迎上,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鞭影奔去。

  她的两只手同时扔出几颗小石子,“叮叮叮”三道声音响起,同时响起了一声闷哼。

  樊晓晓哪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人还在半空中,短剑已经出手。

  等她落下来时,短剑已经抵住了马奎的脖子上的大动脉。

  雨消云散,所有的幻境全部消失,马奎右手握着一根长鞭,此时被樊晓晓抵住脖子,握鞭的右手好像受伤了,软软地垂着,说不出的狼狈。

  “我,我认输。”

  马奎闭着眼睛,艰难地吐出了三个字。

  场外的人顿时爆发出欢呼声。

  樊晓晓赢了,意味着他们买的赌注赚了!

  一赔四,四倍的赔率,足以让所有人疯狂起来。

  其实这场比试,很多人都没有看明白。

  他们看到的,就是马奎拿着一根长鞭,就这么静静地站在樊晓晓对面,偶尔向樊晓晓抽过去一鞭。

  樊晓晓的表现却很奇怪,总是做出一种防御戒备的姿态,却对对面的马奎视而不见,与她之前在比试台的风格大相径庭。

  马奎的长鞭挥过去,樊晓晓不仅没有直接对上,而是好像根本没看到长鞭一样,只能被动躲避。

  急得场外的人大喊大叫,奈何比试台上根本听不见。

  更让人奇怪的是,樊晓晓竟然凭空对半空中扔出了小火苗,而她攻击的方向,明明什么都没有。

  然后她又突然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水人,却还是站在台上一动不动。

  当看到马奎再次挥舞长鞭,向樊晓晓狠狠地甩过去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个个暗叫完了,恨不得破口大骂。

  他们生怕樊晓晓突然在台上发疯,然后,他们买的赌注就全部打了水漂。

  好在最后的结局终于反转,樊晓晓的短剑再次抵住了对手的喉咙。

  这下子立刻全场沸腾起来,樊晓晓赢了,所有的人都赚翻了!

  大家立刻争先恐后地涌向十五个赌台,生怕晚了来不及兑换。

  宗门说,只有一刻钟兑换时间,时间很紧迫啊!

  当然,宗门并没有说,错过了兑换时间赌注就作废。

  可这种事,还是落袋为安才踏实。

  对手认输,樊晓晓收回了短剑,她也要赶紧去兑换自己的赌注。

  嗯,自己的绩点从一千八变成了七千二,想一想都美滋滋。

  小富婆现在应该算不上,看那么多人跑去兑换赌注,比自己发财的人大有人在。

  马奎却有些失魂落魄,这个阵法是他压箱底的底牌了,却没想到最终还是被樊晓晓破了。

  看台上的柳长老脸色阴沉,一张俏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起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如果当初樊晓晓来柳山做任务,自己没有尽心尽力地为对方讲解各种阵法,那姑娘今天能如此轻而易举地破了自己弟子的阵法?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风长老则是从未有过的春风拂面,她与柳长老各种明争暗斗,只要是两人同台,总会各种比拼。

  虽然樊晓晓不是自己的亲弟子,可也是孤云峰的弟子,现在的事实就是,孤云峰的弟子赢了擎天峰的弟子。

  这是事实,而且对方还是那妖精的弟子,这怎么不让风长老神清气爽?

  孤云峰的其他三个长老,看到樊晓晓赢了,自然同样是无比高兴的。

  只是高兴之余,想到孤云峰的弟子们总是不如擎天峰的弟子,明明风长老招来的都是精英,不可能先天不足。

  现在总算发现了真正的原因,原来是因为弟子们大多数时间都困在飞霞山做任务,从来没有去柳山做过任务,对阵法知之甚少,才会让孤云峰的弟子们比不上擎天峰的弟子们。

  看来是时候与风长老提议,让弟子们不要只局限于在飞霞山做任务了。

  古长老与越长老对视一眼,两人不用开口,已经达成了共识。

  此时的风长老想得更多,她想到了澹台博望。

  明明是新弟子里的第一名,最后却比不上樊晓晓。

  看来自己确实应该让弟子们多出去走走了,多去其他山峰做任务,也许可以让他们更快地成长起来。

  如果只是樊晓晓一个人成长迅速,她还有一些怀疑什么。

  那个谢俊也通过了两轮决赛,如果第三轮的那个女子不违规,输赢还真不好说。

  宋思成虽然比不上樊晓晓和谢俊,可他的起点比两人低,单独看的话,他的进步也很大。

  非长老早就闭关了,根本没有管过弟子们做任务,看来飞云山的三个新弟子成长迅速,可能真的与去其他山峰做任务有关。

  起码樊晓晓赢的这一场,与她去柳山做任务脱不了关系。

  看到柳长老的那张臭脸,风长老就觉得浑身舒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