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三二八章 一赔四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虽然觉得她挑战第二十名还是有些过于激进,可看到她斗志昂扬的样子,大家都选择了闭嘴。

  输了就输了吧,能够保住第三十名也不错了。

  第二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决赛的最后一天。

  决定上台挑战的时候,樊晓晓还是比较紧张的。

  比试台上刚刚结束一场比试,已经分出胜负的双方都已经下台,只有一个裁判站在台上。

  “下一场,谁来挑战?”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问道。

  那声音并不刺耳,却清晰地响在每一个人的耳中。

  “我!”

  樊晓晓早就来到了比试台附近,随着那声音刚落,她立刻举起了手。

  “我!”

  “我!”

  还有两个人一起开口,不过声音稍微比樊晓晓落后了一丝丝。

  “你要挑战第几名?”

  裁判看向樊晓晓问道。

  “第四十名吧。”

  裁判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看向了看台上的长老们。

  长老们看到樊晓晓,只是相互对视了几眼,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

  “樊晓晓,挑战第四十名,赔率一赔四!”

  “樊师姐!”

  “樊师妹!”

  ……

  全场哗然,各种声音此起彼伏,新弟子们同时开始狂热地尖叫起来。

  一赔四,这是决赛开始以来的最高赔率了!

  大家也没什么不服气的,樊晓晓作为一个新弟子,挑战老弟子,赔率自然要高一点。

  樊晓晓却撇了撇嘴,果然不是一赔五,宗门还真是小气呢!

  可是人群已经骚动起来,这可是如今出现的最大的赔率啊!

  大家同时涌向离自己最近的赌台,开始争先恐后地购买赌注。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边倒地买樊晓晓赢,因为她的对手只有一赔二,傻子才会去买一赔二的。

  新弟子们都没有中品灵石,下品灵石宗门根本不收,他们唯一能拿出来的只有绩点。

  他们想也不想,将自己所有的绩点全部拿出来买樊晓晓赢。

  四倍,只要樊晓晓赢了,他们的几百绩点瞬间就会翻四倍,怎么也有上千了。

  许多老弟子也动心了,四倍赔率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所以,他们也拿出了一部分家底,去买樊晓晓赢。

  十五个赌台同时被无数人挤爆,毕竟只有一刻钟的购买时间。

  幸好飞云山的众人早有准备,他们已经早早等在一个赌台前,是第一批买到樊晓晓的赌注的人。

  樊晓晓自然也是第一时间飞奔过去,在师兄师姐的护卫下,也将身上的一千八百绩点买了自己。

  想一想,只要这场比试结束,自己的一千八百绩点就能变成七千二,那得做多少任务?

  果然是人无横财不富!

  下一场呢?

  就算还是一赔四,自己的七千二就可以变成两万多了!

  不能想不能想,再继续想下去的话,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接二连三地挑战下去。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过去,现场的大部分人都买了樊晓晓的赌注,所有人看向樊晓晓的目光都变得无比热切起来。

  “樊晓晓!”

  “樊晓晓!”

  现场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很多人已经开始破音。

  刚开始大家喊的是“樊师姐”或者“樊师妹”,可声音不统一,无法形成气势。

  于是,当第一个人喊出樊晓晓的名字时,立刻便有很多人响应,很快这个名字就响彻了整个广场。

  看到这种声势,看台上的长老们也只能微微皱眉。

  樊晓晓也被这股声势吓了一跳。

  这么多人都买了自己赢?

  还真是财帛动人心,宗门这是要大出血了吗?

  走上比试台,外面的声浪被完全隔绝,樊晓晓也终于平静下来。

  对面是目前的第四十名,马奎,男,擎天峰弟子,擅长使用阵法。

  马奎倒没有受外界的影响,不管是不是装的,能够保持这种表面的平静已经不简单了。

  “马师兄,你有没有买我的赌注?”

  樊晓晓有些好奇地问道。

  “买了一点。”

  马奎很平静地回答,他买了自己,也买了对方。

  不管谁输谁赢,反正自己不能亏本。

  “开始。”

  裁判话音刚落,樊晓晓就觉得眼前的比试台变了,马奎也失去了踪迹。

  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之快,只是一瞬间,自己已经被困在阵法里了。

  樊晓晓一动不动,只是迅速将自己的神识扩散开来。

  比试台的面积只有一百多平方,自己的神识完全可以全部覆盖。

  可她现在的神识扩散以后,竟然一时间找不到边际。

  马奎的人影早已消失不见,现在的比试台变成了一个无边无际的草原。

  蓝天白云,碧草青青,樊晓晓仿佛真的来到了一个广袤的大草原。

  “看来他隐藏了实力,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挑战第三十名。”

  老者淡淡的声音在樊晓晓的脑海里响起。

  “哦?如果我破了这个阵法,挑战第三十名就没问题了?”

  老者懒得搭理,现在的樊晓晓好像有些膨胀了。

  蓝天白云突然变成了阴云密布,整个场景变得昏暗无比,好像下一刻就会有狂风暴雨袭来。

  樊晓晓依然一动不动,仔细看着天上翻涌的乌云。

  这些乌云,看上去十分逼真,完全不像弄出来的幻境。

  以马奎如今凝气巅峰的修为,能够将幻境布置成这样,已经很不简单了。

  一道长鞭,携着狂风的威势,突然破空而来。

  樊晓晓的反应何其敏捷,她一个轻巧的翻越,躲过了长鞭的袭击。

  下一刻,她手中的短剑正要去追寻长鞭的踪迹,长鞭早已退入乌云深处。

  同时,她手中的羽毛扇一挥,刮起了一道狂风,头顶的乌云立刻被吹到一边,却马上又有新的乌云涌来。

  她的神识追逐着长鞭,然而那长鞭好像彻底消失了一般,她的神识根本探查不到。

  樊晓晓停下来,重新让自己进入一种空灵的状态,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每个阵法都是有阵眼的,而这里的一切,不过是阵法弄出来的幻象。

  长鞭也许并不是真的长鞭,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只要找出阵法里面的异动,应该就能找到阵眼。

  乌云继续翻滚着,夹杂着狂风的咆哮。

  樊晓晓虽然闭着眼睛,她的神识却能“看”清楚一切。

  一张惨白的人脸突然从乌云里冒出来,他张开了血盆大口,樊晓晓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里面阴森森的白牙,滴落的口水,竟然是猩红的血液。

  这张脸看起来是人脸,却根本没有人的生气,除了那张开的血盆大口,眼睛却空洞无神,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樊晓晓。

  樊晓晓直接扔出一个火苗,疾速射向那张脸。

  那惨白的脸好像被火苗照射出了一点红光,然后仿佛感觉到了火的威胁,下一秒迅速隐进了乌云里。

  “这么弱?怕火?”

  樊晓晓感到狐疑,却并没有追击。

  她的背后突然感觉到一股危机,她想也不想,直接一个懒驴打滚,一道鞭影果然落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

  她手中的短剑已经消失,一颗小石子已经向那鞭影疾射而去。

  “叮”地一声,小石子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