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三一六章 灵兽装死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裁判一直在旁边盯着樊晓晓和云起的一举一动,当然,他重点盯着的是云起。

  当他看见云起放出了一只灵兽,更加提高了警惕。

  白虎峰还真是奢侈,竟然让一个凝气弟子就领养了一头灵兽。

  看着樊晓晓招呼灵兽过去,裁判顿时有点紧张起来。

  灵兽是云起的,如果在与樊晓晓接触的时候突然攻击樊晓晓,一定是主人的命令。

  虽然他并不认识那是什么灵兽,可看那一对獠牙,应该也是比较凶的。

  然后,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灵兽竟然与樊晓晓无比亲热起来,如果不是他亲眼看见灵兽是云起放出来的,他还以为那是樊晓晓的灵兽。

  他也有些看不懂樊晓晓这个新弟子了,一般的灵兽都是除了自己的主人,不会与其他人亲近的。

  过了两分钟,樊晓晓好像只顾着与灵兽玩耍,忘了这是比试台吗?

  “咳咳,准备开始了。”

  听到裁判的声音,樊晓晓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放开了狸力。

  她已经问过老者,这狸力的战斗力如何,老者说自己的记忆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上古神兽太多,他记不清那些神兽的具体资料了。

  不过根据自己残缺的记忆,狸力好像除了善于挖土,似乎没有听说过它与其他神兽的战斗经历,应该不是一个好斗的。

  不过因为记忆模糊,他还是提醒樊晓晓不要掉以轻心。

  狸力同样恋恋不舍,跑回主人身边,还一步三回头。

  而樊晓晓在狸力离开的第一时间,立刻进入了战斗状态。

  “开始!”

  云起在裁判的两个字刚一出口,手中立刻出现了一些泥土。

  他并不指望大黄在第一时间去攻击樊晓晓,而是在第一时间抽取了大黄的土灵力,再加上他自己的,法术的起手式快了不止一倍。

  樊晓晓也不敢有半分迟疑,羽毛扇在第一时间向云起刮起了一阵大风,她自己则顺着风势冲向了云起。

  羽毛扇风力的大小是根据使用者的灵力的多寡和威力来决定的。

  云起进入凝气巅峰已经有二十几年,灵力自然比樊晓晓浑厚,羽毛扇的风无法撼动他半分,可他弄出来的泥土就没有他的身体那么强悍了。

  泥土变成土墙和土盾有一个过程,只要他的土墙成功了,自然不惧羽毛扇刮过来的大风。

  可土墙还没完成,刚刚只凝聚出一块砖头的厚度时,一股大风已经刮过来了。

  那些从他的手中往下落的泥土顿时开始飞扬起来,而飞扬的方向正是他自己。

  他自然不会被自己弄出来的泥土迷了眼睛,可土墙凝聚的速度就明显变慢了。

  云起大急,眼看着樊晓晓已经持着短剑冲了过来。

  “大黄,拦住她!”

  云起大吼一声,可大黄并没有应声而上,反而“嗖”地一声向比试台外面飞去。

  因为它知道,这个比试台不是泥土造的,自己无法把自己埋进去。

  可是下一刻,它就“嘭”地一声撞在了阵法的防护罩上,然后再“嘭”地一声摔在了比试台上。

  它十分光棍地让自己昏迷过去,在昏迷的前一刻,默默地在心里说道:

  “银狼大人,我没有碰那个女人,连衣角都没碰到。”

  这种结果,让看台上的长老们一脸愕然,广场上的观众们更是哗然。

  那可是灵兽啊!

  凝气弟子没有自己的灵兽,可去白虎峰做过任务的人自然是知道灵兽的,他们做梦都想拥有一只自己的灵兽。

  可他们现在看到了什么?

  灵兽不是应该在第一时间替主人挡刀挡剑的吗?

  如果主人遇到了生命危险,灵兽更应该在第一时间替主人去死!

  可他们看到的这只灵兽,竟然在第一时间抛弃自己的主人,只想尽快逃离现场!

  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长老们虽然愕然,却也不是不能接受。

  出现这种结果的前提之一,就是这个主人的实力根本没有得到灵兽的认可,二者签订的契约也不是主仆契约。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主人对手的实力远在主人之上,让它根本没有去拼死护主的念头。

  当然,如果二者是主仆契约,主人死了,灵兽肯定也要死,所以才会为主人拼命。

  灵兽是有灵智的,懂得趋利避害。

  一个实力不够的人是不配做自己的主人的。

  而云起一个凝气巅峰,怎么有实力压制灵兽?

  长老们的神色都很平静,只有云长老的脸色铁青。

  这个樊晓晓,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而台上的比试,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幸好云起不是一个新弟子,临机应变的能力还是有的。

  之前看到大黄去舔樊晓晓,就知道那家伙靠不住。

  现在那家伙不仅不帮他打架,竟然直接装死。

  土墙已经没办法完成了,因为樊晓晓的短剑已经刺过来了。

  他只好急退,边退边拿出自己的备用武器。

  那是一把刀,樊晓晓想到宋思成也用刀,难道土灵根的人都喜欢用刀?

  她之前与谢俊对练,吊打谢俊,所以也与宋思成对练。

  使刀的人力气都很大,正所谓势大力沉,她的短剑是不敢与宋思成的刀对磕的,可每次对练,最后都是她赢。

  云起的修为比宋思成高,力气也比宋思成要大得多,樊晓晓更加不敢去与那把大刀对磕了。

  她的身体轻盈灵巧,云起的大刀每次都只能砍到她的影子。

  明明是刀剑相对,大家却没有听到刀剑相撞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云起也是有近战能力的,奈何樊晓晓就像一只在场上飘飞的影子,让他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

  本身樊晓晓的青云剑法已经练到了第二重,速度与技巧都上了一个层次,再加上她一直与谢俊和宋思成对练,近战时的反应能力也非常灵敏。

  还有一个老者在帮她时时盯着,怎么可能被云起砍到?

  两人的战斗十分激烈,观众们看到的就是两个影子在台上飞来飞去,根本看不清两人交战的具体情况。

  当然,少数几个筑基后期以上的人还是能够看清的,更不要说看台上的那些长老了。

  可长老们对这种武夫似的对战没有半点兴趣,除了云长老一眨不眨地盯着,其他长老基本上都去看其他比试台了。

  突然,“噗”的一声,听力灵敏的人自然听出这是刀剑入肉的声音。

  一道血线飚出,云长老看到,云起拿刀的手臂陡然一滞,那白色的袖袍被染红了。

  就是这不到一秒的迟滞,樊晓晓的下一剑又刺到了云起的另一条手臂。

  樊晓晓对人体的经脉与穴位都了解得十分精准,她的两剑,看似只让云起受了伤,可下一刻,云起就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