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三一一章 谁是谁的克星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此时正在进行比试的二十个比试台,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白芷柔所在的比试台。

  白芷柔的对手自然不敢轻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姑娘,他之前也是做了很多功课的,那些知根知底的老弟子一般都打过交道,彼此的长处与短处都比较了解,而新进入的三个新弟子却知之甚少。

  那个谢俊的威胁最小,可那两个姑娘的实力根本看不出来,樊晓晓面对老弟子是一招制敌,而白芷柔根本没有出手,对手认输,直接躺赢。

  白芷柔被白长老保护得很好,平时都在仙鹤峰修炼,其他弟子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具体修炼的,而且深居简出,所以很难打听到她的信息。

  他只知道白芷柔是变异风灵根,还有一个灵根,据说是火灵根,可并没有人真正见过,所以真实性待考。

  他看着面前这个小姑娘,全神戒备,浑身紧绷,丝毫不敢放松。

  虽然裁判还没喊开始,他已经做好了起手式的准备。

  “这位师兄,你很紧张哦。”

  白芷柔笑嘻嘻地看着对面比她高一倍的师兄说道,心里却是十分不屑,这年纪怎么也是大叔了,居然要叫师兄,真是愁人。

  大高个却笑不出来,他能明显感觉到,小姑娘刚刚进入凝气巅峰不久,修为还没稳固下来,却在自己面前面不改色,根本不惧自己的威压。

  也不知道是小孩子心性,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有什么隐藏的杀招?

  “呵呵,小师妹,你很可爱!”

  大高个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心里却根本笑不出来。

  “开始。”

  裁判的话音刚落,白芷柔的身影就不见了。

  大高个甚至根本没看清白芷柔消失的方向,他想也不想,迅速拍出一张符纸,那符纸化作一道金光,疾飞到他的头顶。

  一声脆响,仿佛是金属相撞的声音,随即是一道金光闪耀,白芷柔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此时的她,一把匕首正从大高个的头顶刺下,而她整个人,正是一个从上到下的姿势,倒悬在大高个的头顶上。

  如果不是这张符纸挡了一下,那匕首可能真的要刺进大高个的头顶了。

  众人惊呼,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大家都觉得头顶凉飕飕的,如果自己没有那种符纸,能不能躲过白芷柔的这一刺?

  大高个此时也是一身冷汗,他没想到白芷柔小小年纪,心肠居然如此狠毒,他们只是同门比试,宗门的要求是点到即止,有必要下如此重的狠手吗?

  头顶的百会穴一旦被刺入,恐怕是神仙难救,必死无疑啊!

  幸好他准备了那种符纸,只要激活,就会自动为他挡住致命一击。

  可这符纸是一次性的,只要挡住了一次攻击,就报废了。

  如果他稍微迟疑一下,现在已经倒下了。

  看台上的长老们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大家一起看向白长老,纷纷表达不满。

  “这女娃儿也太狠毒了,同门比试,是不许伤及性命的,如果对方不是早有防备,那可真是避无可避,难道白长老没有教导她,在宗门杀害同门的下场吗?”

  “是啊,这孩子确实天赋异禀,可也不能如此对待同门弟子啊!”

  长老们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为了避免被台下的弟子们听见,他们还是要维护白长老的面子的。

  毕竟仙鹤峰的丹药人人都需要,他们也不想把白长老得罪死。

  白长老却发出了轻微的鼾声,好像刚才白芷柔的那一幕他根本就没看到。

  众位长老虽然不满,可白芷柔毕竟没有真的闹出人命,大家也不好真的去打杀。

  “白长老,不管你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这个小弟子如果不好好管束,将来怕是会惹上大祸,到时候你白长老恐怕也保不了她!”

  一道神识传音突然传进白长老的脑海,白长老的胡子动了动,仍然没有睁开眼睛。

  长老们的声音都不大,自然没有影响比试,比试台上的比试依然在继续。

  大高个破了白芷柔的身法,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那张保命符已经废了,他立刻又扔出了一张符纸,那符纸带着小小的火焰迅疾地向白芷柔飞去。

  白芷柔偷袭失败,当然不会继续停在那里等对方来杀,她的速度飞快,一个后空翻就向后飘去。

  之所以是飘,是因为她的速度太快了,真的就像一阵风飘过,让别人看到的就是一道残影在疾飞,根本看不清她的人影。

  那张符纸却十分诡异,就一直追在白芷柔身后,无论白芷柔的速度多快,都无法摆脱那道小小的火焰。

  大高个此时却与符纸完全相反的方向,迎面向白芷柔追去。

  白芷柔的速度太快了,一路上留下的都是残影,大高个的速度自然比不上,他也不着急,直接在白芷柔的必经之路甩出了一根根冰柱。

  白芷柔看似轻松惬意,其实一点也不轻松。

  身后的那张符纸十分诡异,那小小的火焰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不管她往哪个方向飞,都能紧紧咬住她。

  而且那火焰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让她的心底深处感觉到心悸,仿佛被一个死敌牢牢盯住,让她无处可逃。

  那小火焰看似毫不起眼,却好像无穷无尽似的,只要不追上她,那火焰就不会熄灭。

  她也有火灵根,也是可以放火的,可她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的火根本无法克制后面的小火焰,所以她只能狼狈逃窜。

  那小火焰就是她的克星。

  前面突然出现了冰柱,白芷柔不得不绕开。

  她的火可以融化那些冰柱,可她十分确定,自己只要放火,就不得不慢下速度,而只要慢下一两秒,那符纸就能追上自己。

  她其实一直比较自大,师傅也说过,整个宗门只有她一个变异风灵根。

  那些凝气巅峰的老弟子修为比她高深稳固又如何?

  只要她的速度够快,就没人能追得上她。

  所以她特意练习的是匕首偷袭,只要出其不意,没有谁能躲过。

  可她没想到今天出师不利,大高个竟然有一张怪异的符纸,刚好破掉了她的致命一击。

  她原本对进入试炼之地的前五十名势在必得,可现在,她终于开始怀疑自己的实力了。

  师傅其实一直教导她,让她戒骄戒躁,说修仙一途,五花八门,各有千秋,不要轻视任何人。

  可她哪里将师傅的这些话放在心上,她一直信奉的是唯快不破,只要没人追得上我,还不是为所欲为?

  眼看着冰柱越来越多,她能逃跑的路线也越来越窄。

  而更让她绝望的是,那紧紧追着她的小火焰,竟然根本不在乎那些冰柱。

  不管她如何从这些冰柱里穿梭,那小火焰都不受任何影响。

  想想也是,自己虽然身体娇小,可那小火焰怎么也比自己小太多,又怎么会被冰柱拦住?

  她真的开始绝望了,难道这大高个真的是自己的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