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八一章 利用病假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空间不能进去,进去了也没什么看头,不如趁现在宿舍里没有其他人,看一看藏书阁门口的怪老头给自己的玉简,然后再修习一下青云剑法。

  想到就做,樊晓晓拿出那怪老头给自己的玉简,神识探进去,上面竟然是五音基础。

  虽然语言不是白话文,有些晦涩难懂,不过她已经不是从前在地球上的语文水平了,慢慢琢磨,还是能看明白的。

  语言简练,却写出了五音的精髓,她看着看着,就恨不得把凤栖琴拿出来试验一下。

  凤栖琴当然是不可能拿出来的,不然琴声一响,不管谈得如何,总会被有心人听出一点什么。

  就算那些筑基弟子听不出凤栖琴的声音,里面也没有金丹长老,她也不敢冒险。

  好想进空间去试验一下,可惜也不敢进去。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玉简上的内容并不是很多,等她看完,玉简也消失不见。

  五音的基础知识已经基本掌握,只等以后有机会练习指法了。

  再难受也没办法,樊晓晓只好开始练习青云剑法。

  剑法的第一层很简单,都是一些简单的基础动作,她之前跟谢俊一起练习过剑法,所以这些基础动作很容易上手。

  不过她丝毫不敢怠慢,打好基础,以后的修炼才会顺畅。

  她随便找了根树枝开始比划,右手被包成了包子,影响了她的动作,好在掌心已经不疼了,现在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记住动作要领,一些细枝末节也没必要精益求精,等到将第一层的动作全部练习一遍,就有人开始陆陆续续回来了。

  自己可是一个病号,被人看见生龙活虎地在这里练剑总是不好,她赶忙扔下树枝,回到榻上,开始打坐调息。

  宋思成和谢俊第一时间赶过来了,他们看见樊晓晓离开的时候那只被白布包成包子的手心里无比难受,却也不敢跟着她一起离开,只好现在赶过来。

  他们是跑在最前面的,谢俊隐隐约约好像看见樊晓晓在练习剑法,可等到他们赶到师姐的宿舍时,却看见樊晓晓正坐在榻上打坐。

  难道刚才是自己眼花了吗?谢俊也有些不太确定了。

  樊晓晓打坐调息本来就是做做样子,她现在在想自己的心事,本来准备明天就去干活,不过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余师兄让她休息几天,也没有说让她具体休息几天,可自己的右手不拆开的话,干活肯定不利索。

  自己右手拿着树枝练剑都不是很得劲,不如休息两天。

  病假不能浪费,一定要好好利用起来。

  虽然伤口已经不疼了,可流了那么多血,又撕掉了一大片皮肉,休息两天不过分吧?

  如果伤口好得太快,岂不是浪费了余师兄的一片好意?

  就用两天时间,将青云剑法的第一层练好。

  “师姐,你的手怎么样了?”谢俊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就是被撕去了一层皮肉。”

  樊晓晓说得云淡风轻,谢俊和宋思成顿时同时变了脸色,更不要说跟在后面回来的同宿舍的几个姑娘了。

  “为什么会这样?”宋思成皱眉问道。

  “也是我倒霉,不知道怎么拿到了一截树枝,那树枝就好像长在我的手掌上一样了,最后只好去求助余师兄,余师兄才帮忙将树枝与我的手掌分开。”

  宋思成和谢俊不禁同时倒抽一口凉气,手掌被撕下一层血肉,那该有多疼?

  难怪师姐后来直接回宿舍了,一般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怕是早就昏过去了吧?

  他们虽然不是普通人,可也难保没有人晕血。

  “那师姐怎么样?要不要紧?”

  谢俊有些紧张地看着樊晓晓那只包子手,虽然他很想看看师姐的伤口,却又不敢拆开那些白布。

  “现在已经好多了,余师兄帮忙上了药,让我休息几天。”

  她本来想说已经不疼了,可宿舍里还有其他人,自己还想休息两天,就说一点小谎吧。

  “哟,余师兄对你可真好,居然亲自给你上药,不是你故意勾引余师兄的吧?”

  同宿舍的一个叫赵青儿的姑娘酸溜溜地说道。

  樊晓晓猛然想起,这姑娘平时在宿舍就喜欢说起余师兄,难道自己打翻了人家的醋坛子?

  赵青儿酸溜溜的一句话,其他几个姑娘看樊晓晓的眼神也变了。

  “赵青儿你想什么呢?余师兄是我们工棚的总管,他的修为高深,我遇到了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去找他帮忙,应该没问题吧?”

  樊晓晓有些头疼,余师兄的魅力太大了,自己这是要变成整个宿舍的公敌了吗?

  “哼,工棚里又不是只有一个余师兄,你也可以找其他师兄帮忙,如果,如果其他师兄都无法解决,你才可以去找余师兄!”

  赵青儿也知道自己可能有点无理取闹,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不妨多说几句。

  “你懂什么?这种材料是很特殊的,我当然要在第一时间让总管知道,你觉得我应该去找每一个筑基师兄帮忙,闹得人尽皆知,最后才汇报到余师兄那里?”

  樊晓晓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赵青儿,其他几个姑娘也立刻反应过来,如果自己碰到了不知道的特殊材料,确实应该在第一时间汇报给总管。

  本来准备支援赵青儿几句的,顿时闭上了嘴巴。

  赵青儿并不是真的傻子,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自然知道樊晓晓在第一时间去找余师兄才是最正确的。

  可一想到樊晓晓居然独自去找余师兄,还与余师兄两人独处一室,她就受不了,气得肝疼。

  “好了,你们几个也要记住,这件事不要随便在外面乱说。”

  几个姑娘立刻被噎住了,不能乱说你说出来干什么?我们本来就不想知道!

  不想知道当然是假的,看见樊晓晓一个人去找余师兄,还关上了小隔间的门,她们一个个羡慕得不得了,都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樊晓晓到底与余师兄之间发生了什么。

  当然,像余师兄那么丰神俊朗,而且修为高深,是不可能看上樊晓晓这种小凝气的,可是,万一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情况呢?

  宋思成和谢俊本来看见女人吵架就头疼,如果是男人,可以直接武力解决。

  可面对女人,又是同门,谁敢动手?

  打赢了,说他们欺负女人。

  打输了,那他们以后也不要在这里混了。

  还是师姐厉害,三言两语就搞定了。

  其实樊晓晓知道,自己去找余师兄,很多人都看见了,根本不可能隐瞒。

  宿舍里的几个姑娘都对余师兄推崇备至,至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她也懒得去探究。

  与其让她们暗地里针对自己,不如自己把话挑明,只要她们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自然就不会针对自己了。

  “你们回去吧,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余师兄给我批了病假。”

  听说有病假,谢俊顿时羡慕不已,如果自己受伤了,是不是也有病假?

  还是算了吧,那些筑基师兄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一般的伤根本不可能批假。

  像师姐那样受伤?

  呸呸呸,手掌被撕掉了一层血肉,还是老老实实去干活好了。

  “樊师姐,余师兄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对了,余师兄凶不凶?”

  “怎么可能?余师兄明明看着很温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