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八〇章 自己的空间不能做主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余泰带着树枝去见唐长老,将樊晓晓被树枝粘着的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

  唐长老拿起树枝,上面的血迹已经干了,树枝本来就是深褐色,现在被血迹一染,颜色更深了。

  虽然已经看不清血迹,可那残留的血腥味,以及被血迹污染得颜色更深的深褐色,自然逃不过唐长老的神识。

  唐长老相信自己的弟子不会说谎,他拿起树枝仔细研究了半天,发现树枝只是普通的树枝,现在已经失去了那种粘着某种东西的属性。

  他知道,要么是因为血液的污染,让树枝的属性发生了改变,要么就是这树枝已经不是原本的树枝。

  不过,一个凝气弟子,想在余泰这个筑基巅峰面前玩障眼法,应该是不存在的。

  那多半就是血液的关系,才让这树枝失去了原本的属性。

  “蠢货!”

  唐长老气得全身颤抖,这种稀有属性的树枝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如果余泰将那个人直接带过来,他自然可以仔细研究这树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变异属性。

  可自己这个愚蠢的弟子,竟然私自动手,将树枝强行从那人的手上剥离开了,白白浪费了研究这种稀有属性的机会。

  如果把人带过来了,他是绝对不会将那人的手与树枝随便分开的,如果确定分开会影响树枝的属性,他不介意将那人的手留下来。

  他并不是一个残暴的人,但为了研究,做一回恶人也无妨。

  这种树枝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为什么会出现那种特殊的属性?

  他已经三百多岁了,从来没有见到过,将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

  想一想都要气得吐血,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一掌拍死这个蠢徒弟。

  唐长老一声暴喝,余泰连忙规规矩矩地跪下。

  “分拣材料的工棚你不用去了,即刻滚到后山面壁思过!”

  唐长老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蠢货弟子。

  “是!”

  余泰恭恭敬敬地给师傅磕头,然后起身离开。

  刚才面对师傅,他的衣衫已经湿透了。

  其实他可以瞒下这件事,可师傅不是这么容易糊弄的。

  工棚里的很多人都看见樊晓晓拿着树枝去找他,如果他隐瞒了师傅,那些师弟会不会偷偷告状也未可知。

  他不想去赌人性。

  如果事后被师傅知道,恐怕更加不会放过他,到时候就不是去后山面壁思过这么简单的处罚了。

  现在让师傅知道了,师傅只是罚他去后山面壁思过,反正自己也要闭关修炼,就将后山当做闭关之地好了。

  那里地势险要,环境恶劣,正好磨练自己的心性。

  樊晓晓不知道,一根树枝竟然害得余泰被罚到后山面壁了。

  如果知道了,肯定会感叹,还是自己的师傅好,宁可自己去闭关,为徒弟抗下了所有。

  同样是金丹长老,为什么差距那么大呢?

  樊晓晓回到宿舍,现在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可她也不敢在此刻钻进空间。

  因为一旦她进了空间,老者就看不到外面了。

  老者是跟着她的神识感应外面的世界的,她的本体进了空间,老者的意识也就回到空间了。

  还是要培养一个可以帮她守在外面的人,不然不是绝对安全的环境,她不敢进空间。

  不过,虽然不能进去,还是可以跟老者交流的。

  工棚与宿舍全部被阵法笼罩,里面没有金丹长老,她也不怕被人发现了。

  “老人家,那到底是什么树枝?”

  “古橿树,少说也有六千年了。”

  老者的声音十分愉悦,显然对那树枝很满意。

  樊晓晓本来是盘坐着,差点一个不稳,往后倒去。

  好在及时控制住身体,才没有仰倒。

  艾玛,六千年的古树!

  她在地球上听说过的最古老的树,也就一千多年。

  而且一千多年的古树,她也没有亲眼见过,现在自己一个不小心,捡到了一根六千年的树枝,而且还是树枝主动投怀送抱。

  六千年的古树,是一种什么样的风采?

  可惜,一截树枝其貌不扬,根本看不出来六千年的风姿。

  “难得的是,此树枝还没有完全断绝生机,老夫把它养在里面,说不定可以养活。”

  确实,那树枝是主动跳到自己手上的,而且她感觉到树枝似乎在求救。

  虽然那种感觉若有若无,可里面的生命力没有彻底消失,应该可以抢救。

  难道也是感应到她空间里的息壤了吗?

  樊晓晓立刻想到了黄金木,顿时有些头疼。

  “你不必忧心,古橿树与那黄金木不同,黄金木来自上届,已经修炼出了灵智,而且黄金木天性狡诈,不好掌控。可古橿树是上古的植物,它们的生命力旺盛,而且不容易修炼出灵智。”

  “古橿树能够修炼出灵智的极少,因为它们需要至少六千年才能修炼出灵智,而且古橿树生性淳朴,忠诚度是绝对可靠的。”

  “此树枝已经与你签订了主仆契约,只要救活,将来会对你有很大的助益。”

  啊?什么时候又被签订契约了?

  樊晓晓一脸懵,为什么这些东西每次与自己签订契约,自己都没感觉到呢?

  “柳山的密林寻踪里的那棵大树有多少年了?”

  樊晓晓无力地问道。

  “大概三千多年吧。”

  三千多年的树,自己与两个师弟手拉手都抱不过来,那六千年的树该有多粗?

  “树的品种不同,高矮粗细也是不同的。”

  这是自然,树木本来就有灌木乔木之分,这点基础知识还是有的。

  那六千年的古橿树如果种活了,会是什么样子呢?樊晓晓不禁有些期待。

  “一截树枝,就算活了,也只是一棵小树苗。”

  老者想翻白眼,这丫头在想什么好事呢?

  难不成以为一截六千年的树枝,长出来就是参天大树?

  “可这棵树的灵魂已经有了六千年啊,不然它怎么向我求救?”

  老者一噎,确实,小树苗能够成活的话,起点还是很高的。

  樊晓晓很想进空间看看,那截黑不溜秋的树枝种在了什么地方,以后每天去看一次,看看一棵树的成长过程也是不错的。

  “你想多了,进来了你也看不见。”

  “为什么?这不是我的空间吗?”

  “哼,不到筑基,里面的东西你都看不见!”

  好吧,樊晓晓一下子蔫了。

  敢情自己的空间现在自己不能做主,甚至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东西?

  那自己还算是空间的主人吗?

  有心想与老者好好辩一辩,可自己仅有的几次进空间,看到的确实是灰蒙蒙一片,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是逼着自己早日筑基啊!

  不过,现在自己已经是凝气巅峰了,筑基应该不远了吧?

  反正打嘴仗自己也争不过老者,进入空间看不见就是看不见,正好熄了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不如集中精力好好修炼,早日筑基才是正经。

  被白布包裹成包子的右手,现在已经一点也不疼了,余师兄的药真是好药。

  余师兄确实是个好人,自己要怎么感谢一下人家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