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七五章 唐山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还是想在火云峰和白虎峰之间选一个任务。

  她提出来后,宋思成和谢俊松了口气,让他们在任务牌上的几十个任务里选择,还不如从两个任务里二选一。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火云峰和白虎峰哪个更好,更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总比看眼花缭乱的任务牌好。

  最后弄了两个纸团来抓阄,然后抓到了火云峰。

  樊晓晓暗自叹了口气,林雪妍师姐,只能下次去看你了。

  既然已经定下了任务,三人也不再纠结,继续在任务牌附近打坐修炼。

  樊晓晓和宋思成刚刚晋级,需要稳固修为。

  谢俊也希望早点晋级。

  三人继续修炼,只不过,在广场这种地方,还是不敢用阵法修炼。

  不管这里有没有人,巡视的人总是少不了的。

  樊晓晓已经感受到了若有若无的几道神识扫过。

  她晋级以后,神识也有了很大提高。

  以前那些扫来扫去的神识,她根本无法察觉,现在已经能够感知到一些了。

  当然,她也不可能感知到所有的神识,有些隐蔽的神识她是无法察觉的。

  对于现在的神识进步她还是很满意的,再次用神识传音的话,她会更加顺畅。

  也不会因为神识传音消耗的神识过多而感到神识疲惫了。

  第二天天一亮,三人神清气爽,直接接了火云峰唐山分拣材料一个月的任务,去了火云峰。

  孤云峰的长老们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三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

  反正他们的师傅在闭关,也轮不到自己去管闲事。

  风长老却没有想再次摔茶杯的冲动了,自己的真正目标是凤栖琴,三个小凝气,不过是三只小爬虫,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

  火云峰分拣材料在唐山,唐长老才没时间管这些凝气弟子来分拣材料的事情。

  接待每天来分拣材料的新人的是唐长老的三弟子百里螣蛇。

  百里螣蛇身材高挑而精瘦,脸上是一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很难让人亲近。

  看到樊晓晓三人联袂而来,他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直接给三人办理好手续,将他们带到分拣材料的地方,交给管事的师弟就走了。

  管事叫余泰,他知道自己师兄的性子,直接将新人带过来,连住处都没安排。

  余泰倒是活泼话多,与百里螣蛇的性格截然相反。

  他将樊晓晓三人先带去做任务的弟子们的住处,一路上很快就与谢俊相谈甚欢了。

  弟子住房也是男女分开的,余泰很快安排好三人的住宿,又简单介绍了一下不远处的工作场地,让他们自由活动,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正式开工。

  唐山是一座以土石为主的山,山上没什么树木,连野草都很难见到。

  这座山还没有飞云山高,樊晓晓仔细感受着四周的灵气,发现这里的土灵气特别丰富。

  她不禁看了宋思成一眼,这里很适合宋思成,自己也比较适合,不过谢俊可能有点吃亏。

  他们的住房离分拣材料的工棚不是很远,也就几百米山路,因为没有树木遮挡,房子都是一目了然。

  三人无事可做,就向几百米外的工棚走去,反正要熟悉环境,也要熟悉明天的工作流程。

  樊晓晓一边走,一边随意捡了几块小石头,握在手里仔细感受里面的物质。

  这些石头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好像并没有特别之处。

  可樊晓晓还是觉得这里的土灵气不一般,应该与这里的土质有关。

  可这些石头为什么没有特别的地方呢?

  她随意看了看四周,又仔细感受了一下土灵气的来路,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唉,自己的修为还是不够啊!

  他们走到了分拣材料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工棚。

  工棚的占地面积很大,差不多有百来米宽,十几米深,里面没有隔板隔开,只有几根柱子支撑,就是一个巨大的整体。

  里面有一百多个三米高,两米长,一米宽的架子。

  每一个架子都有几层隔板,不过并不是所有架子的隔板都是统一的高度。

  架子旁边的栏杆上写着醒目的材料名称,上面堆满了已经分拣好的各种材料。

  这种简易货架并不是木材做的,看上去十分坚固,上面堆满了沉甸甸的材料,那些隔板也没有变形。

  中间有很大一块空地,地上堆满了小山一样的各种材料,很多人围坐在四周,有条不紊地将这些材料分门别类放在身后,然后再由另外的人,将分类好的材料抱到那些货架上。

  三人转了一圈就看明白了。

  这里的工作并不复杂,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工作量却是很大的。

  空地上的材料堆成了一座小山,围在周围的人差不多有五十多人。

  他们将材料分拣好,后面那些将材料抱到货架上的人也有四五十人。

  每个货架旁边还有人在不断清点数目,登记造册。

  眼看一座小山慢慢变小,三人以为今天的工作就算结束了。

  外面却进来了几辆兽车,上面是满满的材料。

  这些兽车好像是算准了时间,围在一起分拣材料的人迅速散开,兽车直接进来。

  每辆兽车上跳下来两个人,他们将车上的材料卸下来,中间很快又堆成了一座小山。

  然后,他们又去货架上搬材料,一辆兽车搬空一个货架就够了。

  不管兽车有没有装满,搬空货架的兽车都会离开。

  而兽车卸下材料和搬空货架的这段时间,分拣材料的人就在四处走动,有的人已经走出了工棚,不过并没有走远,活动自己僵硬的四肢。

  只有守在货架旁边登记造册的人会留下来与搬材料的人办理交接手续。

  整个过程井井有条,每个人都是各司其职,没有丝毫乱套。

  等到这些兽车离开,所有的货架都差不多空了,而中间的空地上是再次堆成小山的材料。

  因为大家都不是普通人,所以每个人的动作都很快。

  材料只要拿在手里看一眼,就知道该怎么分类。

  搬运材料的人手脚也很快,他们会将几人分拣的同类材料收拢起来,然后迅速送到货架上。

  樊晓晓看着这种有条不紊的流水作业,觉得这种看起来简单的事情,做起来恐怕比给药圃挑水还难。

  首先,他们什么材料都不认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分类。

  这个熟悉材料的过程恐怕都要几天才能学会。

  其次,那些在小山旁边分拣材料的人,都是坐在地上的,看起来轻松,其实长时间坚持的话,手脚都会麻木。

  也难怪兽车来了,让这些人自由活动了。

  这么大的工棚,根本没有门。

  三面都用木材挡住了,算是三面墙,当面的百来米却是空荡荡的,连一扇门都没有。

  也是,管理人员都是筑基弟子,这些凝气弟子除了老老实实地干活,还敢有什么其他想法不成?

  而且,如果樊晓晓的感知没错,工棚与弟子住处,已经被阵法全部笼罩起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恐怕连一根草都带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