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七〇章 到底是什么怪兽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使剑的男子突然凭空消失,野兽反应不及,整个身体“嘭”地一声撞到了一棵树上。

  那棵粗壮的大树突然受到这猛烈的撞击,也摇摇晃晃地前后左右摇摆,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最后总算没有断掉。

  野兽迅速反应过来,眼前的目标突然消失,到嘴的肥肉不见了,它瞬间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陡然转身,赤红的双眼盯着那个用火的男子。

  看到师弟突然消失,男子松了一口气,他知道师弟关键时刻捏碎了求救符,现在应该出了阵法。

  自己的火只能远攻,没有近战的武器,跟那野兽根本不能照面。

  就算有武器他也奈何不了这野兽,师弟的近战能力比他强,最后都只能靠求救符逃脱,自己留下来恐怕只能给这畜生塞牙缝。

  野兽猩红的眼睛紧紧盯着他,那红色竟然比他扔出的火苗还要赤红。

  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牢牢锁定,只觉得手脚冰凉,全身再也使不出力气。

  他很想转身就跑,却根本无法挪动脚步。

  没办法,这次的任务又只能失败了。

  他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露出一抹无奈的自嘲,很光棍地直接捏碎身上的求救符,消失不见。

  野兽显然没有想到,前一秒钟还在它面前只能乖乖等死的人类,后一秒钟就不见了。

  它不甘心地在树木之间来回穿梭,嘴里不断发出怒吼,可那两个该死的人类,连一片衣角都没留下。

  发泄了一通,一无所获,最后只能转身向密林深处隐去。

  只是在离开时,眼神若有若无地扫了樊晓晓三人的方向一眼。

  然后迅速变回原样,全身银灰色的皮毛闪闪发亮,哪里还有半点黑色斑点?

  野兽不紧不慢地离开,直到身影完全消失,樊晓晓才长出一口气。

  她很想就这么毫无形象地在松软的落叶上打几个滚,可为了在师弟面前保持形象,只能忍住了。

  野兽最后离开时望向他们的眼神,让她有一种被发现了的错觉。

  这畜生这么厉害?

  如果真的发现了他们的话,神识就比那两个凝气巅峰都强,那实力岂不是堪比筑基了?

  那两人如果不是有求救符,不可能全身而退。

  就算他们三人出手相助,也不一定能拿下那野兽。

  看到师姐放松下来,宋思成和谢俊知道打斗应该结束了。

  他们虽然无法感知现场,可最后野兽不甘的咆哮他们也听见了,那声音明显比之前更加愤怒。

  现在已经彻底安静下来了,野兽肯定跑了。

  樊晓晓将打斗现场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遍,宋思成和谢俊惊讶地张大嘴巴,半天忘了合拢。

  这是什么怪兽?

  最后居然还会变身?

  全身的毫毛都能变成武器?

  黑风大陆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种野兽?

  看到两个师弟的表情,樊晓晓就知道他们的震惊不是装的。

  这种野兽肯定不会出现在黑风大陆的普通区域,也许是那些无人区里的怪兽?

  “对了,”樊晓晓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没有看清它的长相,只记得它有一双铜铃大的眼睛,而且最后变成了赤红色。”

  宋思成和谢俊更是震惊不已,一般的野兽虽然长得不像人类,可也是有鼻子有眼的,只不过全身都是皮毛,五官的位置与人类也有区别,所以看着比较凶恶。

  可也没有野兽看不清长相的吧?

  樊晓晓突然想起自己之前在地上勾勒的图像,就是一个圆滚滚的身子,根本没有画脑袋?

  一个圆滚滚的身子加四根粗短腿,难怪师弟认不出来。

  可自己明明感知到了野兽身上健硕的肌肉,却根本没有勾勒出来。

  变身后的野兽,全身的皮毛都变成了利剑,四根粗短腿变成了六根强健的粗腿,却一点也不觉得短了?

  那张扬的利剑仿佛变成了翅膀,让那野兽的身体更加灵活,在树木之间的穿梭,像是在飞一般?

  樊晓晓赶紧将之前勾勒的线条抹去,准备重新再画一次,她想将变身之后的野兽勾勒出来。

  可拿着树枝,突然觉得脑中一片空白,明明那些影子那么清晰,却无法描绘出来。

  樊晓晓只能扔掉树枝,揉了揉有些生疼的脑袋。

  “这野兽太厉害了,竟然能够影响我的神识,我已经无法将它画下来了。”

  宋思成和谢俊更加震惊,师姐的神识比他们厉害多了,居然都会变成这种结果?

  如果是自己看见了那野兽,恐怕现在是直接昏迷吧?

  “也许之前我画的就不对,根本不是它本身的样子。”樊晓晓闭上眼睛,轻轻揉捏自己的眉心,“它不是一般的野兽,只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怪兽?”

  “最后,它的皮毛全部光亮如新,完全没有丝毫被火烧的痕迹。”

  那银灰色的皮毛真的很漂亮!

  如果真的能拥有一件这种银灰色的护甲,那就不止是漂亮了。

  “你们一定要记住,关键时刻,一定一定不能忘记捏碎求救符!”

  樊晓晓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声音也有些疲惫,两个师弟哪里敢迟疑半分,立刻连声答应。

  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那个使剑的男子,如果不是最后千钧一发之际捏碎了求救符,可能真的会变成怪兽肚子里的食物。

  做任务也是有损耗的,只要不是被同门弟子伤害,这种意外是不会被追究的。

  这怪兽一看就不是寻常的野兽,宗门绝对不会有第二只。

  如果真的被它吃了,可能就被白吃了。

  “那么,我们到底还要不要破阵?”谢俊神色忧郁地问道。

  樊晓晓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在某本书上看到过,一般的深山老林,天材地宝都有猛兽看守。

  想要得到天材地宝,就看有没有本事打败看守的猛兽。

  这片密林是柳长老弄出来的,里面应该不会有什么天材地宝的吧?

  整个密林都是阵法,阵法的关键是阵眼。

  所以猛兽守护的应该就是阵眼?

  樊晓晓将自己的分析说出来,两个师弟深以为然。

  要破阵,就要去打败那怪兽?

  三人都觉得,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两个凝气巅峰都打不过,凭什么他们三人就可以?

  那两人是认识的,肯定不是第一次来破阵,说不定早就计划好了如何破阵,结果最终功亏一篑。

  “老夫好像见过那畜生,只是现在记忆不全,无法想起来。”

  老者突然开口,樊晓晓愣了一下。

  不过自己一直在用神识观看那场战斗,老者应该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自己的实力没有提升,老者的记忆就不能恢复,还是自己的锅。

  “那您能记起来一些什么吗?”樊晓晓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畜生本性凶残,最喜欢的好像是吃人?”老者也有一些不确定,“不过既然此处是初级阵法,破阵要求应该不会超出凝气范围,那两人虽是凝气巅峰,实力并不是凝气巅峰里最强的。”

  可他们三人都还没有达到凝气巅峰啊,实力并不比那两人强。

  “总要试一试,不然下次也不知道如何破阵。”

  是的,既然来了,又发现了这头怪兽,如果试都不敢试,下次真的不用进来了。

  而且他们每人都有求救符,大不了关键时刻捏碎,任务失败就失败好了。

  反正破不了阵也是失败。

  樊晓晓说要去找那怪兽,宋思成和谢俊都吃了一惊。

  不过想到他们已经提前了解了一些怪兽的特性,身上又有求救符这个保命符,小心谨慎一些,应该不会有问题。

  那怪兽一直只是从师姐嘴里说出来的,他们并没有亲眼看见,还是有一些好奇的。

  只是现在天已经黑了,三人干脆准备休息一夜。

  毕竟密林是野兽的主场,如果在夜间被突然偷袭,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英雄,只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