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四五章 仙鹤峰的套路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三人耐心地在任务牌上寻找那些绿色的身影。

  好在绿色文字虽然少,也不是没有。

  而且石牌那么高,也不是几秒钟就会消失不见。

  于是,他们终于找到了几条绿色任务。

  “孤云峰,飞霞山,照料花圃,一个月,绩点四百;三个月,绩点一千五百,所有修为皆可。”

  “孤云峰,飞霞山,照料药圃,一个月,绩点四百;三个月,绩点一千五百,所有修为皆可。”

  “仙鹤峰,白云山,照料药圃,七天,绩点五十;一个月,绩点三百,另增中品辟谷丹一瓶,以白云山评定是否赠送,所有修为皆可。”

  “火云峰,唐山,分拣材料,一个月,绩点四百;三个月,绩点一千五百,所有修为皆可。”

  “仙鹤峰,白云山,分拣药材,一个月,绩点三百,另增中品辟谷丹一瓶,以白云山评定是否赠送,所有修为皆可。”

  “擎天峰,柳山,试验阵法,七天,绩点一百,凝气九级以上。”

  “白虎峰,云山,喂养灵兽,七天,绩点一百;一个月,绩点五百;三个月,绩点两千,所有修为皆可。”

  “翠云峰,木山,照料园林,七天,绩点八十;一个月,绩点四百;三个月,绩点一千五百,所有修为皆可。”

  …………

  林林总总看下来,也差不多有好几十条。

  宋思成拿出一块空白玉简,右手食指飞快地在上面写写画画,樊晓晓和谢俊对视一眼,难掩各自眼中的惊讶,宋师弟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手绝活了?

  其实宋思成只是在做实验,他修炼的土意第一重,现在才刚刚入门,还谈不上达到了什么境界。

  不过他现在可以用土灵力将一些细微的土粒集中在指尖,他就想试试能不能在空白玉简上留下痕迹。

  从前他只能将体内的灵力全部化作土灵力,然后源源不断地级泥土堆砌成土墙或土盾,凝聚出一把土刀已经是极限,绝对不可能将土灵力汇聚成细小的土粒,然后随心所欲地操纵。

  这是一项精细活,需要更加强大的精神力。

  现在他也只是尝试一下,能不能成功不知道,不过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反正手指写了一遍,也算加深记忆了。

  楚飞和诗云倒是很安静,在一旁一声不响地看着。

  谢俊不知道宋思成的玉简能不能刻好,因为以他的视力,看不出那枚空白玉简有什么变化,不过他也想做点什么,于是他拿出了纸笔,却找不到可以铺开纸张写字的地方,他的笔又不是现代的硬笔,无法在手上抄写,用毛笔写字确实需要找一个桌子才好。

  樊晓晓看他转来转去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写字,只好一挥手,拿出了一张小几。

  “谢谢师姐!”

  谢俊嘴里说了一句谢谢,急忙将纸铺在小几上,然后跪坐下来,飞快地抄写任务牌上的绿色任务。

  其实他们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不过为了加固记忆,还是抄写一遍更保险。

  毕竟主峰离飞云山还是很远的,有了抄写的副本,就可以在家里好好分析,然后三人一起商量,再决定接哪个任务更合适。

  樊晓晓什么也没做,就只是默默地盯着任务牌上那些绿色的字。

  她也要做一个试验,看看自己脑子里记的跟宋思成和谢俊抄写的是不是一模一样。

  等到三人都记得差不多了,其实就是宋思成和谢俊的抄写结束了,天色已经到了黄昏。

  “如果你们选择好了任务,只需要等到这条任务文字滚动下来,到你们的手可以够到的位置,然后将右手按到那一栏文字就可以了。”

  楚飞和诗云带着三小只开始往回赶路,一边在路上给他们讲解如何接任务。

  “一个任务我们三人可以同时接吗?”

  这是谢俊最关心的问题,他总觉得三人一起做任务更有安全感。

  “当然可以,你们现在能接的任务都是一些低级任务,那些任务都是不限人数的,很多任务其实是人越多越好。”

  诗云抢过楚飞的话头,这家伙一直跟小师弟小师妹解答,都忘了自己了。

  自己好歹也是大师姐,也需要给小师弟小师妹上课的好不好?

  看到诗云抢着解答,楚飞当然选择沉默了。

  “风长老的药圃跟白长老的药圃有什么不同吗?”

  其实樊晓晓想问的是,为什么都是药圃,风长老跟白长老给的绩点不一样?

  “仙鹤峰的药圃比我们孤云峰的药圃更大,里面的药材品种更多,你们三人在那里走一天,都很难将整个药圃走完。”

  这么夸张?不过想一想药圃肯定是跟农田差不多的,里面阡陌纵横。如果要走完每一垄药田,确实很费时间。

  “那他们的绩点为什么比孤云峰的少?”

  “人家不是有一瓶中品辟谷丹的额外奖励吗?”谢俊还是忘不了仙鹤峰的中品辟谷丹。

  “呵呵,如果你是为了中品辟谷丹去仙鹤峰的药圃,那还不如不去。”诗云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谢俊不解。

  “因为仙鹤峰的中品辟谷丹本就是一个噱头,你没看见任务后面的说明吗?上面写着‘以白云山评定是否赠送’,要得到白云山的评定认可,你可能永远都得不到!”

  “那到底有没有人得到过?”谢俊还是有些不死心。

  “反正据我们知道的,从来没有仙鹤峰以外的人得到过,而仙鹤峰内部的人声称得到过,你们觉得可信吗?”

  “那他们这不是故弄玄虚,那不是骗人吗?”

  谢俊觉得自己的中品辟谷丹就这么不翼而飞,心情顿时有些郁闷。

  “谢公子,一看你就是一个从来不自己逛街买东西的公子哥,商家的套路深,永远超出你的想象。”

  樊晓晓同情地拍了拍谢俊的肩膀,公子哥哪里懂得这种世间险恶?

  “还是小师妹通透!”诗云夸赞了一句。

  呵呵,这是我,不对,是我老妈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钱买到的教训。

  每次被商家坑了,老妈就会在家中碎碎念,可下次商家再次推出什么活动套路,她又会一头扎进去。

  “其实仙鹤峰的丹药铺经常忽悠新弟子去他们仙鹤峰做任务,用的就是赠送一瓶中品辟谷丹的噱头,新弟子都没有见过真正的中品辟谷丹,有这种白得的机会,自然是心生向往的。”

  其实樊晓晓如果不是有比中品辟谷丹更好的辟谷丹,她也会向往那瓶中品辟谷丹的。

  “大师姐,你做新弟子的时候都是接的什么任务呢?”

  樊晓晓现在跟诗云已经很熟了,两人已经手挽手一起走路了。

  “我们那时候也是什么任务都好奇,基本上任务牌上的能接的任务我都做过。”

  诗云一边说一边偷偷瞄了一眼楚飞,生怕这个师兄现在突然抖出她从前的那些糗事。

  不过楚飞现在很安静,反正诗云抢答师弟师妹的问题,自己正好可以休息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