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三三章 风雨欲来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收获了一大波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不止是新弟子,那些筑基弟子看她的眼神也是炙热的。

  不,其实是看着她抱着的凤栖琴,眼神炙热,恨不得据为己有。

  大部分长老是知道梅长老的心思的,却没想到他竟然为了这个樊晓晓,拿出了凤栖琴,那可比他对自己的亲弟子好多了。

  梅长老的弟子心里更是苦涩不已,自己的师傅从来没有给他们一件像凤栖琴那样的中品法器,现在居然送给了别人的徒弟。

  凤栖琴是他们心中的圣物,他们从来没有奢望过师傅会将凤栖琴赏给他们,却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自家的圣物变成了别人家的东西。

  一道道怨毒的目光射向樊晓晓,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如果被师傅看见,会不会扒了他们的皮?

  樊晓晓还抱着凤栖琴傻乐,她才不在乎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不招人妒是庸才,大不了以后待在山上不下来。

  内心最复杂的要数澹台博望,明明自己是第一名,应该是那个收获赞誉最多的人,可除了孤云峰的其他弟子和澹台家族的几个小弟来给他道贺,其他人的目光已经全部被樊晓晓吸引了。

  那个梅长老是瞎的吗?那么好的凤栖琴不应该送给自己这个第一名吗?为什么会送给樊晓晓?就因为她是个年轻姑娘?

  可这种话打死他也不敢去质问一个金丹长老,只能憋在心里,差点憋出内伤。

  其他孤云峰的弟子倒没有怎么不舒服,反正凤栖琴怎么样也轮不到自己,人家梅长老爱送给谁就送给谁,他们顶多只能羡慕一下。

  澹台家族的其他人就受不了了,他们感同身受,觉得梅长老就应该把凤栖琴送给第一名,他们家的大哥可是这批新弟子里修为最高的人,理应得到最好的赏赐。

  金丹长老他们不敢挑衅,可樊晓晓他们敢找麻烦啊!

  梅长老走了,可非长老还守在樊晓晓身边。

  好气啊!

  一个个眼睛瞪着樊晓晓那边,气得浑身疼,却又无可奈何。

  非长老当然知道,此刻自己的弟子是最招人恨的时候,他也不去跟其他长老打招呼周旋了,直接拿出飞毯,带着几个弟子飞走了。

  其他人望着他们飞走的方向,只觉得凤栖琴就这么飞走了……

  回到飞云山,林建看到樊晓晓抱着凤栖琴,也是吃惊地张大了眼睛。

  这把琴的辨识度太高了,那特有的梧桐木的清香,谁都不会闻错。

  “你们两个这几天辛苦一点,盯着山下,小心那些不长眼的人。”

  “是!”

  桂宝和林建齐声答应,又偷偷看一眼樊晓晓抱着的凤栖琴,然后一起退下。

  “你们三人这几天就跟在为师身边修炼吧。”

  “是!”

  樊晓晓三人齐声答应,此时的樊晓晓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抱着的凤栖琴好像是一块香饽饽,不知已经引起了多少人的垂涎。

  非长老让宋思成和谢俊先去后院收拾一下,两人退下了。

  樊晓晓有些忐忑不安,师傅把自己单独留下来,不会也是看上了凤栖琴,让自己献给他吧?

  如果师傅要,自己再怎么舍不得也得给啊!

  “梅长老看上了你,想让为师将你让给他,为师没答应,却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以见面礼的名义将凤栖琴送给你,让你成为众矢之的。”

  樊晓晓一脸惊愕,她是真的没想到真相原来是这样的,她以为梅长老给她这么好的见面礼,是因为与非长老的关系好,自己肯定是沾了师傅的光,哪里会想到梅长老原来是打的自己的主意?

  “你现在还没筑基,无法孕养本命法器,而像凤栖琴这种级别的法器,是可以作为本命法器培养的。虽然它只是中品法器,可它的材质好,培养好了,将来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凤栖琴的档次这么高吗?难怪那些长老看着她的目光都难掩贪婪之色。

  “为师知道你不止一个储物袋,你千万要将凤栖琴收好了,没有筑基之前不要拿出来,为师会对外宣称,你将凤栖琴献给为师了,然后为师会闭关,专门研究如何演奏凤栖琴。”

  “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们三个就住在为师的院子里,宗门任务让桂师兄带带你们,若是真有人找你们的麻烦,为师不会坐视不理的。”

  “师傅……”

  樊晓晓是真的感动了,父母为子女能做到的也无非如此吧?

  她其实并不能理解这种师徒之间的感情,她以为宗门里的师徒关系就像地球上的师生关系一样,除了父母愿意为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其他人都是利益相关的。

  比如老师,多半是为了升学率,各种补课也是为了创收,谁会真的为了学生的未来尽心竭力地筹谋呢?

  可宗门里的师徒关系不一样,他们是真的奉行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很多人踏上修仙之路以后,基本上与俗世里的家族断了联系,父母的寿命不足百年,而生养孩子时也已经成年,将孩子养大最多十几年,如果孩子要去修仙宗门,基本上就是与世隔绝,再也没有与父母见面的机会了。

  而修仙之人的寿命漫长,不是世俗里的凡人可比的,世俗里的亲情已经遥不可及,自然注重师徒关系。

  师徒好比父子,同门就是同一个家族里的亲戚,而同一个师傅的师兄弟就是亲兄弟了。

  师傅是真的希望自己的传承可以延续下去,也确实将徒弟当做子侄来培养,这种关系不是父子,却胜似父子。

  非长老知道梅长老的用意,无非就是因为他只是金丹中期,在宗门的长老里是排在中下的,送给樊晓晓凤栖琴,就是知道他这个师傅守不住,然后乖乖地将樊晓晓送到梅岭。

  可是非长老真的不愿意将樊晓晓送出去,樊晓晓是他收的唯一一个五灵根弟子,是可以完全承袭他的衣钵的,虽然五灵根无法在后期变得很强大,但他也不希望五灵根断了传承。

  樊晓晓正在为自己得了两件中品法器而满心欢喜,却没想到梅长老真正的用意是想让她改换门庭,她虽然并不是多喜欢非长老,却也不想成为别人唾弃的背弃师傅的人。

  而这一刻,师傅为她筹划,竟然要假称凤栖琴在自己手里,让她专心修炼,尽快筑基,师傅真的像一个有担当的老父亲。

  当着师傅的面,樊晓晓将凤栖琴收进了储物袋,她不敢在师傅面前玩什么花样,人家是金丹长老,别说沙子,怕是细微的灰尘都躲不过师傅的眼睛。

  师徒分别,樊晓晓回到后院与两个师弟会合,心里却压着沉重的负担,风雨欲来,可自己的实力太弱,哪里能够抵挡住狂风暴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