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三〇章 非长老VS梅长老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现在的情况也很不好,她的双腿已经失去知觉,连盘腿都困难,根本无法打坐。

  只不过比谢俊的情况好一点,谢俊真的快变成死猪了,只是还没有趴下。

  他靠在台阶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感觉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重力压迫得直往下坠,他现在真的不能继续向上了。

  樊晓晓也觉得体内在翻江倒海,又不能打坐调息,只能像谢俊一样,背靠着台阶慢慢平复。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樊晓晓才慢慢平复下来,双腿也渐渐有了知觉,终于可以打坐调息了。

  谢俊则仍然靠坐着一动不动,他现在根本无法打坐调息,只能顺其自然,恨不得就这么一直靠坐着不动,直到天荒地老。

  等到樊晓晓恢复得差不多了,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天亮就要结束了吧,时间不多了,要不要继续向上?

  谢俊已经靠坐着睡着了,这家伙的心脏也是强大。

  他们现在处于两百三十五级台阶,上面还有两百多级台阶,以她的状况是不可能到达两千五百级台阶了。

  澹台博望现在到了多少级台阶呢?

  他的实力比那个不知名的师兄强,却也没有强到能够跨上两千五百级台阶,估计凝气级别的极限就是这一段台阶了。

  以澹台博望的实力,到两百五十级台阶应该没问题,到三百级比较难。

  那么,自己要不要拼一拼,去抢那个第一名?

  算了吧。

  樊晓晓长长吐出一口气,做人还是低调一点。

  自己和师弟已经超过了一个凝气巅峰,第二名已经稳了,如果去抢第一就太出风头了。

  澹台博望是他们这批人里修为最高的人,就让他第一吧。

  自己和师弟现在在同一个台阶,那就是并列第二,说不定下面的师兄可以捞个第三。

  自己再上几级台阶没问题,可这样的话,自己就是第二名,谢俊第三名,下面的师兄就没有名次了。

  还是低调一点,不能一个人把风头抢光了。

  此时的长老室里,一众长老都盯着他们。

  现在是第三天晚上,天一亮就结束了,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尘埃落定,继续向上的已经没有几人了。

  而最引人注目的肯定是前三的位置。

  长老们也没想到樊晓晓会带着谢俊逆袭翻盘,居然真的进入了前三。

  按照实力高低,他们两人的实力并不是特别靠前,即便樊晓晓现在是凝气十级,也只能勉强进入前十。

  谢俊一个刚刚进入凝气十级的人,实力更是在二十名以外。

  所以他们两人进入前三确实让长老们大跌眼镜。

  他们一路看下来,发现两人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法宝加持,主要是樊晓晓太稳了。

  在龙卷风时,基本上是樊晓晓将两个师弟带上去的。

  他们的模式基本上是稳扎稳打,太累了就停下来休息,直到完全恢复了才继续向上。

  而那些原本比他们实力强的人,都有些急功近利,恨不得一口气爬完五百级台阶,结果体力消耗太大,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澹台博望实力最强,也有些心浮气躁,主要是被樊晓晓拒绝,心里憋着一口气,前期上得很顺利,所以有些大意,现在被困在两百八十级台阶,已经没办法继续向上了。

  长老们看到樊晓晓终于恢复了体力,还以为她要继续向上,结果看她还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非长老,你这个弟子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不爬了?”

  “不知。”

  老子这个金丹长老又不能钻进徒弟的脑袋里面,怎么知道徒弟是怎么想的?

  “现在离天亮没几个时辰了,她要继续向上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拿个第一呢。”

  可是长老不能影响弟子的考核,更不能出言提醒。

  “也许她还没有恢复好吧,说不定等一会儿就上去了。”

  于是,大部分长老都盯着樊晓晓,希望她快点上去。

  可等了半天,樊晓晓还是一动不动。

  长老们搞不懂了,第一名的奖励不香吗?这姑娘为什么不去抢?

  非长老却依然老神在在地坐着,根本不管自己的弟子在干什么。

  “我明白了。”

  一直看着樊晓晓没开口的梅长老突然说道,其他长老立刻齐刷刷地望向他。

  “小姑娘根本不想去争第一。”

  长老们暗自翻着白眼,这谁看不出来?想争第一的话早就动了。

  “此女心性不错,非长老可以割爱吗?”

  “不能。”

  “嘶”,其他长老倒吸一口凉气,他们没想到,非长老拒绝得干脆彻底。

  明明之前梅长老提过一嘴,非长老是沉默的。

  现在居然直接拒绝,看来是不想将徒弟拱手相让了。

  也是,如果自己有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也不愿意让给别人吧。

  梅长老噎了一下,他也没想到,非长老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哪怕找一点托词,婉言拒绝,也好让自己有点台阶下来。

  非长老面沉如水,脸色没有半点变化,那两个字就好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丫头,你看她乐感很好吧,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跟我学乐器一定能有所成就的。”

  梅长老不死心,试图说服非长老。

  “梅长老,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也不是舍不得一个徒弟,这丫头是五灵根,你应该知道,五灵根要晋级是多么艰难,别看她现在好像没有落后其他人,可他们现在都只是凝气,一旦筑基,她的修炼速度,会比其他人慢下几倍。”

  “可是……”

  “梅长老,我自己是五灵根,自然知道五灵根修炼的艰难,乐器可以玩玩,但真的不适合她。”

  “你胡说八道什么?乐器怎么就只能玩玩了?乐器练好了,一样可以大杀四方!”

  梅长老大怒,他的乐器真的不是用来玩的,而是真正的武器。

  “梅长老,你怎么教你的弟子用乐器杀人我不管,只是请你高抬贵手,不要抢我的弟子!”

  非长老也生气了,你爱怎么教弟子是你的事情,为什么要祸害我的弟子?

  其他长老一看两人真的吵起来了,连忙劝架。

  一时间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劝梅长老算了,反正他的弟子有几十人,比非长老多多了,何必在乎一个小丫头?

  也有人劝非长老,不就是一个小丫头吗?拜谁为师不是拜,何必一定要留在手里,得罪梅长老呢?

  梅长老可是金丹后期,在千叶宗的实力都是靠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