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二一〇章 谁来做饭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桂师兄将樊晓晓三人带到新弟子的住处,因为飞云山已经很久没有凝气新弟子了,此处的房屋有些破败萧条,不过整体状况还不错。

  一排平房大概十来间,每个房间都是一样的布局,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满屋厚厚的灰尘。

  此次只有他们三个新弟子,三人也没有嫌弃什么,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房子就是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只要将里面打扫干净就行了。

  其中一个房间好像是一个简单的库房,桂师兄打开门以后,让三人随意挑选物件。

  三人一看,里面也就是一些蒲团和被子,桂师兄说,山上的夜间很冷,所以要准备被子御寒。

  却没有看见床,难道要他们裹着被子睡在地上?

  “床需要自己做,外面的树随便砍。”

  桂师兄说完就走了,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难道这是师傅给他们的一个考验?

  对于他们来说,砍树是小菜,却没有做过床,宋思成和谢俊都有帐篷,也有睡袋,其实要不要床都无所谓。

  可如果是师傅留给他们的一个作业,那就必须完成。

  “干活吧。”

  樊晓晓很干脆,毕竟睡袋是出门用的,这里算是他们的家了,起码在筑基之前,他们都要住在这里。

  两个男人也想通了这个道理,不就是砍树做床吗?

  樊晓晓在想自己用什么来砍树,宗门新发的法器虽然是下品,可那也是真正的法器,而且还是崭新的,她才舍不得拿出来砍树。

  于是,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储物袋,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武器。

  她皱眉,砍树可以不用武器,直接轰几拳就能搞定,可要将粗大的树木劈成一根根木条和木板,她现在的双手还做不到。

  然后,她看到了那把龙五用废的大刀,虽然做武器是肯定不行了,说不定可以劈材呢?

  行不行总要试一试才知道。

  谢俊和宋思成很快弄倒了两棵大树,分别将树背回来,见樊晓晓要去砍树,连忙拦住她。

  两棵大树做三张床绰绰有余,如果再砍一棵树的话,实在太浪费了。

  樊晓晓一想也对,那些参天大树少说也有百年,何必再多砍一棵浪费?

  宋思成有土刀,用灵力控制,用起来得心应手,谢俊也有样学样,弄出水刀,几个劈砍也很精准。

  只有樊晓晓,拿出那把破刀,在树上比划。

  两个男人看见樊晓晓的破刀,不禁笑了,连忙一起出声,让樊晓晓休息,反正他们劈起来也很快,根本不需要樊晓晓出手。

  樊晓晓却不答应,既然是师傅留的作业,自己完全不动手,师傅知道了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只会偷懒坐享其成的人?如果因此处罚自己呢?

  两个男人一听也对,师傅太可怕了,如果真的要处罚,他们别说反抗,能不能抗住都不知道。

  虽然现在周围看不到人,可筑基师兄的洞府他们都完全感应不到,那么他们说不定悄悄藏起来监视他们也未可知。

  三人干得热火朝天,很快将两棵树劈成木板和木条,又开始互相配合,做出了一张比较粗糙的床的框架。

  虽然粗糙,可他们毕竟不是真正的木匠,能够做成一张不会散架的床就已经很高兴了。

  于是再接再厉,三张床很快完工。

  看到还有很多剩余的木材,樊晓晓提议,干脆还做一点桌椅板凳,反正木材不用也是浪费。

  打扫房间,又做了床和桌椅板凳,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

  就算他们不是普通人,可这个强度也是很大的,三个人都累得瘫坐在地上。

  “你们谁会做饭?”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樊晓晓幽幽地来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做饭不是女人的活吗?

  等等,我们是修士,有辟谷丹,为什么还要做饭?

  “你们真的不懂?下品辟谷丹所含杂质多,偶尔吃一两颗没问题,时间长了,体内会积累丹毒。我们现在进了宗门,有了师傅,也算有了自己的家,丹药尽量留着出门做任务的时候吃,平时就不要吃了,所以以后还是要多吃食物。”

  丹药有丹毒?真的假的?

  两个男人都很震惊,他们也算是修仙世家子弟,只知道仙丹很难得到,家族里偶尔有一点,都是发给家族里最重视的子弟,他们能得到的机会很少,偶尔得到一两颗也舍不得吃。

  现在好容易得到宗门的丹药,然后樊晓晓说,丹药吃多了会中毒?

  难道樊家也是一个修仙世家?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世家。

  “可我们没有厨具,总不能用这些木头做厨具吧?”谢俊小声说道。

  “唰唰唰……”

  樊晓晓随手一挥,出现了一大一小两个灶,还有各种型号大大小小的锅碗瓢盆。

  两个男人看着突然出现的东西,噼里啪啦地堆成一座小山,震惊地大眼瞪小眼,姐姐,你是认真的吗?

  原来你早有预谋?可这些俗世里的东西你是怎么带来的?

  谢俊和宋思成也有储物袋,那是家族给的,可那储物袋的容量并不是很大,只有十来个平方,装了他们必备的一些物件以后,就没有多少剩余空间了。

  可樊晓晓,随手一挥,摆出来的各种厨具就是一座小山,他们的储物袋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东西。

  姐姐的储物袋到底有多大?难道樊家是传说中的不出世的超级隐藏修仙世家?

  “可我们没有粮食,没有食材……”谢俊的声音更弱了。

  “唰唰唰……”

  这次出现的是一只灵兔,一只鸟,还有一些油和盐,以及一些作料。

  宋思成的眼睛陡然睁大,他认得出来,这两种动物是他们在鬼雾密林打的。

  难道她在没进灵地之前就有了准备?

  可这么多东西,她的储物袋到底有多大?

  “你,你……”

  谢俊已经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看见那只兔子和鸟眼睛都绿了,天知道他有多久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

  虽然修士可以不吃东西,可不代表他们没有食欲。

  而油盐和作料散发出来的香味让他不自觉地咽了几口唾沫。

  “说吧,你们谁会做饭?”

  樊晓晓笑眯眯地看着两个男人,两人都没有说话。

  “不说话的话就一人一天轮着来吧。”

  樊晓晓说完,站起来,回房去看她的新床了。

  留下的两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再去收拾一个房间,做厨房。”

  宋思成说完,也站起来,走向一个没有收拾的房间。

  “你会做饭吗?”

  “不会”

  “那怎么办?我也不会。”

  “抽签。”

  “每天都抽?”

  “那如果一个人天天都抽到做饭,岂不倒霉?”

  “那一人一天?”

  ……

  啊?谁告诉我们,男人也轮到了要做饭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