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一六一章 各有手段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总算不再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转来转去,终于能够静下心来看看周围的环境了。

  这个发布公告栏的地方选的很好,千叶宗显然考虑到了大家不能飞的问题,八个比试台呈环形,将公告栏环绕在中间。

  不管去哪个比试台,路程都差不多,虽然不能飞,但大家都是修士,体能也比普通人强得多,怎么也能在一刻钟内赶到。

  每个比试台都有阵法维护,不管上面打斗得如何惊天动地,外面都不会受到丝毫影响。

  现在那些千叶宗弟子也已经忙碌出了规律,不再手忙脚乱,效率提高了不少,那个预报下一轮比试名单的公告栏上已经写上了五轮名单,如果在上面看到自己的名字,不管安排在几号比试台,都能不慌不忙地赶过去。

  樊晓晓又在那块八级预告公告栏上仔细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宋思成兄妹俩的名字,这才将目光扫向八个比试台。

  每个比试台都差不多有十米高,所有人不管站在哪里,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

  樊晓晓发现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她和谢俊刚开始从特殊区域出来的时候,比试台上的人影都是影影绰绰的,可现在在公告栏附近,八个比试台上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应该有宗门的重要人物坐镇,他或他们,能够清楚地看见八个比试台上的情况,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也能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樊晓晓心中大定,她现在也可以专心看一看比试台上的比试了,不管宋思成兄妹俩在哪个比试台比试,都能及时赶过去。

  比试台上虽然有阵法与外面隔绝,但里面的人的打斗动作与法术都能让外面的人看得清清楚楚,声音也能清晰地传到外面,一点也不影响观看。

  每个比试台四周都围了不少人,一个个在那里呐喊助威。

  不过,据说里面的人根本听不见外面的声音,为了他们不受影响,阵法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每一个比试台上都在互相用法术攻击,各种绚烂的色彩层出不穷,只是那些法术在蹦出几米后,就被阵法拦截吸收了,外面的人没有半点感觉。

  那些在外面围观的人刚开始还有些担心,生怕法术飞过来伤到自己,自己只是来看个热闹而已,不小心受了无妄之灾不值得。

  后来看到那些法术真的都被阵法阻隔了,大家的胆子渐渐大起来,不再看到一朵火花飞溅就远远躲开。

  谢俊看到樊晓晓安静下来,被那几个比试台吸引了目光,他也放下心来,也开始关注那几个比试台。

  一号比试台上,是两个男子,本来两个都是英气勃发的帅哥,只是此时的两个人都有些狼狈。

  两个人的法术都比较简单,一个是火球术,就是一个接一个火球往对面飞,前面的还没有完全熄灭,后面的又飞过来了。

  另一个的面前是一面两米高的土墙,手里拿着一把剑,站在土墙上,不停地用剑削着土墙上的土,向对方攻去。

  玩火的人没有土墙,无法与对手站在一个高度,他却放出了一个法宝,那是一个像蚌壳一样的东西,放大后也有一米多高,虽然站上去还是没有土墙高,但好歹不是天上地下的感觉了。

  樊晓晓看到这个蚌壳觉得似曾相识,这不是地摊上曾经见过的那个法宝吗?

  土墙并没有完全挡住火球的攻击,虽然火球需要往斜上方攻击,增加了一些难度,却仍然有火星贱到站在土墙上的人身上,让他的衣服破了些洞,头发也有些散乱了。

  玩火的人好像更狼狈,火是轻飘飘的,完全要靠灵力将火苗送过去。

  土本身就有重量,加上剑的力道,要么不被击中,一旦击中,他就要受伤。

  果然同等级的两个人是不可能碾压对方的,只是这样的你来我往让两个人都变得越来越狼狈。

  反正是七级的比试,樊晓晓也没有兴趣看到结果,便将目光移到了二号比试台。

  二号比试台上是两个女子,两个人看起来都是小巧玲珑的娇小女子。

  女子都是爱美的,何况成了修士,更是时时刻刻都想着做一个飘飘欲仙的仙子。

  两个人现下的衣衫完整,连发型都没有丝毫变化,好像两个人不是正在比试的对手,而是准备商量去哪里玩耍的闺蜜。

  樊晓晓觉得有点意思,不禁凝眸仔细观看,这才发现两个女子并不是一动不动地在那里互相问好。

  一个穿蓝色衣裙的女子,发间的一只紫色蝴蝶在轻轻扇动翅膀,然后就有一只只各种颜色的小蝴蝶飞出来,将女子围绕起来。

  被蝴蝶围绕的女子像一副如梦似幻的画,轻轻飞舞的衣裙美轮美奂。

  另一个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手里拿着一只玉笛,似笑非笑地看着对面被蝴蝶环绕的女子。

  蓝衣女子也是浅浅一笑,两只手分开,那些蝴蝶也随即分成两半,分别跟着她的两只手飞舞。

  黄衣女子凝眸看着那些越来越多的蝴蝶,轻轻将玉笛靠近唇边。

  几乎是同时,蝴蝶随着蓝衣女子的手指飞舞向黄衣女子飞去,黄衣女子的笛声响起。

  蝴蝶飞到一半,还没靠近黄衣女子,就好像遇到了强烈阻击,

  五彩缤纷的蝴蝶纷纷掉落,各色粉末也四散开来。

  越来越多的蝴蝶前仆后继地飞向黄衣女子,蝴蝶们并不知道什么危险,只是义无反顾地飞向它们的目的地。

  彩色粉末越来越多,黄衣女子的身周却好像有什么东西,阻隔了那些粉末的侵入。

  笛声悠扬,外面的人根本感受不到笛声有什么杀伤力,那蓝衣女子的脸上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不知道现在到了八级的宋思雪的花海变成了什么样子?樊晓晓有点期待了。

  二号比试台的高下已分,樊晓晓不想再看结果,将目光转到了三号比试台。

  三号比试台上也是两个男子,两个人的比试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一个男子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武器,像是镰刀,刀刃却是向外的。

  冰冷的刀刃闪着森冷的光,即便离得远,也能感觉到刀刃上的杀气。

  男子的另一只手紧握着一面盾牌,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材质,但他的盾牌挥舞,却能抵挡住对方扔过来的火球,显然材质非同一般。

  另一个男子也有一面盾牌,但他显然不想与对方近战,那把镰刀杀气腾腾,看起来就不是凡品,即便没有砍到身上,那挥舞的刀气也散发着森森杀意。

  所以,他不得不闪转腾挪,尽量与对方拉开距离,因为法术需要起手式,需要一点点时间酝踉,一旦被打断,又要重新开始。

  一旦拉近距离,法术就比不得近战了,而两个人现在的距离越来越近,最终还是变成了近距离接战,这一方的火球再也扔不出去,左支右绌,狼狈万分,败象已定。

  看来能够进入千叶宗的人都各有手段,即便是七级,不仅是法术像模像样了,连近战能力也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