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九十八章 介家人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你们这群小偷,分明是偷了我们介家的技术!”

  这道声音明显带着内力,即便是在这种乱哄哄的闹市,也清晰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中。

  犹如一道炸雷突然炸响,那道声音带着一丝攻击力,虽然刻意控制了力道,不会对人造成很大的伤害,普通人却有些受不了。

  外围那些看热闹的人明显愣住了,一时间整个拥挤的街道上竟然鸦雀无声。

  而围在木桌周围的那些贵族子弟,早就将香皂抢购一空,他们看着手里的东西面面相觑。

  “介家真是好大的脸,你说香皂是偷了你们家的技术?那你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我们香皂偷的是介家的什么技术说出来!”

  樊晓晓的声音也带上了灵力,传进了所有人的耳中,却一点也不刺耳。

  此时的樊晓晓,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亲和力,浑身散发着一股冷意。

  这样的表现,大家都能理解,毕竟被人当着成千上万的人的面骂做小偷,谁还能保持淡定?

  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长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美丽的花瓶,想不到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武功高手。

  是的,所有有武功的人都知道,介家的人离着那个木桌搭成的高台还比较远,却能将声音传到所有人的耳中,那木桌上的小姑娘自然能够清晰地听见。

  这并不是说介家的人没办法挤到木桌附近,而是用这种方法示威。

  可这个小姑娘,竟然也可以将声音传递到每个人的耳中,而且将声音控制得恰到好处,每个听到声音的人没有感受到一点攻击力。

  就好像一个人在身边平心静气地说话一样。

  小姑娘的功力明显比介家的高手要强上许多。

  介家的人也没想到,樊晓晓应对得体,不仅没有被自家高手的声音吓到,还能从容反驳。

  主要是这香皂凭空出现,打了介家一个措手不及。

  介家之前根本不知道这些突然出现在空灵城的土包子是什么人,根本想不到人家不声不响做出了香皂这种东西。

  直到今天人家的“产品发布会”搞出了这么大声势,而人家推出的香皂竟然比他们的洁宝好几万倍。

  等到他们收到消息,才火急火燎地赶过来,然后让自家人挤到那个木桌旁边,也花了二两银子买了一块香皂。

  左看右看,确实是个好东西,如果洁宝不是自家的东西,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种香皂。

  眼看着那些香皂被抢购一空,如果此时不能打击一下这种香皂,未来的空灵城,他们的洁宝将永远失去了市场。

  可时间太短,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充足的准备,只是看到木桌上那些表演节目的小孩子根本是些不会武功的普通娃娃,而那几个看起来孔武有力的大汉倒是有几分武力,可他们带出了二十几个高手,对方区区四个壮汉根本不在话下。

  此时的铁花没有上台,她只是在木桌下面维持秩序,所以介家的人完全忽略了她。

  而灰哥还是一个少年,身量还没长开,更加不会被介家的人放在眼里。

  而且他们还准备了后手,让人去将城主府的护卫队请过来。

  介家虽然不是空灵城第一世家,却也是排名靠前的家族,与城主府还是有些交情的,去请几个护卫过来的面子还是有的。

  于是,介家才在此时仓促发声,大声斥责香皂是偷了他们介家的技术。

  要知道,贵族之间最恨这种偷窃技术的手段,所以,只要将这种罪名落实,城主府的护卫就能将那些人抓走。

  这群人面生得很,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而且那几个壮汉也不是什么贵族公子,明显就是以那个小姑娘为主。

  话说一个没有根基的小姑娘,他们介家不敢惹吗?

  “铁府”两个字非常醒目,空灵城根本没有铁家!

  所以介家的人才肆无忌惮地开口了。

  只是没想到小姑娘会出口反驳,而且一开口,整个人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站在那个高高的木桌上,居然有一种居高临下,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介家出口斥责的人也愣住了,作为一个长期高高在上的贵族人员,平时都是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平民哪里敢反驳?

  贵族想给平民定罪,根本不需要解释什么,只要说对方有罪,对方就吓得匍匐在地,拼命求饶,哪里还敢质问?

  这个介家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因为保养得体,看上去很年轻,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年轻人。

  黑风大陆上,四十岁以上就算老年人了,只有贵族世家里才会有这种三十多岁依然保持年轻的人。

  他是这次介家出来的领头人,自然不能被一个小姑娘一句反驳就认栽了。

  “洁宝是我们介家近百年的产品,空灵岛的每一个人都知道。”

  此时他也站在了一辆兽车上,这样大多数人都能看见他。

  他边说边环视黑压压的人群,不少人纷纷点头。

  这是事实,没有任何人否认。

  “我们的洁宝,一直就是为大家清洗衣物的重要产品,你们的这种所谓的香皂,不也是清洗污垢的吗?难道不是偷了我们介家的技术?”

  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逻辑,不过平民从来不会怀疑贵族们的话,他们认为,贵族本来就是比他们高贵的人,所以比他们聪明是理所当然的,他们的话当然是不需要怀疑的。

  不过这里也有很多贵族子弟,他们想的当然比那些平民要多得多。

  洁宝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但是,如果让他们去用洁宝洗脸洗手,那还不如把手剁了。

  他们当然知道,介家这是在强词夺理,就是要将这香皂打压下去。

  虽然他们刚刚买了香皂,知道这确实是好东西,可家族之间的牵扯很深,没有谁会傻到为了一个平民去得罪介家。

  是的,空灵岛没有出现过“铁”这个姓氏,所以“铁府”无疑是外来人口,他们又怎么会为了一个明显不是贵族的外来人口而得罪本地贵族?

  当然,那个小姑娘还是不错的,事后可以想办法将她从城主府救出去,然后,然后,是不是可以将她变成自己的夫人之一?

  那个香皂不是可以变成自家的了吗?

  且不说这些贵族子弟各怀心思,盯着樊晓晓的目光也变得火热起来,城主府的护卫队也终于赶过来了,他们开始驱赶那些围观的平民,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贵族,这些人根本不理会护卫,依然站在那里看热闹。

  “切,介家的脸是怎么长的?我看你们家的健兽都没有你的脸大,如果家里的盆太小,不妨去海边照一照,看看自己到底是什么嘴脸!”

  “噗……”几个贵族子弟一个没忍住,直接喷了出来。

  对面楼上的傅高义也是嘴角抽搐,他想起当初自己在城门口拦截那个姑娘的样子,敢情当时人家还是口下积德了,没有让他如此难堪。

  “你,你这个贱民,竟敢侮辱贵人!”

  那个与樊晓晓对战的介家人气得脸色发青,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他带来的介家子弟看不下去了,立刻挺身而出。

  “哦,你们可以平白无故地污蔑别人是小偷,我说你们偷东西了吗?”樊晓晓根本不以为意。

  她本来就没有什么贵族与平民的概念,根本不觉得自己冒犯了贵族有什么了不起。

  立即有介家人跑去找城主府护卫队的队长,要对方以“以下犯上”的罪名抓捕樊晓晓。

  只要将人抓住了,到时候想定什么罪名不就简单了。

  “诸位请看,”樊晓晓才不会只跟介家的人打嘴仗,她拿出了一块黑不溜秋的洁宝,“这就是介家的洁宝,大家都认识吧?”

  留下的这些人多半都是贵族子弟,他们当然认识洁宝。

  樊晓晓轻轻一掰,洁宝一分为二,而断口并不整齐,露出了许多尖利的毛刺。

  “幸好这东西臭烘烘的,没有人用它洗手洗脸,大家知道用它洗脸以后的后果吗?”

  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集中过来,他们虽然从来不会用洁宝洗脸,可真正洗脸后会造成什么后果还真是不知道。

  樊晓晓也不废话,早有人端了一盆清水过来,她先将双手放在清水里随意搓洗了几下,然后举起来给大家展示了一下。

  清水洗过的手没有任何变化,樊晓晓屏住呼吸,将洁宝涂抹在一只手上,然后等了几秒钟,再在清水里清洗,等到再举起那只手时,手上的皮肤已经开始变红。

  那些练功武功的人,目力比普通人强,即便离得比较远,也看到了樊晓晓那只手的变化。

  所有人哗然,贵族小姐们感到庆幸,幸好自己从来不用洁宝洗手,就连洗衣服都是奴隶做的,她们实际上根本没有真正使用过洁宝。

  “你,你这是妖法,这是骗人的!”一个介家子弟大叫。

  “那要不你来试试?”樊晓晓不屑道,“最好是让你们介家的小姐都用洁宝洗洗手,最好是洗洗脸,看看她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你这个妖女,妖言惑众!”

  人群已经被驱散了一部分,木桌周围也没有刚才那么拥挤了,一个介家子弟迅速冲过来,翻身跳上木桌,就向樊晓晓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