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九十一章 给铁花灌一碗鸡汤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香皂?香洁宝?

  铁艺处在一种震惊蒙圈中……

  香皂是什么东西他不知道,香洁宝就是香的洁宝,而洁宝是自己最熟悉的东西。

  香皂?香的洁宝?

  这不是真的!

  如果不是顾忌到自己只是一个奴隶的身份,此时的铁艺就要抓狂了。

  而铁蛋几人震惊的则是:卧槽,居然有一个会做洁宝的奴隶!

  难怪樊晓晓要跟那些奴隶单独交流,然后再决定要不要买下来。

  之前的木乙会木匠活已经把他们惊到了,现在一个会做洁宝的更让他们震惊。

  木匠虽然被一些大家族垄断,可也有自学成才的人,自己摸索出来的手艺可能没有大家族出来的人精湛,只要不是要求特别苛刻,做一些简单的日常用品自用还是没问题的。

  可洁宝就不一样了,这种技术很神秘,那些会用淤泥混合鱼油的人,却没办法做出一块真正的洁宝来,说明其中的关键技术不是瞎琢磨就能琢磨出来的。

  而一个能够做出洁宝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铁艺为什么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愿意说,宁可改名,也不去掌控洁宝技术的介家?

  当然,现在铁艺已经是他们的奴隶了,不用再纠结之前的事情了。

  可樊晓晓是怎么发现铁艺这块宝的?难不成她真的有什么慧眼识珠的特别本领不成?

  灰哥更是服气得不行,这种被大家族严格掌控的技术能手都能被樊晓晓发现,这个姐姐实在是太厉害了!

  去牙市买奴隶他是全程参与的,以他空灵城本地人的眼光,他根本无法分辨哪些人是真正有手艺的人。

  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什么手艺都不会的小混混,又怎么会分辨别人会什么手艺?

  樊晓晓没时间理会众人的震惊,她安排铁蛋和铁艺一起去那间准备好的实验室,顺便给铁艺补课,讲解清楚那份报告上的详细内容,然后两个人一起探讨实验。

  铁力几人羡慕不已。

  要知道,这就等于让铁蛋完全掌握了洁宝的技术,然后和铁艺一起探讨制作香皂的新技术。

  等到铁蛋带着铁艺离开,樊晓晓才说,让他们不要着急,因为香皂肯定不是一个人能够做好的,等到样品做出来,所有人都要学会做。

  毕竟是要大批量生产的,仅靠铁蛋和铁艺是肯定不够的。

  然后,又给大家安排新的工作。

  现在孩子们只有海飞一个老师是不够的,这些孩子是公司将来的班底,要全部培养成能文能武的实用型人才。

  铁力几人经过在船上几个月的培训,字也认了不少,不过比起从小学习的前贵族公子海飞来说绝对是远远不够的。

  不过,孩子们要学的不仅仅是认字,还有算术也需要学习。

  而娱乐活动就是要上体育课了,而所谓的体育课,就是要给他们打下练武功的底子。

  所以,曾经在船上的全套练习都要给孩子们安排学习,当然,需要循序渐进,也要根据每个人的体质因人而异。

  而这些孩子的底子毕竟太薄,所以也需要加强训练。

  樊晓晓准备将初中知识全部给铁家村小组普及,然后再让他们去给那些孩子们普及。

  听到自己的任务,铁力几人发现自己任重而道远,心情有些沉重,却也充满了期待。

  不过,想到那二十个孩子,他们立刻重新打起精神。

  那是他们公司的希望,也是公司的未来。

  樊晓晓将铁花留下,让男人们全部离开了。

  铁花是这次铁家村小组里唯一的女性,在黑风大陆,女子的出路就是嫁人生子,职场与她们无关。

  樊晓晓看到了这一路上铁花的成长蜕变。

  在铁家村的时候,铁花是一个活泼泼辣的小姑娘,可上船以后,面对那些贵族子弟的时候,她是畏缩的,这让她活泼开朗的性格变得压抑了许多。

  经过几个月的读书学习,铁花慢慢成长了起来,在面对匪徒的时候,重新变成了那个铁家村的铁姑娘,与大家配合默契,打败了匪徒。

  而在空灵城的这几天,铁花的成长更是惊人的,虽然面对贵族时,偶尔还会不自觉地躲到樊晓晓身后,但现在的她,已经有了直面贵族的勇气了。

  这是非常难得的,特别是在这种女子地位特别低下的环境中。

  铁蛋他们也因为樊晓晓的缘故,并没有看不起铁花,因为他们也看到了铁花的变化,就连铁力,从来不把女人放在眼里的他,对樊晓晓也是敬畏的。

  而铁花将来希望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是要取决于她自己。

  “铁花,你希望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铁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总不能直白地说,我希望将来嫁给铁蛋哥哥,她虽然开朗活泼,却做不到像那些在城门口看到傅高义时的女人们那般疯狂。

  作为读了几个月书的人来说,好歹也是有文化的人了,怎么可能做出那种疯狂的事?更不可能说出那种不知羞耻的话了。

  “如果你只是想像其他苦芋岛的女人一样,只为嫁一个好男人,那铁蛋和铁石铁丝都不错,他们都是单身。”

  铁花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脑袋低得更低了。

  “哈哈,被我猜中心思了吧,我知道你喜欢铁蛋。”

  “不是的,姐姐不要胡说八道了。”铁花慌乱地就要下意识地往后躲,可一动才想起来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哪里有地方可以躲呢?

  如果被铁蛋哥哥听到了怎么办?

  “我说正经的,想要嫁给铁蛋很简单,不过要看你准备以什么样的身份嫁给他。”

  “我不听我不听……”铁花像个复读机一样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三个字,脑袋也埋在了樊晓晓身后。

  “真的不听?那我不说了,我们现在就出去。”

  樊晓晓说着就作势欲走,却被铁花抱着动弹不了。

  “哈哈,看来心里想的跟嘴上说的不一样啊!”

  樊晓晓戏谑地将铁花从身后拉出来,然后拉着她一起坐下来。

  只不过铁花依然不敢抬起头来与樊晓晓对视,而是将脑袋埋在了自己的臂弯里。

  “你如果现在就想嫁给铁蛋,我去跟铁蛋说,保证各种礼数周全,还会送给你一份丰厚的嫁妆。”

  铁花的耳根都红了,却不敢说出一句话来。

  “不过,那样的话,你就会和大多数苦芋岛的女人差不多,成为一只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

  “什么是金丝雀?”铁花好奇地抬起了脑袋。

  姑娘,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金丝雀吗?樊晓晓一脸黑线。

  铁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又不好意思地埋下了脑袋。

  同时,她的画面里出现了那些苦芋岛的女人们,那些女人在嫁人之前一个个都是水灵灵的姑娘,可嫁人之后,特别是在生了孩子之后,皮肤迅速变得暗淡无光,而只要有了一点银子的男人,又会去寻觅年轻水嫩的姑娘。

  不,铁蛋哥哥不是这样的男人,我不会变成那样的女人的!

  铁花拼命在心里摇头,将那些破烂的画面赶出脑袋。

  “要想不像那些女人一样,就应该让自己变得不像那些女人!”

  铁花有点懵,女人不像女人像什么?难道像男人?

  “我们女人也要像男人一样,有自己的事业,能够自己赚银子养活自己,可以用自己的银子打扮自己,还有能力养活家人,这样的女人,男人还敢随意糟蹋吗?”

  “真的,女人真的可以做到这样?”铁花震惊地看着樊晓晓。

  “就像姐姐一样?”铁花的眼睛里冒出了光。

  “为什么不能?”

  看着樊晓晓含笑的眼睛,铁花豁然开朗,姐姐是樊老师,她说的那种女人就是像她自己一样的女人吧!

  无疑,樊老师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就连铁力,那个家里已经有了几个老婆的男人,看着樊老师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占有欲的。

  别看铁花还是一个小姑娘,可女人天生就能读懂男人的一些眼神。

  樊晓晓是想将铁花培养成职场白骨精的,毕竟这是铁家村出来的唯一的姑娘,当她成长蜕变为一个职场精英时,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变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于是,经过樊老师一碗心灵鸡汤的忽悠,不对,是心灵鸡汤的灌溉,铁花姑娘燃起了蓬勃的职场斗志。

  纠结的铁花其实知道,铁蛋哥哥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她身上,一丝一毫都没有。

  铁蛋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樊晓晓,自己如果想真的牢牢抓住铁蛋的心,就要变成像樊晓晓那样的人。

  也许变成了那样的人,也不一定能抓住铁蛋的心。

  因为樊晓晓只有一个,自己就算变成了像她那样的人,也不可能变成她这个人。

  可如果自己依然像苦芋岛的那些女人一样,铁蛋哥哥的目光半分都不会落到自己身上。

  当然,樊晓晓说的,亲自给铁蛋做媒的话,铁蛋是有可能接受的。

  可那样的话,铁蛋的目光依然不会留在自己身上。

  她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铁家村的小姑娘了,她也希望自己能和铁蛋比肩而立,哪怕铁蛋不会用崇拜的眼光看自己,起码不会用一种俯视的眼光来看自己。

  樊晓晓直接告诉铁花,女人如果只是做一个依附男人的附属品,男人对这个女人就像对家中的一个摆件一样无所谓。

  摆件旧了,换个新的就好了。

  不,即使是摆件,也要做一件独一无二的摆件,而且还要历久弥新,永不过时。

  铁花有了新的人生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