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八十七章 买买买奴隶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牙市里人山人海,十分热闹。

  十几个木台上整整齐齐地站着一排排待价而沽的人,奴隶贩子们忙前忙后地招呼那些来看奴隶的人,每个奴隶贩子还养着几个手下,他们要维持自己木台周围的秩序,还有一些无事可干的闲帮站在旁边看热闹,对着台上的人指指点点。

  虽然已经被大家族跳走了一部分人,留下的多半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可那些无事可干的闲帮仍然喜欢看这样的热闹。

  还有一些小混混,混在人群里,看看有没有机会顺便偷一点银子。

  樊晓晓平复了一下心情,将脑中一些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抛开。

  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买一批有技能的人,不拘什么技能都可以。

  老越头将兽车停好,后面跟着的几辆兽车也陆续停下,离得最近的那个奴隶贩子立刻跟几个车夫打招呼。

  一个拉兽车的车夫是不值得奴隶贩子巴结的,但是车夫不是自己来买奴隶的,他拉的客户才是真正来买奴隶的主。

  谁知道人家到底带了多少银子,准备买多少奴隶,而车夫只要多几句嘴,说不定就能让人家直接决定先从哪家看起,而如果一家的奴隶够多,全部都在一家买了也说不定。

  所以,像老越头这样的车夫在牙市还是很受欢迎的。

  离得最近的最先打招呼,而离得稍微远一点的,也立刻跟着打招呼,一个比一个热情。

  老越头当然知道那些奴隶贩子的心思,他们哪里是看重自己,不过是看中了他拉来的客人,准确地说,是看中了人家口袋里的银子。

  他也不说什么,只是憨厚地一一回应那些热情的奴隶贩子,没办法,那些人都是他惹不起的。

  老越头和几辆兽车的车夫都守在他们各自的兽车旁边,灰哥则跳下车,带着樊晓晓一行人开始看那些站在台上的奴隶。

  “灰哥,灰哥,好久不见,最近在哪里发财?”

  奴隶贩子看到老越头并没有指引客户,而是灰哥带着人过来,他们的热情立刻转向了灰哥,将老越头抛到了九霄云外。

  “灰哥,来看看,我这里是昨天刚到的新货,什么样的货色都有。”

  离得最近的奴隶贩子嘴里一个劲地招呼着灰哥,眼睛却盯着樊晓晓一行人。

  灰哥只是一个小混混,最能干地就是给一些外乡人做向导,那群人才是准备买奴隶的真正的客户。

  铁蛋几人都有些紧张,虽然这几天跑了几条街的店铺,可在这个卖人的牙市,还是没来由地紧张。

  苦芋城也有牙市,因为苦芋岛交通不便,很少有外地人被贩卖过来,那些被买卖的奴隶,多半都是一些本地人,只不过是一些生活无以为继的最底层平民而已。

  很多人都是无法生存下去了,卖儿卖女是常见的,如果没有儿女可卖,最后就把自己给卖了。

  至于暗地里的那些巧取豪夺更是屡见不鲜,如果他们不是有一个铁家村抱团,恐怕有很多人家也会沦为奴隶。

  所以,在这个牙市里穿梭,会让他们压抑紧张,就连平时跳脱的铁力也不例外。

  熙熙攘攘的牙市很热闹,那些待售的奴隶都被关在一个个铁笼子里,以免他们伺机逃跑,虽然基本上不可能逃脱,但一个逃一个抓的也会让牙市更混乱。

  樊晓晓几人也不着急,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些站在木台上的人,他们挑选的标准,就是至少要有一门技艺。

  不管什么样的技艺,也许现在用不上,说不定将来就能用上了呢?

  青壮年的身影很少见,多半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就连年轻姑娘也很少。

  心灵手巧的年轻姑娘也多半都被一些大家族挑走了,剩下的一些要么看起来有些迟钝,要么有一些残疾。

  樊晓晓的心情愈加沉重,她倒不在乎老弱病残,只希望这些人里能有一些真正有技能的人。

  只要有技能,即便身体不好,也可以培养指点其他人。

  于是,她买了二十个小孩子,这些孩子有男有女,并不是他们技艺超群,而是身体健康,有很强的可塑性。

  这些小孩子很便宜,一个只要一两银子。

  因为大家族是不愿意养这种闲人的,不仅浪费粮食,还要教他们学习技能。

  这些孩子被一个个送到他们租的兽车上,樊晓晓他们继续挑选奴隶。

  都是小孩子是不行的,必须要有真正会手艺的成年人。

  小孩子是他们未来的主力军,但在此之前必须为他们找到合适的老师。

  可是,牙市上现在剩下的一些成年人虽然不少,真正有技能的人却不多。

  好不容易买到了五个手脚健全的姑娘,在问她们会什么的时候,其中两个姑娘说自己会厨艺,不过厨艺并不是特别精湛。

  其余三个姑娘说自己什么都会,任劳任怨。

  女红是女人们的必备技能,就像每个人天生会吃饭一样。

  听到这样的话,铁花悄悄埋下脑袋,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女人。

  五个姑娘的价格是二十两一个,樊晓晓根本不还价,直接给银子,将人带走。

  两个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小伙子,据说是犯了重罪的囚犯,奴隶贩子本来是抱着捡便宜的态度,没想到这两人一路上都想逃跑,最后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

  看着两个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的小伙子,奴隶贩子只要了每人五两银子。

  并不是樊晓晓动了什么恻隐之心,而是在问到这两个小伙子会什么技能的时候,一个说会做洁宝,一个说会做木匠活。

  因为他们是小声交流,奴隶贩子没有听到内容,不然可能就要反悔了。

  因为昨天在那些大家族来挑人的时候,两个小伙子都是沉默不语。

  樊晓晓按捺住自己激动的心情,让铁石铁丝将两个小伙子送到兽车上,然后继续逛牙市。

  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已经显出了明显的老态,她们说,自己的男人曾经是铁匠,她们长期在旁边打下手,对于铁匠的工艺与技能都已经掌握了。

  这两个女人也是一个人五两银子。

  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变成了老太婆,她们说自己曾经在小贵族家里做过花匠,只是她们现在年纪大了,被便宜卖给了奴隶贩子。

  花匠在空灵岛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技能,很多大家族都有富余的花匠,所以对这个技能管控得不是很严,这三个老太婆也没有哪个大家族愿意接收,于是奴隶贩子贱卖给樊晓晓,二两银子一个人。

  一个腿有点残疾的老头子,其实也才四十多岁,一个左手有点残疾的中年人,他们是泥匠,据说可以用泥巴垒房子,垒灶台,这不就是早期的泥瓦匠吗?

  这种泥匠活很多人都会,许多人家里的房子灶台都是自己垒的,所以管控也不是很严。

  因为是残疾,两个人一共六两银子。

  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年轻人,孤零零地蜷缩在一个角落。

  他看起来身体健全,没有残疾,为什么没被大家族挑走?

  原来,这是一个没落的贵公子,只是一个小贵族,因为家族突然遭遇变故,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

  奴隶贩子以为捡到了一个宝,没想到贵公子除了会画画写字,别的一无是处,人家大家族买奴隶是干体力活的,又不是准备养一个公子,所以竟然无人问津。

  “二十两银子。”奴隶贩子伸出两根指头。

  “十两。”樊晓晓面无表情的讨价还价。

  “成交。”

  奴隶贩子好像生怕樊晓晓反悔,立刻将人送到他们身边。

  樊晓晓暗暗撇嘴,真是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头,竟然悄悄说自己会做淤泥混合鱼油的清洁衣物的东西,樊晓晓二话不说将他买走了。

  一个双腿都有残疾的老头,说自己祖祖辈辈都在海边打渔晒盐,打渔倒没什么,海边长大的人谁不会打渔?可晒盐绝对是严格管控的技能。

  当然,老头是悄悄跟樊晓晓单独交流的,如果被奴隶贩子听到了,绝对会将他送到专门管控晒盐的家族。

  而他这种行将就木的残疾老头,还指望大家族来给他养老送终?

  只要进了那个大家族的门,他绝对活不过第二天。

  樊晓晓有些唏嘘,这些人其实都是宝,只是因为老了,残了,才不会被一些大家族接收。

  大家族要管控自己家族的生意,对于技能管控得十分严格,可却并不会为那些给他们拼死拼活做了一辈子的人养老送终,而是将这些人一股脑地全部打发,即便是死,也要让他们死在他们的家族里。

  这些老人心里早就认清了那些大家族的本质,所以在大家族来挑人的时候,他们才会沉默,宁愿在这里等待机会,也不愿意跟那些大家族回去。

  留在这里的希望也是很渺茫的,可到了那些大家族,说不定马上就会变成人家花园里的花肥。

  “请,请问,你们,能不能,能不能,带我走?”一道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几个人停下脚步,有些诧异地看向发出声音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