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七十六章 傅家的思路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开始反省自己,如果没有那次喝酒,不,自己没有喝酒,不过是喝了点白开水。

  只是因为被那种气氛感染,让她想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才忍不住小声哼唱了一首歌。

  没有那首歌,就不会引来十八公子的关注,也就没有后续的一些事情。

  傅家的情报人员虽然注意到他们有点特立独行,也不过是不合群,与平民身份有点不符,可如果没有与十八公子的冲突,自己不会出手,肯定不会引起傅家的重视。

  难怪自己成了重点关注对象。

  传说中的修仙世家,看到的东西比一般人更多,也让他们有了很多联想。

  可傅家的关注是不是太过激了?

  连交流的机会都没有,就安排了黑大虫那群匪徒,准备直接杀了铁蛋他们,然后将自己抓进傅家。

  呵呵,平民的命都是贱命,在他们眼里跟蚂蚁差不多。

  樊晓晓的目光冷下来。

  看来保持低调才是最重要的。

  不知道傅家这次的失窃会不会联想到自己身上?

  此时的傅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失踪的傅民一直没有出现,就这样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傅家的整个高层都震动了,老爷子经历过各种风浪,还是能够勉强保持冷静,可傅家的珠宝以及兵器库被扫荡一空,却是一件顶级大事。

  那些珠宝还是次要的,兵器库则是傅家的命脉。

  笼罩整个傅家的大阵没有一点反应,窃贼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偷走了所有兵器。

  整个过程都是安静的,傅家里里外外的巡逻护卫都没有听到任何响动。

  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只有里应外合才能做到。

  可就算是里应外合,几个库房的兵器不是几件,就算用四匹健兽的兽车来拉,没有十几辆也拉不完。

  这件事情太过诡异,傅民的失踪让他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

  他所在的那个巡逻小队,所有队员都被分别关押起来,他的所有家人也全部进了大牢。

  傅家很大,一个城池的所有机构都是齐全的。

  这些被关押的人,一个个被分别提审,可审来审去都没有什么结果。

  傅民的队友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的他们,恨死了这个曾经的队友。

  傅民的祖宗十八代都被各种咒骂诅咒咆哮出来,却没有任何作用。

  小队长很后悔,自己的警惕性还是不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送烟花,如果当时的他当机立断地发送了烟花,他们这个小队虽然仍然有被怀疑的可能,至少不会让所有人陷入到这种最难堪的境地。

  傅民的家已经被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却没有任何发现。

  傅家的高层从早晨发现失窃以后就一直在开会,现在已经快到傍晚了,老爷子不开口,没有人敢提回家吃饭的话题。

  老爷子坐在上首,其他人分别坐在下首两侧。

  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倒也忘了没吃饭这件事情。

  傅家是空灵城第一世家,也是空灵岛第一世家,朋友很多,敌人也不少。

  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结果。

  就算是傅家,也做不到大摇大摆地去别人家里偷出整个兵器库,重要的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他们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傅家的大阵没有受到任何攻击,说明窃贼是用傅家的令牌进来的。

  这个很容易,只要有内应就能做到。

  可放置兵器库的主楼也是有阵法保护的,进入里面就不是傅家的令牌能做到的了。

  傅民只是一个普通护卫,只有一个进入傅家的令牌,根本不可能带人进入主楼。

  能够自由进入主楼的人,整个傅家只有十几人,现在这些人全部坐在这里。

  他们进入主楼的令牌全部交出来了,包括老爷子的令牌,经过傅家最专业的技师检测,所有的令牌都没有在昨晚使用过的痕迹。

  这让大家心里更加沉重,说明这个窃贼是一个阵法高手,竟然轻轻松松就破开了主楼的阵法,没有引起任何响动。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之中有窃贼的内应,将自己的令牌给窃贼复制了一个。

  只不过这些人都是傅家的高层核心人物,他们每年都要接受各种考核,互相监督,基本上可以暂时排除这种情况。

  如果傅家的高层真的被哪个敌方家族渗透,傅家的空灵岛第一世家的地位早就不保了。

  而且,老爷子的秘密情报网对所有的傅家高层都有秘密监控,这些人虽然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毛病,却从来没有做过真正危害家族的事情。

  老爷子很想揉一揉胀疼的脑袋,可为了保持威严,不得不强行忍住。

  他们将空灵岛所有敌对家族都讨论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一家有这种诡异的实力。

  所有兵器库的房间都有单独的阵法保护,不过没有主楼的阵法强大。

  想一想能够在这种重重阵法的保护下,轻轻松松盗走所有兵器,这个人的实力太可怕了。

  只是让大家想不通的是,一个人的实力就算再强,也不可能将所有的兵器独自带走。

  可如果有很多人同时参与,傅家的巡逻护卫不可能发现不了。

  搬走兵器不是去杀人,杀人可以偷袭,可以做到无声无息地杀死一个人,却没有人能做到无声无息地搬走一个仓库里的兵器。

  何况不止一个仓库,那些兵器加起来有几千件,绝对做不到无声无息地运走。

  傅高义也在这群人中间,他是老爷子最器重的孙子,平时深得老爷子的喜爱,已经进入了傅家高层的外围。

  他是这里面年纪最小,辈分也最小的晚辈,基本上只是一个旁听者,没有发表意见的资格。

  他也在思索,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手段,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他首先想到的是,一般的武者,要怎么样才能做好这件事。

  没有武功的人,是不可能轻轻松松进入傅家的,所以他首先确定的是有武功的人。

  然后他想象自己是那个人,因为他虽然还没有修炼出灵气,可武功已经不弱,在空灵岛已经算是高手了。

  他想象出了各种方案,最后都被自己否定。

  他可以找到内应,进入有大阵保护的傅家。

  即使没有找到内应,无声无息地杀一个护卫,然后弄到令牌,同样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找到主楼很容易,因为主楼很显眼,只有一座。

  要进入主楼,需要有高深的阵法造诣,他暂时做不到。

  自己做不到不代表别人做不到,那就假设自己能做到。

  然后从一楼到三楼,一个个房间查看。

  既然主楼的阵法解决了,房间的阵法肯定很轻松地就能解决。

  空房间看一眼就能确定,不需要耽误时间。

  然后,看到那些兵器,全部搬走?

  想到这里,他走入一个死局。

  因为不管用什么办法,他都做不到一个人独自完成搬走兵器这件事。

  兵器不是小孩子的小玩具,不可能全部装进一个包袱。

  等等,包袱?

  哪里有这样的包袱?可以容纳所有兵器的包袱?

  就算要这样的包袱,几千件兵器加起来怕是有几万斤,谁能背得动?

  想到这里,傅高义露出了苦笑。

  这已经超越人类的力量了,根本不可能实现。

  “高义,你想到了什么?”

  “啊?”傅高义一愣神,没想到自己一个苦笑也被爷爷发现了。

  “我,我只是做了很多假设,发现都无法成立。”

  傅高义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

  “把你的那些假设说出来,让大家听听。”老爷子露出和蔼的笑容,“不用怕,现在大家都是讨论,不管是否合理,都可以让大家打开思路。”

  “是。”

  傅高义觉得,爷爷说的很有道理,现在大家都没有很好的思路,反正自己是晚辈,就算说错了什么,大不了被这些长辈嘲笑一番。

  晚辈被长辈嘲笑,也没什么难为情的。

  想到这里,傅高义就将自己的思路全部说了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很安静,只有他一个人不疾不徐的声音。

  等到说到最后,说到需要一个巨大的包袱,将所有的兵器装起来,却无法背起来时,很多人都笑了。

  到底是年轻人,还真是敢想。

  很多人都在心里默默地嘲笑了一番,因为老爷子现在在现场,没有人敢真正嘲笑出声。

  “这确实是一个思路。”

  老爷子一开口,所有的笑声都消失了。

  老爷子被傅高义那小子传染了吧?这样的异想天开也叫一种思路?

  一个能装下所有兵器的包袱,那是神话故事吧。

  “确实存在这样的包袱,不过不属于凡人用的,空灵岛应该没有。”

  什么?真的有这种神奇的包袱?

  所有人都震惊了,老爷子开口说的东西,没有人怀疑是假的。

  不属于凡人用的?那是什么人用的?神仙用的?

  真的有神仙存在?

  傅家虽然是修仙世家,可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修行者,现在活着的几代人都没有见过真正的修行者,早就怀疑祖上的那些传闻是不是真的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