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五十七章 遇到土匪的正确姿势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看到这个少年,樊晓晓想到了当初遇见铁蛋的情景。

  都是差不多的年纪,可这个少年明显圆滑世故得多,应该是长期混迹于市井之中。

  “站住!”樊晓晓几人正准备跟少年一起离开,突然窜出来一群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头上戴着面巾,只露出一对凶神恶煞的眼睛,匪气十足。

  此时空荡荡的码头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几个留在最后的零星的小贩也准备离开,兽车也已经没有了。

  樊晓晓几人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落在最后的他们,留给他们的福利就是一群匪徒。

  这群匪徒衣服简单,却并不是破破烂烂的,比苦芋岛的底层民众不知要好多少倍了。

  铁蛋几人想不明白,看外表他们应该是一群生活得不错的人,为什么要做土匪?

  在前面领路的少年一下子苍白了脸色,迅速瑟缩在樊晓晓几人身后。

  他当然认识这些人,他们就是长期盘踞在这个码头上的一群土匪恶霸。只要有船靠岸,就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凡是上岸的,没有几人不被他们勒索的。

  当然,船刚靠岸时他们不会出现,那时候的人太多,人多眼杂,不适合出手。

  而且其中有很多贵族,有些贵族与空灵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一不小心惹上了硬茬,可能要把自己折进空灵城的牢房。

  所以,他们一般都是隐蔽在暗中观察,在人群里寻找猎物。

  如果发现疑似肥肉的猎物,他们会安排人跟踪,然后在合适的地点打劫。

  他们一般不会在码头上这样大摇大摆地出现,毕竟这里是一个公共场所,杂七杂八的人太多,很容易被看见的人举报,码头上也是有巡逻的护卫队的,虽然人不多,但是空灵城离这里并不远,城里的守卫赶过来的话,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过,少年也听说过一些小道消息,知道这群土匪与空灵城的一些势力是有联系的,所以他们盘踞在码头上的势力才发展得更加壮大,而空灵城从来没有来清剿过他们。

  少年很快从刚开始的恐惧里冷静下来,他觉得匪徒出现在这里太不正常了,他也是看到这几个人是最后下船的,带的行李也不多,而且明显不是本地人,才想着过去招揽生意,赚一点碎银子。

  可是没想到,最后时刻,这些恶霸竟然直接出现在码头上。

  为什么?这些恶霸为什么会现在跑出来找麻烦?明明这几人穿着普通,衣服只能算是干净整洁,并不是什么锦衣华服的贵族子弟,一看就是从偏僻的角落来的,明显不是什么有钱人,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恶霸抢的?

  少年的脑中一边飞快地想着问题,一边打量着樊晓晓几人。

  当他的眼光不停地在几人身上转来转去,最后停留在樊晓晓与铁花身上,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

  现在的樊晓晓已经没有伪装了,就只是素面朝天,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在空灵岛也可以算得上美人,而且是上等的美人。

  铁花经过船上几个月的训练,加上没有劳作与风吹日晒的摧残,皮肤与身材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也可以算得上美人了。

  那些本来还在磨磨蹭蹭收拾东西的小贩立刻做鸟兽散,一个个跑得比兔子都快。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想干什么?”铁蛋四个男人立刻将樊晓晓与铁花护在身后。

  樊晓晓不说话,一把将铁花拉在铁蛋四人后面。

  现在就变成了铁花被围在中间,樊晓晓殿后。

  她也很期待,经过几个月磨练的铁蛋几人,现在的实战能力到底怎么样了。

  铁花有些害怕,她虽然在铁家村开朗活泼,可第一次出远门,一下船就遇到这种事,心里有点发毛,只是紧紧拽住樊晓晓,不敢说话。

  “这个码头是爷爷的,你们要离开这里,一个人五十两银子。”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大汉,扛着一杆长枪越众而出。

  “噗”的一声,樊晓晓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一个人五十两,六个人就是三百两,果然抢劫才是暴富捷径。

  那个匪徒头目皱眉,一个小姑娘居然笑了,正常情况下,不应该是吓得瑟瑟发抖吗?

  看来情报是正确的,这个女人不简单。

  “你笑什么?”匪徒头目沉声问道,他尽量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呃,对不起,打扰了。”樊晓晓忍着笑,“正常情况下,你们不应该说‘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吗?”

  几个匪徒同时看了看四周,路边确实有几棵树。

  嗯,后面的山离得也不远,这姑娘的话好像说得过去。

  这姑娘是个人才啊,难道她天生就是干土匪的?

  土匪头目也是瞬间睁大眼睛,怎么感觉遇到同行了?

  本来是剑拔弩张的气氛,樊晓晓一句话,那种紧张不知不觉被冲淡了。

  躲在后面的少年也很无语,这姑娘不知道现在遇到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吗?那是土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这姑娘的神经有问题?不应该啊,长得那么好看,怎么说话不经大脑呢?

  对方有十几个人,而且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土匪,你们才几个人?难道不知道害怕吗?

  樊晓晓脸上带笑,眼睛却是在观察,对方虽然人多势众,却并没有修士,都是一些普通人,铁蛋几人本来就有武功,加上船上这几个月的加强训练,也是时候看看他们的成绩了。

  如果这里有桌椅,她都想坐下来慢慢喝茶,然后来一碟瓜子之类的小坚果,反正这里小贩多,应该有吃的喝的东西卖。

  可惜小贩都已经跑光了,码头上的几家店看见这些凶神恶煞的地头蛇一窜出来,立刻关门大吉。

  樊晓晓感到可惜,看来想找个喝茶的地方看热闹是不可能了。

  铁蛋四人对视一眼,铁石铁丝很有默契地同时开骂。

  “哇塞,五十两,你们家的银子是草纸画的吗?”

  “我呸,什么银子?你们是要冥钱吗?你们想烧给谁啊?你们的祖先要是知道你们连冥钱都是抢来的,他们还会要吗?”

  铁蛋不说话,只是抽出长剑冷冷地看着围上来的大汉们。

  他们面对贵族子弟有一种天然被压制的感觉,当然不敢胡乱开口,可这些匪徒也不过是一些底层平民,跟他们是一个阶层的,没有了那种压制,自然就没有了害怕,当然是张口就骂了。

  十几个大汉个个气得七窍生烟,他们是这里的地头蛇,一般人只要一吓,基本上都是乖乖给银子。

  没想到今天碰到了几个刺头,他们是跟着老大来的。

  老大说,这几个人是肥肉,所以开口每人五十两根本就不多,听说在船上的时候,人家要交一千二百两的罚款眼都不眨,每个人区区五十两,合起来也才三百两,算多吗?

  当然,没有谁会愿意无缘无故地给别人银子,可他们是土匪,土匪啊!

  遇到土匪,退财免灾才是正常操作吧!

  可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不像正常人的样子。

  一个姑娘不知道害怕,还跟我们讲笑话?

  两个男人像泼妇一样骂街?

  这,这超出了这群土匪的认知,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遇到土匪的正确姿势应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