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去修仙 第六章 比野兽更可怕的
作者:淸荷.的小说      更新:2024-03-20

  樊晓晓仔细检查,确认自己没什么遗落的东西。

  其实就是装了数不清的小石头,山洞里的小石头几乎被捡光了,实在没有什么其他东西让她捡了。

  不得不说,储物袋真是个好东西,不管里面装多少东西,巴掌大的储物袋都感觉不到丝毫重量,轻飘飘地挂在腰间,一点也不起眼。

  只是三千烦恼丝让樊晓晓纠结了一阵,曾经齐肩的头发经过三年的野蛮生长,竟然齐腰长了。

  其实,如果要与身上的长裙相配,应该梳一个电视里见过的发髻才好,可奈何从小到大,樊晓晓只扎过马尾辫,梳发髻实在是太为难她了。

  经过一番折腾,樊晓晓最后终于放弃,看来学霸确实不是万能的。

  虽然一个长马尾有些违和,但也不能因为没有好发型就放弃下山。

  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樊晓晓紧紧握住那根用作临时武器的树枝,跨出了山洞外的结界。

  一股苍凉浑浊的气息扑面而来,如果不是及时屏住呼吸,可能马上就要剧烈咳嗽起来。

  要是有一个口罩或者面巾之类的东西就好了。

  哪里有这种东西,现在的自己除了身上的衣服,连一条多余的布片都没有。

  除了苦笑,做不了其他表情。

  咬了咬牙,握紧树枝,樊晓晓坚定地向山下走去。

  因为没有路,山上到处是一些散乱的山石,野草杂乱无章地肆意生长,掩盖了地表上的情况。

  明明看上去是平整的黄土,踩上去说不定是一块虚浮的石头,一不小心踩实了,说不定就会滚下山去。

  歪歪斜斜的灌木有的倒伏在地上与野草连成一片,挡住前路,怎么都绕不开。

  樊晓晓无比庆幸这三年在山洞里的练习,虽然她不会传说中的轻功,也不会电视里那些仙人的飞天遁地,但经过无数次跳高跳远练习的她现在也算是身轻如燕,遇到许多看似无解的阻碍,都能轻松地找到借力点。

  那根树枝没有发挥武器的作用,但在探路上还是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樊晓晓心情十分愉快,因为她一边下山一边清理路障,相信等她上山时一定会轻松许多。

  突然,樊晓晓在跨过一个小土沟时停下了脚步,而且刚好是抬起左脚,右脚保持了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

  这个姿势并不好看,因为她并不是在练功,而是在抬起左脚准备往前跨越的时候突然顿住了,就好像高速运行的机器突然停电卡壳了一样。

  樊晓晓十分慌乱,因为她发现自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束缚住了,这超越了她的认知,所以觉得说不出的诡异。

  她很想四处看看,却根本无法动弹。

  未知的危险最让人恐惧,樊晓晓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心里却害怕得发抖。

  什么五百米之内可以预知危险,她刚才连一丝一毫的危险都没有感觉到。

  “老怪物,你定住这姑娘干什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像是个中年男人,“这姑娘长相勉强算是清秀,资质普通,你要她有什么用?”

  “你什么时候喜欢多管闲事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我们到这里后,看到的土著都是普通人,他们除了一身蛮力什么都没有,这姑娘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个修士吧?”苍老的声音淡淡的。

  “你这么一说,倒是真的,我也有点兴趣了。”

  随即,两个身影落在了樊晓晓身前。

  一个老者,瘦骨嶙峋,一件灰色长衫很不得体,佝偻着身子,显得特别矮小,一双小眼睛闪着精光,在樊晓晓身上扫来扫去,带着贪婪,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一个中年男子,长身玉立,一件青色长衫随风摆动,手握一柄折扇,倒是有点古代书生的味道。

  “姑娘,你师出何门?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问道。

  樊晓晓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着二人。

  这里没有修士,土著普通人,这是他们说的,那么他们是什么人,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算了,”干瘦老头干笑两声,“这里是个荒岛,根本没有修仙宗门和门派,这附近的几个小岛也一样,所以这姑娘根本不可能是什么宗门或者门派的弟子。”

  中年男子也不说话了,若有所思地看着樊晓晓。

  “也许她身上有什么秘密,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凝气三级,一个蝼蚁而已。如果是我的弟子,这么弱的时候,肯定不会放出来让她瞎跑的。”老头贪婪地盯着樊晓晓,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

  “等等,仓谷老怪物,”中年男子拉住老头,“万一,我是说万一,这姑娘要是万一有个厉害的师傅呢?”

  “呸,万长青,你个老东西,别以为长的年轻一点就真当自己是小伙子!”老头愤怒地咆哮起来,“还有,我说过,不要在外面随便叫我的名字!”老头子气得脸红脖子粗,看来气得不轻。

  樊晓晓敏锐地抓住了几个关键词,看来这个老头子是个外强中干的胆小鬼,不然怎么这么忌讳在外面报出自己的名号。

  “呵呵,我只是怕你闯祸,好意提醒一下。”万长青呵呵笑着,不以为意。

  “唉,你也知道我现在寿元不多了,需要抓住一切机会。”仓谷老头丢了个“你懂的”眼神给万长青,万长青适时闭嘴。

  “姑娘,我们一见如故,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仓谷老头作出一个笑眯眯的模样,自以为慈祥可亲,却不知道现在在樊晓晓眼里,他已经是个魔鬼。

  “哼,我的师傅是神明一般的人物,岂是你这种小人物可比的?就你这样的,给我师傅提鞋都不配!”樊晓晓也是拼了,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太渣,但仍然努力装逼,因为她知道,对于胆小鬼,只能从气势上压制对方。

  万长青撇了撇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哼,别给脸不要脸!”仓谷老头恼羞成怒,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硬撑着,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你如果真有一个厉害的师傅,怎么会让你独自一人来到这种荒凉的地方?这里就是一个普通凡人居住的小岛,根本没有修士存在,更不要说你的什么厉害师傅!”

  “呵呵,无知限制了你的想象!”樊晓晓翻了个白眼。

  “哼,老夫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你现在落在我手里,就是我的了!”仓谷老头一把抓住樊晓晓的手腕,樊晓晓顿时感觉到自己的经脉被封住了。

  万长青伸手想要拦着,仓谷老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只好垂下了手。

  “你想干什么?”樊晓晓受制于人,心里警铃大作,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呵呵,乖徒儿,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现在都是老夫的徒儿了。”仓谷老头哈哈大笑,“你放心,此间事了,师傅会让你好好享受人生的,哈哈哈!”

  那猥琐的笑声让樊晓晓浑身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老头绝对不是好东西!

  樊晓晓万分焦急,自己看不透仓谷老头和万长青的修为,而自己的修为却被对方一眼看穿,自然知道彼此的差距太大,动蛮力没有丝毫胜算,如果老头一味动用蛮力,自己怕是难逃此劫。

  一旁的万长青虽然不认同仓谷老头的行为,但他们毕竟是朋友,而且此行也有共同目的,自然也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真的和老朋友翻脸。

  自己还没有遇到一只野兽,竟然碰到了比野兽更可怕的东西!

  呜呜呜,妈妈,我想回山洞,我不要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