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自律的魂兽 第二八零章:割袍断义,划地绝交
作者:白色鸽鸽子的小说      更新:2022-01-16

  玉小刚表面沉稳,但其实他的内心十分脆弱,他出身蓝电霸王龙家,父亲玉元震是蓝电霸王龙家近代最天才的人,当年已经被所有人默认为宗主的继承人。

  作为玉元震的儿子,六岁之前在玉小刚在蓝电霸王龙宗很受重视,四五岁时他就展露出了远超寻常人的智慧,当时的玉元震很看重这个儿子。

  但是这一切都在他六岁时改变了,先天魂力一级,从未见过的被认定为废武魂的罗三炮,这让他在玉元震眼中的地位一落千丈,要不是因为他好歹还有一级魂力,恐怕就要直接被逐出宗门了。

  蓝电霸王龙武魂变异的不是没有,但是变异成玉小刚这个种类的确实前所未闻,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他的魂力也陷入了停滞,并被当时的族长作出了终生无法打破29级判断。

  在那之后玉元震在没有理过他,不久后他就被逐出了蓝电霸王龙家族,从此废武魂,修行废物成了他第一道伤疤。

  之后他没有直接开始进入研究路线,因为理论研究也不是说做就能做的,普通的魂师哪里回去研究那种理论知识,也只有宗门,家族,武魂殿,帝国等传承已久的机构才会有类似的资料。

  但是这些对于很多家族来说都是隐秘,自然不可能让他去研究。而且他被逐出家族后日子并不好,虽然玉元震念着血脉之情每年会给他一些钱保证他的温饱,他的魂力等级又能从武魂殿领导一些补助,但是这些钱对于研究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玉小刚又不能像问卷调查一样走到大街上,拦下一个人就问:“请问你是魂师吗,你的武魂是什么?你吸收了多少年的魂环你今年多少级魂力几岁。”拦路问这种问题他有99%的概率被当街暴打,这种东西对于很多魂师来说都是一个隐私。

  不说关于魂师,就是魂兽他都很难研究,魂兽又不是宠物狗会任你摆弄,罗三炮的特性一天只能使用三次魂技,连几百年的魂兽都不一定打得过,更别说千年,万年了。

  要是雇佣别的魂师或者购买魂兽的尸体他的钱又不够,千年以上魂兽的售价一直很高的,他那点钱可不够用,而后他在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年轻的比比东。

  当时的他正在和一伙猎魂团的人辩论一些东西,显露出的学识吸引了当时的比比东,一番了解只有比比东觉得他不是徒有其表,一番交流之下她对玉小刚的学识感到了震惊。当时她也正准备取得魂环,于是询问了一下玉小刚的意见。

  只有她发现玉小刚真的有很多独到的见解,虽然被逐出家族后的玉小刚没有什么资料可以研究,但是被逐出蓝电霸王龙家之前他还是有观看家族资料的资格的,这些就是他的汇总延伸。

  之后一来二去,比比东和玉小刚建立了恋情,比比东不但提出让玉小刚走纯研究路线,还在诸多方面给了玉小刚帮助。

  资金是她从自己的腰包里掏出来的,作为预备圣女她不缺少金钱,资料是她从武魂殿中带出来的,作为预备圣女她有着很高的权限,除了最隐秘的资料她能接触很多东西。这些东西不是秘密,但是普通人也没机会知道。

  之后玉小刚要研究海魂兽时她还带着玉小刚混进了武魂殿的队伍之中,之后比比东也承诺以后有机会就动用武魂殿的力量来帮他解决武魂的问题,当时他以为自己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

  从海神岛返回后过来一段时间比比东闭关准备突破魂圣,之前留给玉小刚的话是让他等着惊喜。因为比比东打算之后就跟千寻疾提起这件事了。

  但是之后玉小刚再见到比比东时比比东却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之前他收到了比比东的信,信中约定他在这个地方见面。见到比比东的玉小刚和平常一样想去拉比比东的手,但是迎来的却是一记狠狠的耳光。

  “你个废物想要做什么?”

  “东儿你...”看着眼前突然性情大变的比比东玉小刚一时语塞,他不知道比比东究竟发生了什么。

  “东儿?这是你叫的吗?你不过是蓝电霸王龙家的废物罢了,而我现在已经是武魂殿的圣女,魂力更是突破七十级达到了魂圣,你觉得你个废物还配得上我?”

  “你之前不是说你不是说学识也是一种天赋吗....”

  “天赋?好吧,你的天赋确实有那么一丢丢,但是没有我给你的武魂殿典藏,没有蓝电霸王龙家族的卷宗,你能研究出这些东西来?武魂殿人才济济比得上你的可不是没有,你不会觉得自己的智慧真的天下第一了吧。”

  “我...”

  “你什么你,你之前的东西也许还可以,但是魂圣之后和魂圣之前是天差地别的,别说武魂真身了,你那个破武魂这辈子都过不了30级,那么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既然没用了那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这是十万金魂币,就当是分手费了,省得你说我白嫖了你那堆知识。”

  说着一章卡片被‘比比东’扔到了玉小刚的脚下,于此同时‘比比东’的内心也是一片波折“这个废物怎么还没生气,教皇冕下这任务太难了,老子从来没骗过男人啊。不过这安排真的没问题吗...”

  这都是千寻疾给他安排的,蔑视他的学识,鄙视他的天赋,最后再用金钱去折辱他,表示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利用他就行了。

  这人是千寻疾的亲信之一,他魂力等级不高,只是达到了魂圣,但是他的武魂十分特殊,他的武魂是一张脸谱,人送外号千人千面,几乎可以伪装所有人的声音,面容,体态,甚至于武魂也可以模仿,只不过“模拟的武魂就是个花架子,没有战斗力罢了。

  他曾经在两大帝国流传作案,欺骗了无数的少女,之后被武魂殿的魂师抓到后遭到了千寻疾的收编,但是欺骗无知少男的任务他还是第一次接。

  他终究是男性,模仿女性时有很多差别,只是玉小刚此时没有太注意。天赋是他过不去的一道坎,学识是他最后的骄傲,比比东是他心灵的港湾,但是在这一刻伤疤被重新揭开,而做这件事的正是自己的‘挚爱’。

  千寻疾分析的没错,在这种情况下玉小刚确实崩溃了,他冲想去想质问‘比比东’,但是迎来的只有死亡蛛皇的螯肢。虽然他伪装的武魂没什么战斗力,但是玉小刚的本体战斗力太低了,他就算只有身体力量也足够推开了。

  “你要是再敢缠着我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所以你之前全部都是在骗我?你从没有付诸真正的感情?”

  “你自己呢,你每次都让我带给你新的资料,你研究的那些魂兽和魂兽哪次不是我在帮忙,你不同样是在利用我吗?你我之间本就天差地别,这最多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

  之后‘比比东’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在他已经把千寻疾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如今的玉小刚确实已经相信了他,毕竟在这个世界的固有认知中武魂是做不了假的,玉小刚不会相信有一个和比比东一模一样还有着一样武魂的存在。

  在那之后他陷入了消极状态,用了不短的时间才在弗兰德

  的安慰下走出了阴影,之后二人在游历中遇到了柳二龙,黄金铁三角的组合也第一次遇到了一起。

  .........

  爱之深恨之切,当一段爱情由于某种原因而散去时,之前的爱意有很多种去向,消散,忧愁,遗忘,痛恨。所以在此见到比比东时玉小刚的感官十分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对待比比东的,到底是爱情还是交易他自己都不清楚了,所以他选择了遗忘。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但是当见到比比东时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没能忘掉比比东,此时的他除了对那‘虚假’爱情的怀念外还有着一丝丝的怨恨。

  人的思维有时很奇怪,一个好人做了一辈子的善事,在最后因为没有舍己为人被批判自私,说他之前都是在装模作样。一个恶人一生杀人无数,却因一时心软放过了一人被觉得还有挽回的可能。

  你每天都帮助一个人,突然有一天你没有帮他,他没有记住你的好,只记住了你那一天的‘恶’。你每天都打同一个人,有一天你没有打他,他却会对你感恩戴德。

  玉小刚就进入了这样一个状态,在事后的回忆中他遗忘了比比东之前对他的好,遗忘了比比东对他的帮助,也没有注意到那天的比比东特别反常,只记得‘比比东’对他的蔑视与恶语相向。

  所以面对比比东他甚至觉得对方又要来羞辱自己一次。现在他已经脑补了一套十分完整的过程。

  正常人在对战中是不可能解除自己的武魂真身的,而独孤博却没有任何前兆的解除了自己的武魂真身,现在他有了答案了。

  一定是因为独孤博是武魂殿的人,所以他才会听从比比东的命令解除武魂真身,而突然消失的圣龙本相相比是被比比东身旁的那名男性处理了,她身为圣女出行有武魂殿的封号斗罗守护并不奇怪。

  当时释放圣龙本相之后黄金圣龙就已经解除了,圣龙本相消耗了三人太多的魂力,所以谁都没有注意到圣龙本相是被叶青直接吃掉了。

  在他们的视角里圣龙本相只是突然不见了,封号斗罗有这样的手段还在与玉小刚的意料之内。

  而她的目的就是想要说明自己依旧是一个废物,因为黄金铁三角的名声传出去后一定影响了这位圣女,毕竟她没有看出来这个潜质。

  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会有这种角度去揣测比比东,但是当一个人对另一个有了怨言和不满时,无论他作什么,在另一个眼里都是不怀好心的行为。

  “怎么,圣女大人又来探望我这个废物了?不劳您费心了,我高攀不起您的大驾。”

  “不是的小刚你听我说,之前那不是我..那都是千寻疾的阴谋...”

  “阴谋?他不是你的老师吗?他能对你做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如今的时代背景老师是一个十分尊贵的地位,尤其是魂师的传承之间,学校那样的老师不算在内,强者的单独教导几乎代表着传承,这样的师生关系仅次于亲情。

  而且千寻疾在外界有着不错的名声,玉小刚可想不到千寻疾会作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情。

  “我....”这个问题她没办法解释,跟千仞雪有关的事情属于隐秘,她不可能说出人造人的事情,更不可能对玉小刚说自己被千寻疾那样了。

  她本以为玉小刚一定会相信自己的,到时候过几年等千寻疾被她处理掉她就能跟玉小刚解释真相了。

  “但那是他找人冒充我的,他反对你我在一起..”比比东将不能说的东西删除后跟他解释道。

  “所以你就消失了一整年?偏偏在黄金铁三角有了点名气的时候出现?谁能冒充你冒充到连武魂和魂环都一模一样?”

  千人千面是千寻疾的私人势力,比比东也不知道他的存在,所以面对玉小刚的质问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她思考如何解释的空白期却被玉小刚当成了无言以对。

  柳二龙此时没有说话,她清楚这是玉小刚的私事,虽然前些天她和玉小刚确立了关系,但是这种事还是交给玉小刚自己解决比较好,而且女性都希望自己的男伴和其他人没有瓜葛,她也想看看玉小刚的举动。

  玉小刚沉思片刻,弯腰在他和比比东中间的土地上划上了一条线,又撕断了自己的衣袍下摆仍在上面。

  “小刚你....”

  “你我之间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了,你是高高在上的圣女,我可配不上你,今日你我割袍断义,划地绝交,就当从未认识过,二龙,弗兰德,我们走。”

  说完他再也不看比比东一样,转身就要和弗兰德以及柳二龙离开。

  比比东现在的心情很复杂,有伤心,有痛恨,恨的自然是千寻疾,但她伤心却不止因为玉小刚的离去,更因为数年的相伴他居然认不出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她没有继续挽回,她很清楚玉小刚现在对她没有任何信任,而且比比东也有自己的骄傲,再三解释对方却没有丝毫的迟疑,他只质疑自己为什么失踪了近一年,却没有想过一年间自己的遭遇,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比比东对他的心几乎就死了大半。

  “玉小刚....你会后悔的!”良久之后,一声有些尖锐的声音响彻在了落日森林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