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自律的魂兽 第二一九章:以毒攻毒
作者:白色鸽鸽子的小说      更新:2022-01-16

  “是啊,这枚蛋的情况很特殊,其它的三十二枚是处于一个沉睡的状态,所以古月娜打算让它们在龙界自然苏醒,但是这枚不太一样。”

  龙族生命的孕育是一个很漫长的时间,不光是蛋的孵化时间,蛋在体内的孕育同样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龙族不是家禽,家养老母鸡不管有没有公鸡都会下蛋,区别只是这枚蛋是否受精而已。而龙族只有遇到合适的配偶在发生不可以描写的事情之后才会在体内孕育出下一代的蛋。

  之前的龙族都是产下蛋之后才离开,那些蛋是成型了,所以可以进入一个漫长的沉睡期之后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孵化。

  但是这枚蛋在孕育的过程中母体就遭遇了不可逆的损伤,以至于它还未孕育完成母体就已经死亡,所以它没能进入沉睡期,如果古月娜没能找到龙界,这枚蛋应该会在吸收完母体给它留下的东西后孵化。

  但那种成长方式会损害它的根基,所以古月娜才让叶青把蛋带给火龙王去孵化。

  她也不是没有子嗣,自然知道如何孵化下一代,龙族孕育下一代可不是趴在龙蛋上就可以了。那样的话随便找个魂兽就能做到了,毕竟公企鹅都是能孵蛋的。

  龙族成长的过程是需要能量的,这一点从它还是蛋的时候就开始了,孵化期内能吸收多少能量也是这只龙族未来能成长到什么地步的重要因素。

  所以曾经的龙族十分注重下一代的成长,神圣龙王就掌管着龙族这一方面,对于新生代龙族体现着无微不至的照顾。

  而且龙族的龙蛋是十分坚硬的存在,从内部不难打破,但是它的外部坚硬无比,旁人的能量根本不可能伤害到里面,就连龙族孵化它的能量也要按特殊的运行轨迹才能进去。

  毕竟孵化的能量也不是越多越好,过于庞大的能量会害死幼龙,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所以能吸收能量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龙族的上限。

  这也是血脉越纯净的龙族实力越强的原因,龙九子虽然不是龙神亲生,但他们是在龙神的能量下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是最强的一批龙王,他们的子嗣也强于普通的龙族。

  这是一枚火龙王血脉的龙蛋,当世能找到的存活的龙族火龙王就是最适合孵化它的龙。

  “知道了,把它给我吧,我的龙躯已经重塑,接下来就是重新融合龙魂了,这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刚好孵化它。”

  过去的时间里冰火龙王已经以龙珠为龙魂载体,当年陨落时的魂骨为躯干载体完成了重塑,只要完成最后的结合当年的冰火龙王就算是完成了重生了。

  “那就提前恭喜二位了。”

  “没什么好恭喜的.....我们兄妹是活下来了,大哥大姐,还有二哥都已经不在了,当年九大龙王,如今确定陨落的就有三名,其他人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冰龙王更关系龙族的近况,偌大的龙族如今只剩下那么一些,黑龙王,翡翠龙王,时间龙王都已经确定陨落,这让他即将彻底重生的喜悦都被冲淡了。

  “但你还活着,而且那一天的到来也不太远了,不打扰你们兄妹了,我就先走了。”

  “那一天吗...还真是期待啊,再见了,你下次再见到我们时重生大概就已经完成了...”

  大家都知道那一天指的是什么,而后冰火龙王继续开始了复苏之路,而叶青也离开了冰火两仪眼,径直返回了星斗大森林。

  他倒是感知到了独孤博的到来,但是现在他也没什么想和独孤博说的事情,他的药理和毒理对卢森很有帮助,但终归还是人类的理论,对于半步神王巅峰的他并没有什么用。

  至于卢森,来的时候他也和卢森交代清楚了该说的事情,卢森待在这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进行特殊植物的种植,目前还是冰火两仪眼最适合植物的成长。

  卢森虽然战斗天赋并不顶尖,但是在这方面他是一个顶尖的人才,如果说灰太狼现在是第一科学家,那么卢森就是最优秀的植物学家,毒理和药理只是他擅长的一小部分罢了。

  独孤博和独孤鑫还在冥想,而卢森则是抚摸着旁边的一棵古树,此时的他正在和植物沟通。鹰女的铁羽风鹰,刹那的冰狼王,阿钊的雷獒,顶尖的兽化人都不是普通的野兽,而是有着自己的属性。

  卢森虽然是最弱的,但他的羚羊也不是普通的羚羊,而是叫做森羚的一整魂兽。这种魂兽没有太特别的能力,无论是身体机能还是其它都和普通的羊类魂兽没什么区别,它的天赋之一是森之亲和,它是可以感受到自然喜怒哀乐的一种生物。

  繁茂的森林中必然有森羚生活,它们类似于护林员一样,会帮助领地内的植物驱虫松土或是浇水,相应的植物们也会在有危险到来时提醒它们。

  卢森自然继承了这种天赋,再加上森羚神农体免疫植物毒素的天赋,在植物的研究上他有着出奇的天赋,通过古树的感知他也知道叶青已经离开了这里。

  “大人离开了,你这次来是要做什么的?而且怎么还把这小家伙也带来了,都长这么大了吗?”

  独孤鑫今年十六岁了,独孤博和卢森也认识了十六年,他在独孤鑫小时候曾经去过独孤博家里做客,但之后再没去过,所以独孤鑫从没有见过卢森,更没有见过卢森这幅姿态。

  半人马的身姿还是很引人注目的,独孤鑫也从没见过这种情况,不过独孤博对他的家教很严,所以他并没有失礼的地方,只是眼神中有些好奇。

  “叫卢叔叔,这是他武魂特殊的姿态。”这样说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兽化本就是武魂的一种突变。

  “卢叔叔好。”

  “我带他是来找你帮忙的,碧鳞蛇皇的情况你也知道,想要压制它除了兽爪项链就只能以毒攻毒,小鑫也到了这时候了,我缺少几种毒草,这方面你比我擅长,所以来找你帮忙找一些合适的。”

  虽然独孤鑫才十六岁,但是碧鳞蛇皇毒在他体内的积累更严重,比起独孤博他发作的也更早一点,并不是独孤博舍不得给自己儿子项链,而是他要让独孤鑫明白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不到危及时刻他不会给独孤鑫项链。

  他修成封号斗罗还要不短的时间,他儿子至少也要坚持完这段时间,只有让他体会那种痛苦才能进一步促使他努力修炼,这以毒攻毒的法子就是独孤博祖上想出来的,刨去兽爪的压制之外这就是最好的方法。

  卢森虽然跟他学习了毒理,但是他的承认,在植物的毒性上他已经比不上卢森了,所以才过来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