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念 第四十六章 梦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梦是人脑的反射吗?但一些预知的梦怎么解释呢?而我的梦想要告诉我什么呢?))

  第四十六章:梦

  “也就是说倾紫之臣全是能力者?”

  “对。全是清一色的特殊关键磁能力者。虽然不是全部人都一体化了。”

  “那独尊小队也是?”

  “恩!”

  “那为什么不让独尊小队的来帮忙,你之前在TIME_CARRY里不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你不是还没正式加入吗?现在和你一起行动过,觉得你是个人物!”

  “。。。。。。。”

  “独尊小队也只有四个人而已,是数量最少的小队。他们正在帮助青翔对付‘虹’那边的进攻。我们的大本营暴露了。生产关键磁胶囊的研究所正在转移当中。我也是看在那里情况稳定一点,才过来帮助你的。”

  “原来如此,你还没说完,其他正色之王和纯色之王是谁?”长时间不把驱除胶囊给童颜原来还有这个原因,不知道研究所损失了多少胶囊。

  “看来你也有兴趣了。他们是正红之王------红弃。正橙之王---------橙飞。正黄之王------黄蒙。正绿之王------绿尚。正蓝之王-----------蓝龙。纯黑之王-------黑莲。纯白之王----------白让。这些人的能力我没有全看见过,特别是纯色之王的能力没有人见过。不过他们都有自己的倾色之臣。”

  “什么,都是一体化能力者吗?”我惊讶的问道。怪不得他之前说我们还不能和‘龛’‘虹’正面对抗。

  他笑了笑说道:“有些倾色之臣是像吸血鬼一样的瑕疵的一体化能力者。还有些倾色之臣是三异能者,但一体化不超过百分之五十就不能型化关键磁。你知道的,这样就不能排除灰质。成为嗜杀的恶魔了。所以他们才会想攻击我们研究所夺取驱除杂质的胶囊。不过还好他们并不知道边境之城有着原料的草药。不然他们也不会放着边境之城不管了。”

  “那‘龛’的情报呢!”

  “‘龛’的情报我了解的不如‘虹’详细。只知道明面上他们只有左右护法两个一体化能力者。手下还有一些隐藏的能力者不计其数。教主也是,不过只知道他其中的一个能力是‘驱除’。”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看着我的脸色,“怎么样耳熟吧!?和你的能力一样!”

  怪不得蜘蛛电脑上显示有两个驱除能力的获得者。这个情报一定不是他输入的,所以他没有权限查到。

  紫洋又补充道:“还听说他们有把吞噬者聚集起来,饲养着。估计有什么图谋。现在‘虹’表面上和‘龛’结盟。暗地里是互相防着对方的。”

  “这样对我们也有利啊!还有什么S级情报吗?”我摸着下巴说道。

  “暂时没有了,还有一位长老会的成员刚才我已经联系她了。正在赶往这里的路上。明天介绍你们认识。你现在先回去休息吧!”

  我也没有客气,我确实是累死了。我倒在了旅馆的床上,思来想去。渐渐闭上了双眼。

  我作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我知道自己在做梦,并且能清楚的控制自己的行为。在里面我穿着一件中学生的校服。手里领着一个牛皮纸袋。独自一人站在了一条乡间小路上,两边都是田野。一些人正在采集蚕豆。

  这个梦可能是我的回忆,我思索着。并且观察这里的一切,说不定对醒了后的我有所帮助。我首先注意的是我这身校服,在左侧胸前赫然印着‘城西高中’的字样,下面竟然还印着我的名字‘白慕’!我是不是要感谢我的母校呢,这件校服竟然让我毫不费力的求证了我的真名就是‘白慕’。

  恩?‘城西中学’这个中学的名字貌似很普通,貌似还需要回去以后让蜘蛛对应着这件校服的款式和名字来查找一下。

  “喂!一个人傻站着这里做什么呢?是不是第一天进入高中的恐慌症啊?”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回头望去,是和我一样的校服,背着个小书包,等走出晨雾我才看清她的面容。是黄雀!小时候的黄雀!我注意到她胸前印着同样‘城西中学’的字样,下面写着黄雀的本名‘黄昕宜’。

  “怎么了,盯着人家看?”黄昕宜貌似很害羞的样子。“哎呀,你不会把学费放在了纸袋里吧。怎么书包又不带了?”

  没等我回答,我又发现一个女孩从晨雾里匆匆走出来,是我之前幻境里看见过的光魅。竟然穿着和我一样的校服!虽然知道自己在梦里,但难道是要告诉我:我们三人以前是在同一所学校的吗?

  我发现光魅注意到了我,却突然低下了头,从我身边绕了过去。黄雀也注意到了。我正想去打招呼。黄雀抓住了我的手说:“今天是她姐姐吴魅魅的忌日,你还是别去打扰她吧。”

  女孩貌似听见了黄昕宜对我说的话,突然转过身朝我们走来。我这时候憋见她胸前的名字‘吴萱萱’。只见她微有怒容指着黄昕宜对我说:“当初你为什么选择救她而不是我的姐姐?”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楞在了当场。黄昕宜替我解围道:“你姐姐死后,你不是对我说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了吗?怎么又找我们说起往事?况且那时候我们都小,白哥哥能救到我已经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吴萱萱听了放下手指,眼眶红润了,跺了一下脚,捂着双眼回头朝前跑去。我隐约能听见她的抽泣声。

  “你不要自责,事情已经过去一年了。”黄昕宜安慰我道。我正想开口趁机问一下当时怎么回事。这时候她又先开口了:“明天晚上听说有狮子座流星雨,我们不如一起去山上看看吧。”

  我望了她一眼,她又脸红的低下了头。黄雀那时候是喜欢我的吗?不!那时候应该还是叫黄昕宜吧。过着单纯的人生,从来也没有想到过的担心受怕的生活-------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呢?对!是那场流星雨吧!可现在的她和我都失去记忆了。如果黄雀真的是黄昕宜我要怎么向她解释呢。总不能说因为我的一个梦这么断定的吧。还是要靠蜘蛛来调查一下做进一步的证实。

  这时候我发现整个世界发白,不是太阳要出来了。估计这个梦要醒了吧。明晚?估计以前的我有明晚,现在我只能离开这个梦境了。我最后看了黄昕宜一眼,她整个人也发着白光。而现在世界里的黄雀,却生死未明。

  请期待下一章“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