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执念 第三十五章 乱葬岗
作者:穿越时空的眼的小说      更新:2017-10-14

  ((人死了,被风风光光的埋葬还是卷个破席了事,这有区别呢?几年后都是一具白骨。而有些人死后却没有变成白骨。是因为他们有未了之事吗?))

  第三十五章:乱葬岗

  “我是CONNALWITCH,中文名字叫紫洋。代号‘紫’,以前曾是某特别行政区的行政副官。”他是朝着我和雪狼介绍的。

  貌似这里除了我和雪狼,都是至少副队长级别。以前应该都见过他。

  童颜貌似很毕恭毕敬:“紫大人。。。。。。。”

  “哎,叫什么大人。叫我名字紫洋好了。”他摆摆手打断道。貌似很有亲和力。

  “不敢!别人先不说,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童颜尊敬有加的说道

  “呵呵,都过去的事情了。好了好了,大家都坐下吧。我肚子饿了,服务员上个牛肉大汉堡,山猫你要点什么?”说着紫洋挥手招来服务员。“再加两杯牛奶。”一点都没有政治大人物有的派头。

  “紫大人我不饿。”

  “什么不饿,给他也来个汉堡吧。”紫洋做主道。看服务员离开了。他又问在一旁重新入座的雪狼“现在你可知道吸血鬼的具体位置。”

  雪狼看见紫洋问他话,他急忙站起身子回道:“回社长大人。知道,他在。。。。。”

  “别紧张啊,又不是作报告。坐下说,坐下说。怎么又来了个社长大人,说了叫我名字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这时候女服务员已经把汉堡和牛奶端了上来。他偷偷瞄了一眼她的胸部。脸上突然浮现出了满足的表情。那个女服务员突然惊慌失措的看了下紫洋,很为难的退到了后台。

  我心想他刚才不会对那个女服务员使用TIMECARRY了吧。如果这样,这人真是恶魔。

  “大家边吃边说吧。”紫洋伸出右手作出请开动的姿势,他自己也拆开汉堡,大口咀嚼起来。貌似在回响什么得意的事情。

  此时童颜把我们在D市遇到孙殿飞的事情和我们的推论告诉了紫洋。从他眼睛里并没有看出惊讶的神色,不一会儿他就把汉堡和牛奶用完了。

  大家面面相俱,雪狼又继续报告说:“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吸血鬼没有移动过地方。因此我又缩小了锁定范围,是在这个镇子镇北乱葬岗。那里人烟罕至。不知道他长时间待在那里做什么。”

  “很好,雪狼。我估计百足也会在那里。到时候我来对付吸血鬼。你们对付百足,注意千万不要碰到百足的肌肤,否则就会被他控制了。远距离击毙他就行。”紫洋有纸巾擦了一下嘴巴。站起声命令道“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我突然想起来镇北乱葬岗还葬着一位孙殿飞的好友!”

  众人坐上吉普车,雪狼运用他的追踪能力坐在副驾驶座上指挥着,童颜驾驶着车子我们就这样朝镇北乱葬岗驶去。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为什么每次对战都是要在晚上呢。也不知道吸血鬼的能力在晚上会不会增幅。反正交给紫洋处理了,我对他信心十足。

  “雪狼,你能切换到跟踪黄雀吗?我竟然知道吸血鬼在乱葬岗,那么他们必定会去那个地方。”紫洋很有信心的说道。

  雪狼服从命令的拿出之前我们收好的黄雀的外套。他翻找出领口的一根长发放在指尖。轻轻的俯身嗅了嗅。我发现他闭上了双眼,我通过‘视’观察着他。全身的磁力往他的鼻子涌去。没过多一会儿他睁开双眼说道:“奇怪!黄雀在很远的地方。正在往北方边境处移动!”

  “北方边境处?边境之城!”紫洋突然怔怔的自语道。“但是他们抓黄雀去有什么用呢?”

  “叔叔,会不会用来以后要挟我们?”红月分析道。

  “边境之城是他们的根据地,要挟我们也是带到我们这里来。况且黄雀他们只是B级情报权限以下的人,根本没有价值。”

  听到紫洋这样说黄雀,我顿时对他产生了厌恶感。本来还想这个人只是好色,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把几条生命用权限的价值来衡量。他们再怎么说也是我们紫青社的成员啊!

  我发现童颜听见了这话也眉头微皱的样子,不过毕竟是她的上司也是她的救民恩人。倒没有说什么。

  而我却发话了:“紫洋,难道我们就放弃黄雀他们了吗?”我直呼了他的名字。

  “呵呵,当然不是。你忘记之前我和你说什么了吗?”

  大家都很奇怪的望着我们。

  “可是如果真是他们往边境之城去的,那么在那里就更难救出他们了。”

  “哼,你想让我们放弃现在的目标而直接去救黄雀吗?你不知道如果放任吸血鬼会有更多无辜的人牺牲吗?你想让孤儿院的惨案再次发生吗?”紫洋义正言辞的斥责着我。

  不亏是当过政治人物的人,比起以前牧师的说教更能打动人。至少现在车上的所有人,如果说刚才多多少少还有迟疑,那现在是打心底赞同了紫洋的决定。但是我心里总有感觉除了表面上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背后还有着其他原因。

  因为没有了雪狼的追踪定位,换成紫洋开着车。只有他知道孙殿飞那位老友葬在哪里。

  日已近黄昏,我们的车在一片荒地里穿梭,这里不能称作坟地。因为墓碑稀稀拉拉的东一块洗一块的,数目并不是很多。大概又行驶了十分钟左右来到一个小山的前面。远远望去星星点点的墓碑数也数不尽。以前的人喜欢把人埋在山里。他们认为靠山好福泽后辈。

  紫洋示意我们下车,前面得自己爬山了。据说那人的墓地在后山,她有自己的墓室。现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古代了,有自己的地下墓室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我们带上军用手电筒,现在天边只剩下太阳半个脸孔了,看上去这里的一切诡异而恐怖。因为在这里并没有路灯。山路也只有失修的石阶可以走。路上穿过了无数枯枝烂藤。踩在一块块不只年月的碎石碑上前进着。

  临近冬天呼呼的冷风与树上猫头鹰不时咕咕的叫声和成了一首死亡进行曲。下面将有什么等待这我们呢?

  请期待下一章:血蝙蝠